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科技巨擘結盟中共?索羅斯:打造極權控制網

國際金融鉅子索羅斯警告,極權國家可能與擁有大數據的科技巨擘結盟,形成超乎想像的極權控制網。圖為示意照。(AFP)

人氣: 1289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1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郭曜榮台灣台北報導)國際金融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近日在瑞士達沃斯的世界經濟論壇上警告,極權國家可能與擁有大數據的科技巨擘結盟,最終形成一個連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都無法想像的極權控制網。

歐威爾1949年出版的反烏托邦小說《一九八四》描述了極權政府如何透過無所不在的技術監控民眾。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索羅斯在論壇晚宴的演說中,點名Google和臉書(Facebook)等網絡平台,指這些科技巨擘已成為「創新的障礙」,不斷提高產品在用戶注意力的占比,誘使用戶放棄自主性。

國際金融鉅子索羅斯近日在瑞士達沃斯的世界經濟論壇上,對於科技巨擘與極權國家結盟發出警告。圖為資料照。(AFP)

他並預測,這些科技巨擘將前進中國大陸,將形成一個更令人擔憂的前景。意指威權國家與這些擁有龐大數據的公司結盟,將處於初始階段的企業監控系統與國家支持的、已很先進的監控系統相結合。

索羅斯強調,最終很可能會形成一個極權控制網,而該網絡是連小說家歐威爾都想像不到的控制程度。他甚至批評,這些平台的所有者認為自己是「宇宙的主人」,但實際上是「維護自己統治地位的奴隸」。

陳光誠:蘋果不該協助獨裁政權

而就在索羅斯發表談話的兩天前,流亡美國的中國維權律師陳光誠在《紐約時報》中文網上投書,質疑蘋果公司(Apple)在中國大陸的iCloud服務2月28日起將轉由具中共官方背景的「雲上貴州」公司營運,此舉是幫助獨裁統治,蘋果將把大量個人數據送給世界上最大、也是最嚴酷的獨裁政權之一——「中國共產黨政府」。

流亡美國的盲人律師陳光誠日前投書《紐約時報》中文網表示,蘋果公司不應幫助獨裁統治,走上歧途,而應回歸其核心價值觀,保護國內外用戶的權利。(AFP PHOTO/MLADEN ANTONOV)

他提到,中共持續打壓人權和言論自由,加強對西方民主國家的滲透,因此蘋果在中國大陸的政策對所有人都有著深遠的影響。

陳光誠認為,在和中共打交道時,美國公司不應為自己對基本價值觀的承諾而道歉,包括人權、民主、訊息自由和法治,正是這些讓它們得以繁榮發展。美國公司不應遵循專制國家的做法、那些在美國都違法的做法。

陳光誠強調,這些在社會上具巨大影響力的公司、機構和組織不應推卸維護社會正義的責任。數十年來中國人民不斷爭取人權,包括隱私權、言論自由權和民主權利,眾人為此付出生命。蘋果公司不應幫助獨裁統治,走上歧途,而應回歸其核心價值觀,保護國內外用戶的權利。

中共投入新科技不計血本

「中共是把落後就要挨打的經驗,上升到落後就要被顛覆的高度,因此在人工智慧與大數據領域的投入可說是不計血本。」著名中國時政評論人士文昭表示。根據網絡上披露的一些文章指出,中共用大數據手段,能從一個人的出入境記錄、消費和交友記錄,以及微信、BBS和網絡上的發言記錄,綜合判斷該人士的觀點跡象。例如,經常在網上購買政治類的書籍,或是在網上發表批評時弊的文章,點評低端人口、紅黃藍幼兒園事件等,抑或是每年在六四學運紀念日前都前往香港,那麼當局就判斷該人士可能參加了悼念活動,若平時也跟自由派知識分子有過接觸與聯繫,那麼中共就可依據這些訊息判斷其可能對政府不滿,或是持批評態度,進而做出不同風險等級的評估,以決定要投入多少精力進行監視。

文昭提到,可想像若有這麼一套維穩的大數據系統,之前在伊朗發生的雞蛋革命可能就很難產生,但依伊朗的財政情況應無法達成。

他認為,運用人工智慧與大數據的手段監控社會進行維穩,本質上不是技術問題,而是「財政問題」,因所有耗費都不是一次性投入,而是持續投入,整套系統需要不斷優化與升級。

中共的國內維穩經費在2009年就超過軍費,即中共防範老百姓所花的錢都超過防範外敵的國防預算,為維護形象,所以中共當局從2014年開始,政府的公共安全支出就不再公布地方政府的預算,只公布中央一級的預算,「相當於把維穩費用的大頭給藏起來」。但文昭觀察中央一級的維穩預算,發現仍然是每年穩定上升,2016年比2015年增加了5%,2017年又比2016年增加5.5%,因此中共雖然把地方維穩預算藏起來,但可以肯定地方政府用於維穩的支出也在增長,問題是地方財政早就捉襟見肘、入不敷出。

專家認為,中共發展維穩工程恐拖垮財政。圖為示意照。(AFP)

中共財政搖搖欲墜 維穩工程恐成壓垮駱駝稻草

文昭指出,去年8月份在微信上有一篇流傳很廣的文章,談到中國大陸34個省級行政區,只有6個的一般性預算收支有盈餘,意即其它省與直轄市都是靠舉債或中央財政的轉移支付度日,在此情況下,地方政府是否有能力持續投入經費升級維穩工程令人質疑。

「從未見過人類歷史上有任何一個政權,對外同時擁有海權、陸權稱雄世界;對內又維持龐大、低效的行政系統,並耗費巨大資源鎮壓民眾。」文昭表示,守內則虛外,當局若想把主要精力放在控制國內民眾上,那麼對外稱雄的野心就得有所收斂;另一方面,守外則虛內,若想把眼光投向世界、在世界舞台上稱雄,那麼國內就要有政通人和的環境,維持較低的行政成本。

觀察近代歷史,嚴格地說並沒有一個國家同時擁有海權、陸權。文昭說,德國和俄國是陸權國家,重視控制歐洲或歐亞大陸;英美是海權國家,他們的興趣是維持海上貿易通路暢通,所以爭奪制定海洋和貿易規則的主導權。

而現在的中國是想同時發展海權和陸權,「一帶一路」是擴展陸權,向中亞和東歐延伸影響力,但需要巨大投資打造基礎建設,「燒的錢非常多」,靠著拉攏沿線國家,增加對他們的影響力。另一方面則發展海軍向太平洋挺進、擴展海權,但又面臨和美、日在海軍軍備上的競賽,「海軍也是燒錢的無底洞」,財政負擔不可想像。

文昭說,在中國人均GDP還很低的情況下,對內還得維持龐大的黨政官僚系統,不能裁員,官員的生活水準不能降低,需要他們對黨保持忠誠,同時還要發展維穩工程,花大量經費挖角人工智慧和大數據的人才與技術,以及運用這些技術來監控社會,「很難想像什麼樣的財政體制才能保證所有的目標實現」。

但現政權很難暫時放棄或推遲某些目標,文昭提到,因為若不保持高調的擴張勢頭,就無法塑造英明領袖帶領國家崛起的形象,偉大程度就會降低,在體制內就會受到質疑,整個政權的效率和穩定性就都會被降低。「中國當前的政治體制有結構性的問題,很難保持平穩的直線運動,不是往左就是往右偏,而財政體制是政權體制能否穩定的關鍵所在。」因此若從財政的視角出發,他對於大數據監控社會所能達到的效果持保留態度。◇#

責任編輯:于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