年幼的「成年人」澳洲移民家庭子女從小的重擔

人氣 65

【大紀元2017年10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伊萊澳洲珀斯編譯報導)每週都會回家看望79歲的母親——梅,這已經成為安妮(Anne Chiew)的一個固定儀式。晚餐前,她和母親坐在廚房的桌子旁,有條不紊地打開一週積攢下來的所有信件,安妮把它們翻譯成粵語告訴母親。

據澳廣新聞網報導,在墨爾本郊區長大的安妮,從很小的時候起,就承擔著翻譯的角色了。她的父母分別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從中國廣東的新會來到澳洲。他們很快就融進中國僑民的商業世界——一個並不需要講英語的世界。安妮出生後,充當翻譯似乎是她命中註定的角色。即使到今天,一些重要的信件在等不及她回來翻譯的時候,母親便吃力地一個一個字母拼下來、發信息給她,然後安妮通過電話講給母親。

「所有的電郵、表格,來自學校的信件—我不僅要翻譯給他們聽,還要代他們填寫。」安妮自己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擔任這一角色,「有時候遇到不懂的單詞,我不得不查字典,弄清楚是什麼意思。」「我跟著他們去銀行,幫他們開賬戶,他們就站在我旁邊,所有英文交流都由我來完成。我還記得,我當時要踮著腳尖才能看到櫃檯。」

從小的重擔

對於像澳大利亞這樣的移民國家來說,許多移民家庭中,孩子擔任父母的翻譯非常普遍。然而對於這方面的研究卻是少之又少。

西悉尼大學心理學高級講師納查爾(Renu Narchal)正在研究兒童充當翻譯,這對家庭的運作以及對兒童自身有著怎樣的影響。她說:「大多數孩子在八、九歲就開始了……他們在小小年紀,就要面對這麼大的難題。」「這是移民家庭孩子的一種義務,特別是他們看到父母在小事情上傷腦筋。」

「在一個新環境安頓下來是一個艱辛的過程,所以孩子們主動挑起了(翻譯)這個重擔。在孩子多的家庭中,通常是年長的女孩子承擔起翻譯的任務,因為女孩比男孩語言能力發展得早……」納查爾博士說,看醫生、見房產經紀人、見律師的時候,孩子們都被要求充當翻譯,「這些複雜的情況往往超出了他們的認知能力。」

從做翻譯到做決定

安妮說:「翻譯過程中,很自然地會過渡到幫他們做決定。」「我不僅要告訴父母信的內容,還要告訴他們需要做什麼,接下來還要做什麼。」「這對於一個八歲的小孩來說,這一點兒也不正常,對嗎?」「人們說,隨著年齡的增長,你最終是要反過來照顧你的父母的。而我在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就已經這樣做了。這確實給我造成了很大的壓力,因為我對一些事情一無所知,也不知道該向誰求助,而我要對父母負責,這一切都落在了我的肩上。」

納查爾博士對一些成年人進行了匿名調查,關於他們在孩童時期充當翻譯的經歷。四分之一的受訪者表示,他們覺得過程非常困難,而且因為要幫忙翻譯,他們經常耽誤上學。有人甚至還表示,由於要擔當這樣的家庭角色,他們甚至考慮過退學。納查爾博士說,她希望能有這樣的一個機構,對這些充當翻譯的孩子們給予支持;當父母和整個社會都承認他們的付出時,他們會變得更加積極。

年幼的成年人

出生於波蘭地安娜·杜西(Anna Duthie)上世紀80年代跟隨父母移民澳洲,在年紀很小的時候就發現自己成為了「半成年人」。當她12歲來到悉尼時,並不會說英文,但她去當地學校上學,意味著她掌握英語的速度要比父母要快得多。而她周圍全都是為自己家庭充當翻譯、有著移民背景的孩子。

她還清楚地記得,她的父親因為無法與某些機構交涉不明白時而發脾氣、說髒話。「其實潛意識裡我覺得他們能明白對方,因為我翻譯得不對時,他們就能察覺出來。」她說,「我為他們逐字逐句翻譯的時候,大人臉上的驚喜,讓我覺得很有趣……除了這些,我還記得,自己因為尷尬而臉紅。」

納查爾博士說,在孩子充當父母翻譯的時候,有一點令人擔憂,就是不當地傳遞了壞消息和曲解信息。比如在醫療上,翻譯稍微曲解了意思,這可能會給父母們帶來危險。

無法比擬的親密

在澳大利亞,已經不允許孩子在醫院裡擔任翻譯了,但是在看家庭醫生時孩子充當翻譯仍然普遍。杜西現在住在塔斯馬尼亞的東海岸,她每週至少拜訪母親一次,幫助她翻譯信件並填寫表格。她對這些已習以為常,直到6個月前她的母親被送進醫院後,她不再被允許擔任母親的翻譯,這讓她感到震驚。

「我的第一反應是,在過去的36年裡,我一直在做著這件事情,但突然間,我的翻譯不被醫院接受和允許。」她說:「這真是不同尋常,我感覺受到傷害,雖然我理解醫院為什麼這麼做,但對我來說,的確是個打擊。」杜西說,長久以來給母親當翻譯,使她們的關係比一般母女更親近。她說,「我們是那麼合拍,她老是徵求我的建議,自從我12歲以來,她都一直詢問我的意見,這讓我們更加親密。」

意想不到的「好處」

安妮承認儘管遇到不少困難,但作為家裡唯一講英文的人,有時候也會有「好處」。「我記得其中一個例子就是,我想花更多時間放學後和我的朋友一起玩,然後我就騙了我媽說她必須要簽字同意學校的課後班,這樣我才可以和同學們一起完成學校布置的項目。」「就像往常一樣,我為她填好表格,她需要做的就是簽字。」

「在任何需要簽名的地方,我在旁邊標記一個X,這已經成為了我的習慣,這樣爸媽就知道需要在哪裡簽名了。」

 

責任編輯:高敏

相關新聞
華人移民回國感受:中國物價真的很高
澳洲2016年「世界佳麗」張弛的情感領悟
澳洲民眾抗議「紅色娘子軍」在墨爾本上演
華人財富展——探索澳洲殖民時期華人的故事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英首相為何突然飆中文 大陸網沸騰
【遠見快評】四大輿情攪翻網絡 中宣部被拆台
【財商天下】史上最嚴監管 冬奧會倒計時
【新聞看點】鄭州大洪水89官被問責 疑點未解
【馬克時空】俄烏衝突vs台海危機 普京vs習近平
【車評】微型的豪華 2022 Lexus UX 250h Luxury AWD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