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調查歷史真相 重慶教授遭開除

人氣 8383

【大紀元2017年09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秦越採訪報導)一名重慶「太子黨」,曾經是學校裡最年輕的副教授,今天卻因為記錄中共的歷史真相,被大學開除了。

重慶師範大學涉外商貿學院教授譚松7月份接到學校「解聘」的通知。為了抗議學校企圖靜悄悄趕走他的企圖,他拖到9月份開學才去辦手續。學校聲稱「解聘」是正常調整,但是這不符合邏輯:學生們非常喜歡他的講課,他的合同還有兩年才到期。

譚松告訴大紀元,學校開除他有兩個原因。

一個原因就是在課堂上說話踩了紅線。「沒有在他們要求的『正確路線』上說話,而是說了一些真話。」

另外一個原因就是跟土改有關了。幾年前譚松在香港中文大學做有關川東土改的演講,引起了很大的反響,這也給學校帶來了很大的負面影響。另外,今年他又加入了因土改小說《軟埋》而引起的論戰,這又對他所任教的學校產生了不好的影響。

这些年來,譚松一直在進行中共建政以來的若干歷史真相的調查。比如,川東長壽湖右派調查、川東土改調查、大邑劉文彩莊園收租院泥塑真相調查。為了進行這些調查,他失去工作,被中共關押。

他為什麼要自費做這些調查?

譚松說:「做右派的調查理所當然,因為我爸是右派,他就在長壽湖勞改了四年,他的幾百難友們都在長壽湖幾十年。這是天然的,因為我出生在這個家庭裡。後來我又成了作家,了解到他們那一代人的苦難。」

為了這項調查,他整整十個月沒有一文收入,阮囊羞澀。他八次租船進湖,尋找當事者,用了三年時間完成了五十萬字的《長壽湖——一九五七年重慶長壽湖右派採訪錄》。

調查工作還為譚松招來了牢獄之災。2002年7月2日,當局指控他「收集社會黑暗面」,說他對共產黨的罪行進行清算是犯了「顛覆國家政權罪」,將他關押39天。

對川東土改的調查則是從2003年開始的。

「地主是怎麼回事?我以前也不知道。因為我們這一代人沒有經歷過那個年代,都是聽黨的教育。」後來譚松在農村生活了幾年,接觸了大量的農民,從他們樸實的話語當中,他發現歷史真相跟官方的敘述完全是兩個樣子。這就埋下了他想探究歷史真相的願望。

根據《開放》雜誌報導,譚松在香港中文大學的演講中說,土改中最血腥殘暴、最恐怖下流的行徑是向地主逼浮財,就是索要金銀珠寶。逼不出來,貪婪的土改積極分子就使出種種喪盡天良的殘暴下流手段和酷刑,諸如「揹火背篼」(在鐵皮桶裡裝滿燒紅炭火強迫揹在背上)、「抱火柱頭」(把鋼管燒紅強迫人手抱)、吊木腦殼(把頭部用繩捆起來上吊)、「燒飛機洞」(脫光女子的褲子用火燒下身)、「點天燈」(在頭上用黏土圍一個圈,注入桐油點燈,或雙手手心向上綁起,手窩盛滿桐油點燈)等等。

譚松告訴大紀元:「這種苦難是我完全沒有想像到的,隨便用什麼想像都想像不到的。(做這些調查)最大的收穫之一就是:哇,我們民族原來有這麼一段如此驚心動魄的、難以想像的苦難的歷史。」

除了想像不到的苦難、殘暴、血腥之外,譚松在調查當中最大的一個體會就是恐懼。「這種恐懼深深地打在人們的心上,尤其是土改。那種根植在人們心裡面的恐懼,我認為是自由社會裡邊完全難以想像的。只要一提到這東西,當年的受害者(當事人)就非常害怕。這個給我的印象極深。」

譚松說,右派調查稍微好一點,但是很多人也是非常害怕的。「這就說明這幾十年來,當局非常成功地把一張恐懼的大網罩在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讓每一個人都生活在恐懼當中,自動地把歷史真相掩蓋起來。」

在所有這些調查當中,最令人恐懼的還是土改。為什麼呢?譚松說:「土改是唯一一個到現在為止,沒有被否定的一場運動。反右運動基本上被否定了。文革它(中共)自己否定了。大饑荒明明白白地擺在那裡。」

而土改一直都是禁區,因為中共革命的所有合法性全都是建立在土改上面的。「它至今都是地雷區,都是萬丈深淵,人們怎麼不恐懼?」

而中共的專制陰影也每天都籠罩在譚松頭上。他曾經歷過八個人衝進家裡抄家抓人的情形。「達摩克里斯之劍這些年來一直懸在我頭上。你們在自由世界裡很難理解。你們不可能因為一次敲門而驚恐。我則是多年來會為一次突然的敲門而心驚膽戰。」

譚松說,要做他的這些調查,最重要的素質不是才能,不是技巧,而是戰勝恐懼的勇氣。#

責任編輯:李緣

相關新聞
抱娃和牽手:明星善解過年回家三難題
【千古英雄人物】唐太宗(13) 獨具慧眼
廣西文革中駭人聽聞的性暴力
高天韻:從《軟埋》受攻擊談還原中共真相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黨媒一文打掉四千億 緣何自殘?
【時事縱橫】中共關國門惹議 北京衛戍區換高層
【拍案驚奇】疫情蔓延 中共喊不惜代價保北京
【秦鵬直播】中共停發護照 原因涉國家機密?
【新聞看點】疫情凶猛 江蘇關停4.5萬棋牌室
【思想領袖】武漢病毒所黑幕為何成禁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