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中共破壞中國水資源 危及全球生態

人氣 4272

【大紀元2017年12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陳漢、周慧心採訪報導)《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指出,中國是神選定的「中心之國」,其山川河流對整個地球生態的影響巨大而深遠。著名水利學家王維洛博士表示,如今中國生存環境差不是中共所說的老天對中國不公,而是中共與天鬥、與地鬥所造成的。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裡對中國的水資源是這樣描述的:從高層次上看,在全球水循環體系中,中心之國也是全球淡水水脈的發源地,這裡的淡水污染會波及全世界的水源。因此中國環境的破壞,可能造成世界範圍的生態走向崩潰。

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環保生態學、中國問題專家王維洛博士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共總宣傳稱老天對中國不公,給中國人的生存環境太差。「其實它(中共)是在誤導人民,就像那本書上說的,其實中國人的生存環境是相當不錯的,老天有恩於我們。」他說。

據大陸官媒數據,中國淡水資源總量為28,000億立方米,占全球水資源的6%,僅次於巴西、俄羅斯和加拿大,居世界第四位,但人均水資源只有2,300立方米,僅為世界平均水平的1/4。

中共一直宣傳中國是一個缺水嚴重的國家,王維洛博士介紹說,他所居住的德國,青山綠水,很多大陸人都覺得德國水資源一定比中國豐富,但其實,德國的人均水資源排名在中國之後,卻從沒聽德國喊水危機。

他認為,如果上天給中國的水資源可以被好好利用的話,中國絕對不會有水問題的。「世界上二十多條河流的發源地是青藏高原。青藏高原是中國的水塔,它除了供水給中國外,還供水給印度、巴基斯坦,以及南亞的泰國、柬埔寨、老撾、越南、緬甸等國家。」

毛澤東在其詩詞裡曾稱「而今我謂崑崙:不要這高,不要這多雪。安得倚天抽寶劍,把汝裁為三截?」

王維洛博士說,他是想把青藏高原給砍掉,「那中國會變成什麼樣子?中國緯度三十度,就跟伊朗和中東一樣,沒有青藏高原中國就是一片沙漠。」

中心之國 神傳治水術

王維洛博士表示,正因為有青藏高原的存在,有這個冷源,雨水才能從東往西推進到二千多公里的地方。「你看重慶、成都距離海多遠?再看美國的西海岸、東海岸到其周圍的城市群有多少公里?美國的阿拉斯加距離海大概一百多公里,那裡卻是沙漠。」他舉例說:「中國這個雨能從海一直西進到兩千多公里的地方,老天為我們中國人的生存,創造了這麼好的條件。」

那為什麼中國還一直喊缺水呢?王維洛博士表示,都是中共「戰天鬥地」的結果。他介紹說,中國古人有最先進的治水技術,比如都江堰的灌溉和防洪技術都是世界領先的,中國古人是不建水庫的。

都江堰是公元前256年,由戰國時期秦國蜀郡太守李冰及其子開始鑿建。都江堰是世界上迄今為止最老的、唯一仍在使用的無壩水利工程。

圖為青城山都江堰。(大紀元資料室)

李冰父子用取之於自然、順勢利導、化害為利等做法,建造了都江堰。都江堰以引水灌溉為主,兼有防洪排沙、水運、城市供水等綜合效用。至今它還能灌溉40餘縣市、面積近千萬畝。四川有諺語曰「先有都江堰,後有天府之國」。這正是古人「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思維。而其治水之道早已有之。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寫道:神在堯帝祭天之時,顯神跡並教誨堯帝:「水方至為害,命子救之」(大洪水危害人間,你要拯救百姓。見《古今樂錄》),由此開始了大禹治水的神跡。堯、舜、禹時代,是中華民族從毀滅性的洪水中復甦的開始。大禹治理河山,為中華民族開創新的生存環境,以迄今日。

中共到處建水壩 破壞河流

王維洛接著介紹了中共建政以後大修水庫、南水北調、北水南調等一系列「改造山河」的做法,最終將中國的水資源徹底破壞。

毛澤東1952年開始在永定河上建官廳水庫,其容量是43億立方米。隨後又在北京旁邊建了一個密雲水庫,其庫容量為20多億立方米,兩個水庫60多億立方米供應北京35億立方米的水需求,應該是綽綽有餘。

但毛澤東接著又在永定河上一節一節地建水庫,一共建了500多個。王維洛說:「每座水庫只要其蒸發量占庫容量的0.5%,那麼500多座水庫的累積損失就能讓永定河的水變成零。永定河現在基本上不能作為生活用水,一是水沒有了,二是水污染。」

他說,密雲水庫的蒸發量很大,再加上河北建的鋼廠,不僅用水量大,而且還污染了水。結果這個水也沒了。「他建了60多億立方米的水庫,卻無法保證北京的供水。他就又開始想南水北調。」

「本來要從三峽調水到北京,後來因為三峽的水位太低了,那麼就暫時由丹江口水庫供水,但丹江口水庫三年的總調水量只相當於計劃的一年調水量。水不夠,只能從長江調,但長江也沒有水,怎麼辦?再從瀾滄江、鷺江、雅魯藏布江往這裡調。」

王維洛繼續介紹說,水流會變,當丹江口的水,漢江的水,往北流,不往武漢流了,那武漢的水就不夠了,它就又做了個引江補漢工程,把水從長江引到漢江。但是長江水引到漢江來,洞庭湖的水又不夠了⋯⋯

「三峽建後,下面的鄱陽湖的水又不行了。它就只能用這個工程去補那個工程,再用另一個工程去補這個工程。」王維洛說。

2017年8月4日,滇中引水工程正式開工,該工程是從金沙江調水到雲南,「那是北水南調了。」

2017年10月28日,引江濟淮工程(安徽段)江水北送段朱集泵站正式開工建設。王維洛說:「該工程是把長江的水調到淮河。那麼下面還等著呢,還有600多個調水計劃,都要從長江往各地調水。」

淮河,自中共建政以來,共建造了大中小型水庫5,000多座,淮河水流受到大壩的層層阻攔,自然水體的自淨作用喪失,污染越來越嚴重。

王維洛表示,自然界各種水體本身具有一定的自淨能力。污染物排入水體後,通過水迴圈中發生的一系列物理、化學和生物的共同作用,可使污染物濃度遞減,水體逐漸淨化。影響水體自淨作用的一個最主要因素就是水流的速度,水流速度大,水體自淨作用大;水流速度小,水體自淨作用小。

中國古代兩千多年前的《呂氏春秋‧盡數》中就曾寫道:「流水不腐,戶樞不螻,動也,形氣亦然」,意為:流動的水,淤濁自去,不會腐臭。現代科學把這種機理稱為水的自淨作用(Self-Purification)。

圖為受污染的揚子江。(STR/AFP/Getty Images)
2005年11月,受污染的松花江。(大紀元資料室)

多個朝代之都北京缺水?

最近北京驅趕低端人口,理由之一是水資源不夠了,要以水定人。王維洛表示,自金朝開始,中國多個王朝都在北京建都,其原因之一就是北京是個風水寶地。另外,他說,自己曾經讀過林語堂的小說,描述三四十年代的北京。「林語堂手下的北京,是個人文、情懷特別重的地方。那裡有很多的水井,有很多柳樹。柳樹只能生長在地下水很淺的地方。」

那北京為什麼會沒水了?王維洛說:「就是說中共主導思想就是要和天鬥、和人鬥。它就是這麼一個東西,它其實是扭曲了我們中國古代人的傳統思想。」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指,數千年來,信天敬神的中華子民一直和自然環境和諧相處。而共產邪靈奪取政權之後,同樣是利用暴力加欺騙挾持世人不信天人合一的理念,破壞神賜予的自然環境,鼓勵人們戰天鬥地,發揮人性中惡的一面,為了賺錢肆意破壞自然環境,使人變得狂妄自大,全無對自然環境的敬畏之心。

該書中還揭示共產邪靈處心積慮毀壞中國自然環境的真正目的,是破壞全球的自然環境,從而毀滅人類。#

責任編輯:林琮文

相關新聞
金劍平:馬克思謬論之六、社會發展五階段論
芸蓮:「中共惡魔」附體中華,建立魔教紅色帝國
孫雲:民國憲法是中國大陸的最佳選擇
華夏文化——人類絕境中的希望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袁弓夷:7.1港人抗爭已挫敗中共
流汗太多容易抽筋?中醫3招緩解抽筋
【新聞看點】習近平「我將無我」?中共末路狂奔
【重播】獨立日前夕 川普在總統山演講
【拍案驚奇】酷吏進港掌國安 港現「維權律師」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黨媒滲透 台灣下驅逐令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