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主題(4):笨拙的外語天賦

作者:李桐
  人氣: 85
【字號】    
   標籤: tags: , , ,

結婚後,首先要解決的就是先生的外語能力。原來在第一通電話中,他說他是中國通,從針灸到氣功,從中餐到中文,他都會。

後來才知,言過其實。先生除了針灸真的會,其他都是零基礎。於是,開啟了外語計畫。培訓先生中文。

我的外語能力,會二種外語。當初學俄語,真是感謝上天開智,用了半年就以神速熟練掌握了全部的語法和基本口語。剩下的就是升等考試。

由於上學的緣故,我必須要學會一個小語種。於是在6年的大學生活中,這個小語種,伴隨我度過了大學的所有課程和階段,包括用它來學論文,進行論文答辯。我常為自己自豪。

我的優勢,卻是先生的劣勢。大學時他只學過德語,但是很遺憾,天生就是榆木腦袋,德語成績後來也就黃了。我跟他講俄語,他能聽得懂。我要是講小語種,他就像是聽廣東話一樣,全然發蒙。

有時,真是懷疑,同是一個民族,為什麼語言差別那麼大呢?

於是,平常溝通我們用俄語。遇到實在難以表達的,我的小語種就會劈里啪啦地往外迸,聽得先生一愣一愣。那是我最有成就感的時候。中文他不懂,自己民族的小語種他也聽不懂。真是奇葩的國度。

進攻外語的主角,當然就是先生。就這樣培訓的日期,從三個月,增加到半年,又增加到一年,先生才很吃力的學會了幾個漢字。

三年後的一天,他靠在門旁,隔窗遠眺外面的松林,心裡極不情願的說:「你看你,這幾年,都教了我什麼,小貓、小狗、小豬、小羊。你讓我這麼大的人,學習幼稚園的東西。」

先生抗議了!

我真想說,誰讓你天生的榆木腦袋,怎麼教都不開竅。還要怪老師沒有因材施教。看他光光腦門,心裡的火兒,也一下全都壓下來了。

不過,我還是教會了他說一句最重要的話:「我愛你!!」

於是這句,成了他的招牌,對中國的親友,不分父母長輩、弟弟妹妹,在問候結束後,一定會加上這一句。就這一句,都已經融化了很多的人心。

看來對他,學不在多,在於精啊!@#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就這樣,在水晶的牽引下。從現實到夢幻,又從夢幻到現實,我們步入婚禮的殿堂。他成了我的先生。本來是很漫長的過程,卻在幾個微言大義的字元下,將我所有的情感都征服了。
  • 按照你的喜好,將這5種圖形排序。排第一的是你最喜歡的圖形,第五個是你最不喜歡的圖形。
  • 2014年11月,共和黨人拉里·霍根(Larry Hogan)當選馬里蘭州州長,成為了這個深藍州近五十年中的第二位共和黨籍州長。他的妻子有美·霍根(Yumi Hogan)也成為了美國百年歷史上的首位韓裔州長夫人。
  • 父親小的時候習過武,我總是覺得他身上帶著一種習武人的精神和威嚴。父親對我的管教很嚴厲,襪子穿慢了、吃飯磨蹭都會被教訓。父親十分愛書,我的童年沒有太多的玩具或者零食,家裡陪伴我的是很多的書籍。那時我覺得父親對周圍的所有的人都非常好,唯獨對我十分嚴厲。 別人家的父母都是生怕孩子吃虧受苦,只有我的爸爸怕我不能吃苦,怕我做錯事、怕我虧待別人,他不願把我寵成一個公主而是希望我能勤儉、努力、心胸豁達、多關愛別人,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益、有用處的人。
  • 友人一再鄭重強調那個電話號碼很重要,聽他的語氣似乎凝重的像是泰山一樣,但在我的心裏卻輕的猶如鴻毛,可有可無的在一個我的視覺看不到的地方,獨自的飄蕩著。
  • 大唐高僧玄奘西遊天竺,一路遊學前後歷時17年。在他東歸大唐時,已經精準地掌握天竺五國語言。當時他的外語能力,看梵語如同看漢語一樣,毫無阻礙與違和。唐僧取回600多部佛經,為了盡快翻譯出這些經典,唐太宗特別選派有外語能力、精通佛典的高級人才,無論僧俗、官民,全力協助唐僧。
  • 人常言,這世間的夫妻之緣,是因為月下老人將一根紅線繫在了他們身上。所以不管相距多麼遙遠,姻緣這根紅線會把人繫得很牢固。我相信這是很美的傳說,但在我的閱歷中,似乎有著不一樣的東西在牽著。
  • 天圓地方宇宙觀具體顯現在三皇時期的聚落建築型態上。目前出土的這個時期的聚落面積通常不大,年代較久遠的聚落多呈圓形或不規則的環狀,後來漸漸多為四方形,方形的城鎮自此成爲中土最普遍的城市形式。當時的聚落不僅已經形成城鎮的規模,其內部更具備了城市規劃與功能分區的痕跡。神農氏時期已經有市集。
  • 新西蘭時裝界大名鼎鼎的服裝設計師Trelise Cooper是一位具有神祕色彩的時裝達人,30年間,這位年輕的新西蘭女子卻在全球時裝業中開闢出一個她稱之為「夢幻劇場」般獨一無二的空間,被世界所公認和重視。她創造出的每一件衣物和飾品都已飄逸美麗而聞名。她能真正地看到一個女人的獨特之處,並在她的「夢幻劇場」中設計出讓人見而傾心,再以難以放下的羽裳之作。
  • 當一個孩子被發現天賦異稟,智商遠高於同齡人時,究竟該「因材施教」、為其安排特殊的課程或學校,還是力行「有教無類」,讓他與其他孩子一起上學、玩耍,是個值得深思的問題,電影《天才的禮物》(Gifted,陸譯:天才少女)便討論了這個話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