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家中現黴菌 你的清除方法夠徹底嗎?

澳洲人的住房面積在不斷縮小,今年家庭平均住房(包括公寓房和獨立房)面積縮小至186.3平方米,比去年下降了1.6%,達到22年來最低值。(fotolia)

【字號】    
   標籤: tags: , ,

「入住那天,我把一個空櫃子移動了個位置,突然看到被櫃子遮住的牆壁上露出一片霉斑,好瘮人。」搬進一棟租房不久的楊小姐說,「我就找人把牆上的黴斑刷掉了。」楊小姐說她後來又去超市買了除黴的清潔劑,以備不時之需。

楊小姐去除黴菌的方法真的行之有效嗎?她是否已將黴菌徹底清除了?

黴菌可以釋放出對健康有害的有毒孢子和氣體,可能導致你或家人出現過敏反應、哮喘以及流感癥狀。儘管去除黴菌是件費時費力的事,但它很重要。

上月經歷了數週的雨季後,大家趕緊檢查家中的角落是否已出現惱人的黴菌?並且去了解下消費者權益組織Choice給出的建議吧。

步驟1:評估損害

在開始之前,確定黴菌附著的物體類型:

如果黴菌附著在多孔的材質表面,例如,紡織物,衣物或是傢具。那麼黴菌很有可能無法被清除乾淨,你或許要扔掉這些上面有黴菌的東西。

柳條編織筐、紡織物、紙張、紙箱或地毯等都要扔掉,(如果是地毯被水淹過,不要等著它幹了再使用,因為黴菌孢子留在了地毯纖維中。)

無孔的表面,例如硬塑料,應該相對容易清除乾淨上面的黴菌。

值得一提的是浴室裡的薄水泥漿(例如,瓷磚縫)或矽膠材質上的黴菌。黴菌一旦出現,清除它們就變得很能。當黴菌生長時,它會形成菌絲或根,這些菌絲或根就會長進薄水泥漿或矽膠材質裡面。你可以清潔這兩種材質的表面但無法深入其中。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必須更換矽膠或重新注漿。

步驟2:吸黴菌

下一步是用吸塵器吸掉黴菌,但是你的吸塵器需要有個好的高效空氣過濾器,否則,黴菌擴散的話,可能使情況更嚴重。

步驟3:去除黴菌

專家建議使用稀釋的醋,這會使黴菌吃得過量並死亡。

如何用醋清潔黴菌?

將濃度為80%的醋倒進20%的水中,分成三個桶。

抓住一塊超纖維的抹布浸入第一個桶中,然後用它來清除黴菌。

將這塊超纖維抹布浸入第二個桶中,然後在第三個桶中清洗,確保不會發生交叉污染。

超纖維抹布可以深入到狹小的縫隙中,並有一些微弱的電荷。這種抹布很便宜,而可以在洗衣機中和醋一起用熱水洗滌達100次。

除霉清潔產品有效嗎?

商業上有效的除霉清潔產品看起來有效,但或許是一種錯覺。

它們中的大多數使用漂白劑作為活性成分。專家表示,有證據表明漂白劑可以殺死真菌,但要達到10%的濃度才能發揮作用。

這類產品中大多數品牌的漂白劑濃度在0.5%至0.6%之間。漂白劑的保質期短,並且失效快。

但即使在更高的效力下,漂白劑也不會滲入多孔材料,因此,如果黴菌是在石膏、灰漿或木材上生長,它們衹能殺死表面上的黴菌,不能深入其中清除。

此外,專家也談到,漂白劑可能變成一種掩護劑。因其可以祛除顏色,也就是將真菌中的顏色或黑色素去掉了。你可能看不到了就誤以為漂白劑清除掉了黴菌,但實際情況不一定如此。

強力漂白劑對水泥漿和瓷磚也有害,因為它會腐蝕材料表面,使它們變得更加多孔,也就使它們更容易受到真菌的進一步威脅。

什麼時候需要打電話給專業人員?

如果黴菌已經覆蓋了你家的很大區域——專家說一個大致的範圍是一平方米之內,並且較為密集。如果你家曾遭遇過洪水,或者住戶患有哮喘,你最好打電話給專業人員。

專業人員的費用各不相同,對於專家來說,初步調查可能需要花費大約1500元來勘察,找到黴菌的原因並製定一個清除計劃。

根據污染程度和房子的大小,實際清除黴菌的費用從2000元至90,000元不等。黴菌清除需要經過專門的認證,擁有必要的設備,接受特殊培訓,保持高水平的健康並具有承受熱應力的能力。他們不僅僅是清潔工,所以他們的時薪大約是80-110元。

如何防止黴菌產生?

以下是一些防止黴菌在家中產生的建議:

  • *及時修復家中外部潮濕侵入點,例如,房頂漏水或管道破損。
  • *在浴室安裝一個性能好的排氣扇,防止水分寄存在一些表面。沐浴後立即用刮刀或毛巾擦乾瓷磚和地板,並確保清潔浴室裡可能產生黴菌的殘留物。
  • *注意家中的通風情況。通風不足是家庭容易遭受黴菌影響的主要原因之一。 當空氣停止流動時,濕氣和水分就容易積聚在這些區域。
  • *避免在室內風乾衣物,特別是在沒有足夠通風的情況下。
  • *小心室內和室外之間的極端熱量差異(例如,當外面40°C時室內開著很低的冷氣),如果窗戶有縫隙或打開了門,就會形成冷凝。
  • *做出明智的加熱和冷卻選擇—— 我們諮詢的幾位專家警告不要使用無菸道的燃氣取暖器,這類取暖器會將水分釋放到空氣中。
  • *黴菌需要有機物質——如灰塵或死皮細胞—— 才能茁壯成長,因此保持定期吸塵和除塵非常重要。

責任編輯:簡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