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本溪監獄酷刑 朝鮮族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毆打。(明慧網)

人氣: 51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1月05日訊】遼寧瀋陽市于洪區朝鮮族鄉法輪功學員路遠峰被非法判刑三年後,在本溪監獄遭到各種酷刑折磨,致使身體傷殘、身患重病;冤獄期滿回家21天後,於2017年12月9日含冤離世。

明慧網報導,路遠峰於2017年11月18日被人用輪椅推出監獄。他的股骨頭受傷、斷裂、異位,身體癱瘓,目光呆滯,口齒不清,已患腦血栓病。

回家後,他生活基本不能自理,連去衛生間都得用手拄著兩個小塑料凳子,十分艱難地爬著去。2017年12月9日半夜,路遠峰突然昏迷不醒,因腦幹大面積出血,送醫院搶救無效,含冤離世,終年63歲。

路遠峰遺像。(明慧網)
路遠峰身分證。(明慧網)
本溪監獄大門。(明慧網)
本溪監獄辦公樓。(明慧網)

被冤判三年

路遠峰,生於1954年11月4日,修煉法輪功之前,脾氣不好,愛打架。1996年修煉法輪功後,他按照「真、善、忍」的原理要求自己做好人,變得溫和善良,做事為別人考慮;誰家有事他都願意幫忙,從不計較得失回報。鄉親們都說:法輪功可真神啦,把他變得這麼好。

法輪功對祛病健身有神奇功效,還能善化人心,從1992年傳出後,在7年的時間內已傳遍中國,使上億人身心健康,福益社會。

但是,中共江澤民集團妒嫉修煉法輪功的人數眾多,害怕人們信仰「真、善、忍」,因中共的「假、惡、鬥」本性與之格格不入,於1999年7月20日挑起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其利用國家的全部宣傳工具造謠抹黑法輪功,操控公、檢、法、司、軍警、特務等機構,群體滅絕式鎮壓法輪功,把十幾億人捲入這場毀滅人類善良本性的打壓之中。

面對暴力威脅,法輪功學員勇敢地走出來告訴被中共謊言毒害的民眾法輪功真相。路遠峰,正是其中的一位。

2015年11月19日,他在大東區鋼花社區發送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社區受中共謊言欺騙的三名婦女惡告,當即被大東分局國保大隊警察和大東區東山派出所非法抓捕,隨即被非法抄家。

瀋陽市大東區派出所。(明慧網)

2015年6月6日上午9點,大東區法院二廳非法庭審路遠峰,法官吳金鳳無視律師的無罪辯護,冤判其三年。

瀋陽市大東區法院。(明慧網)

「攻堅戰」的慘烈迫害

經多方調查取證得知:為了迫使在押的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遼寧省政法委、維穩辦、司法廳同省監管局、各市司法局、監獄連年搞「專項行動」,用本溪監獄的話說就是「攻堅戰」,即對堅定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每年搞一輪年終暴力「轉化」,使用極其邪惡殘酷的手段逼迫他們放棄信仰,並嚴密封鎖消息,長期不許家屬探視。

本溪監獄是執行這一「專項行動」指令的急先鋒,被本溪監獄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所遭受酷刑的殘酷程度,是外界無法想像的。

根據內部知情人士透露,路遠峰曾親筆寫了一封控告信,控告獄警賈長海對他的迫害,交由正義人士帶出。多位目擊者、知情者透露,本溪監獄二監區大隊長賈長海,是對路遠峰實施「攻堅戰」直接迫害人,以及指使他人協同迫害的主要凶手和責任人。他所犯的罪行符合中國大陸刑法第248條《體罰虐待監管人罪》。

路遠峰的親筆控告信。(明慧網)

為了逼迫路遠峰放棄信仰,賈長海用了多種殘忍手段折磨路遠峰。

2016年11月9日上午10點,二監區獄警大隊長賈長海(此人離婚、吸毒、連賭帶嫖)指使在押犯人王克斌,把正在車間裡做奴工的路遠峰叫到二監區車間管教辦公室(是一個倉庫沒有監控)。

賈長海問路遠峰:「還信仰法輪功嗎?」路遠峰說:「信!」賈長海隨後就夥同警察牛建,把他用手銬背銬起來,按倒在地,並指使犯人朴平、趙義忠、陳延慶等把他摁住,牛建踩著他的頭,賈長海和分隊長鄒博文兩人對他邊罵邊踹。

之後,賈長海用高壓電棍電擊路遠峰的後背、前胸、頭部、手等。大約電擊十多分鐘後,電棍沒電了,賈長海又換了一根電棍繼續電擊。強烈的電擊使路遠峰的心臟持續劇烈疼痛,他滿地翻滾,慘叫聲讓二、三監區車間(兩個監區及倉庫僅用隔板隔開)全體在押人員都聽到了。

在整個過程中,牛建一直踩著路遠峰的頭,服刑人員王克斌、朴平、李東旭、趙義忠等人一直在一旁觀看。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電棍點擊。(明慧網)

電擊持續了40多分鐘,先後用了三根電棍。路遠峰的前胸、後背、頭、頸、手、腳腕等處大片皮膚被電破。路遠峰痛苦得生不如死。

路遠峰回到監捨後,賈長海又指使犯人趙義忠、陳延慶等用膠帶把他捆綁在凳子上,然後打開窗戶。路遠峰被寒風吹得渾身發抖。

第二天,在車間裡路遠峰又被用膠帶捆綁在椅子上,持續面壁(臉對著牆)三天,後被送到集訓室「小號」。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捆綁在椅子上。(明慧網)

當時路遠峰的血壓(收縮壓)高達240毫米汞柱(正常收縮壓應低於140毫米汞柱),集訓室「小號」拒絕接受他。他被送到監獄內醫院,醫院建議讓他住院治療,賈長海堅決反對。

住院十多天後,路遠峰身體還沒恢復,賈長海帶人強行將他帶回監區幹活,路遠峰開始絕食抗議。

當晚,教導員左立偉值班,他把路遠峰叫到辦公室,問他為何不吃飯,並說:「你不吃飯,我不打你,也不電你。」他讓犯人從第一個寢室開始,讓每個屋子裡的在押人員輪流罵法輪功創始人,以此脅迫路遠峰放棄絕食。此後監區對路遠峰一直「包夾」(派人控制、轉化他),也一直不讓路遠峰家屬探視。

路遠峰自從進本溪監獄後,他的家屬只有兩次被允許探視。家屬從瀋陽市郊區于洪區,倒好幾次車,花大半天好不容易到達本溪監獄,卻不讓見路遠峰。

路遠峰飽受本溪監獄的摧殘,身體每況愈下,出現腦血栓狀況。本溪監獄不但不給救治,還強迫路遠峰做奴工。

2017年8月26日,路遠峰摔倒在地,腿被摔傷,不能動彈。監獄只是把他送到外面的醫院給拍個片子。檢查結果顯示,他的腿股骨頭摔得斷裂、異位。獄方不給救治,過了十多天後不得不通知家屬,那時離他冤獄期滿還有兩個月。

賈長海對路遠峰的妻子、兒子說,路遠峰是自己摔倒的,如果想去醫院看病治療必須家屬花錢,監獄不管。

家屬不放心路遠峰的身體情況,要求去監獄探視,賈長海百般阻撓哄騙,稱以後給路遠峰買個電話卡,專門讓他跟家人通電話用,讓家屬不要來探視。

「專項行動」背後的邪惡

據明慧網報導,近幾年來,本溪監獄之所以搞年終「攻堅戰」,暴力轉化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背後的原因是上面的「專項行動」: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獎勵監獄2萬元,不轉化,一個罰1萬元,年底要跟監獄「算帳」。

所謂的「專項行動」,是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轉化率」跟司法人員的利益捆綁在一起,刺激監獄年年搞年終暴力轉化。

明慧網評論:中共的邪惡在於它用一切招數毀滅人類的良知。

在本溪監獄血腥的「攻堅戰」下,無數的法輪功學員像路遠峰一樣遭到悲慘的迫害,以致離世,例如:

程元龍,撫順市法輪功學員,被本溪監獄迫害致生命垂危,於2007年8月20日,被獄方悄悄抬回家,半年後含冤離世,年僅38歲。

展大軍,撫順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得身體虛弱、腦子迷糊。2009年8月,出獄後患腦出血,含冤離世,終年53歲。#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8-01-06 8: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