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中國農村改革神話是如何破滅的?

人氣 4971

【大紀元2018年12月18日訊】「我們分田到戶,每戶戶主簽字蓋章,如以後能幹,保證完成每戶全年上繳和公糧,不再向國家伸手要錢要糧。如不成,我們幹部坐牢殺頭也甘心,社員也保證把我們的小孩養活到18歲。」1978年11月24日深夜,嚴宏昌帶著十八個農民,在一張將生產隊集體所有的田地承包給農民個體來耕種的「生死契約」上摁下了紅手印,從而拉開了中國農村改革的序幕。

正是寧願討飯甚至餓死也不給集體幹活的安徽鳳陽小崗村農民,堅決要求實行「分田單幹」,以致冒著被中共殺頭的危險搞出的家庭承包責任制,卻反被「貪天之功,以為己力」的中共拿來往自己臉上貼金,並一直吹噓為農村改革開放的典型。更可恥的是,中共居然還曾把這幾位農民冒死簽訂「生死狀」的日期由11月24日篡改為12月24日。因為標誌著中共改革開放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是在12月18日~22日召開的,把日期延後,就可以將農民主動自發的行為上升為黨中央英明決策的結果。

2016年4月,習近平在安徽小崗村考察時稱讚:「小崗村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是我國改革開放的一個縮影,看了讓人感慨萬千。」而實際情況卻是「一夜跨過溫飽線,20年未過富裕坎。」

中共改革開放40年後的今天,「中國改革第一村」的政治神話猶如安徒生筆下《皇帝的新衣》已經毫無遮攔的露出了原形。

小崗村黨委第一書記李錦柱坦言,小崗村在全國率先解決溫飽問題之後,不只是20年,而是有30年的徘徊,這是不可回避的事實。

小崗村村民嚴宏俊(當年按手印人之一)深有感觸地說:「分那一畝二分地,現在只能管溫飽,年輕人都出去打工,家裡地靠留下的老弱病殘人也照料不好,不是荒廢著,就是廉價賣給私企老闆。村民想幹什麼都不成,邁不開步子啊」!

陳桂棣、春桃夫婦在《中國農村調查—小崗村的故事》一書中曾經總結說:改革20年後的小崗村只有8個字可以形容,「江山依舊,舊貌猶存」。

南京農業大學陳文林教授認為:小崗現在應該是先進生產力中「落後」的代表!

2004年被安徽省委組織部選派到鳳陽縣小崗村擔任黨委書記、村民委員會主任的沈浩(安徽省財政廳副處級幹部)去世後,新華社的一篇原本是為了宣傳沈浩政績的官方報導,卻無意中把1978年中共樹立起來的、並寫進歷史教抖書的中國農村改革的典型送進了歷史的垃圾堆……

下面再來看看南街村的共產主義神話是怎樣破滅的?

南街村一度被廣泛報導為「紅色億元村」,在改革開放的年代裡,它一直被當成一個歷史符號、一種異類的典型:每日清晨,村民們在《東方紅》的樂曲中齊齊走進工廠,每天下午又在《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樂曲中齊齊走出工廠;他們強調著自己的集體主義,每月只有少量的工資,領導與職工同工同酬。然而,就在改革開放進入30周年之際,有媒體突然披露,自稱每月仍拿著250元工資的村黨委書記王宏斌名下擁有9%的股權,「共產主義引路人」變身「紅色資本家」。這個所謂的「共產主義」樣板村原村主任王金忠死後也被揭發,其辦公室保險櫃中至少有二千萬現金及名下多本房產證。更甚者,幾個聲稱是王的二奶,抱著小孩到靈堂提出分身家的要求。

農行南街村營業部主任關某落馬後,意外發現南街村集團欠債額已高達16億餘元,僅有3,200人的南街村,人均負債已達50萬元,可謂名副其實的「中國負債第一村」。

有學者還通過對比發現,自稱為「毛主席共和國」的南街村,其組織形式,行為特徵,經濟分配形式與精神控制手段與把毛澤東當作偶像崇拜的「人民聖殿教」如出一轍。

還有「天下第一村」華西村,這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烏托邦的隕落。

華西村建於1961年,改革開放後,在原村書記吳仁寶的帶領下,由當時一窮二白面積不足一平方公里的江南小村發展到如今面積擴大至30平方公里、年銷售超500億的華西村集團。華西村因此成為中國新農村建設的旗幟。50年來吸引了全球15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外賓來此探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2005年吳仁寶還作為封面人物登上美國《時代週刊》。

極具諷刺意味的是華西村幸福園裡面的人物雕像,既有聖人孔子和清官海瑞;也有革命年代的圖騰董存瑞和雷鋒;既有慈眉善目的觀音菩薩和耶穌,還有身系紅領巾的毛澤東和鄧小平等中共黨魁。每個走在中心村萬米長廊裡的人,耳邊都會迴響著千篇一律的經典紅色歌曲《社會主義好》,以及村裡自編自演的錫劇《要看稀奇到華西》。村裡還四處張貼著吳仁寶的語錄,「在我有生之年,一定要把烏托邦變成現實,一定要把什麼叫做共產主義,做給全國人民看看。」個人崇拜、造神、世襲,與當年「四人幫」橫行時期的文革沒有什麼兩樣。

吳仁寶通過打造一條「紅色經濟鏈」,建立了一個「特立獨行」的家族統治的假典型。

根據復旦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周怡2004年的研究資料,吳仁寶四個兒子可以支配的資金占華西村總量的90.7%,而普通村民月入千餘。一家三代人幾乎都擔任了重要的領導崗位。2013年3月18日,吳仁寶走了,卻留下了負債高達389億這個家天下的中國鄉村怪胎。有人說,華西村就是先富起來的北朝鮮,生活在物資不再短缺的文革中。

可能好多人還不知道,中國農村經過40年的所謂「改革開放」,目前,1個中國農民只能養活不到3個人、而1個美國農民卻可以養活120個人、1個以色列農民也能養活113個人、1個德國農民則可以養活150人……

美國以不到300萬農業人口,不僅養活了3.4億的美國人,而且還是世界上最大的農產品出口國,其中糧食出口占世界的一半;荷蘭的國土面積只有兩個半北京大,人口僅1,700多萬,卻是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農產品出口國;以色列是一個乾旱缺水的國家,2/3的國土是沙漠,一年7個月不下雨,卻以「沙漠之國」打造「農業強國」奇跡聞名於世;「饑餓」的印度沒有袁隆平,也沒有計劃生育,不僅養活了13億人,而且還是全球頭號大米出口國;中國身為世界第一大糧食生產國,卻也是世界第一大糧食進口國,房價飛上了天,糧價卻持續在穀底徘徊,直到美中貿易戰爆發之後,國人才驚奇的發現,原來中國搞了40年的改革開放,仍需要從國外進口大批糧食和農產品。

正如《九評》所言:「中共聲稱,1952年糧食生產超過了國民政府時期,但中共沒有透露的是,到1972年,中國糧食總產才超過了同樣是和平時期的清朝乾隆年代,而至今中國人均糧食產量,仍然遠遠落後於清朝,只有中國農業鼎盛時期宋代的三分之一。」

為此,不少有識之士呼籲:如今中國,不僅需要敢於突破新的禁區的當代農民,更需要大膽廢除農奴制的當代林肯。#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李順:從「小崗事件2012版」看中國民眾覺醒
傳小崗村三十年吞吃補貼無數 如今人心潰散
周策群:毛主義築起的三座罪惡大山之一
「紅色村莊」榨取勞動力 35名大學生提告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大法官退縮 彈劾勢必難產?
【遠見快評】中共舞劍意在拜登 習喊話投石問路
【財商天下】美盯上新疆棉花 品牌服飾背後故事
【新聞大家談】中共軟硬兼施 拜登首提戰略忍耐
【珍言真語】劉銳紹:人大將改香港特首選規
【有冇搞錯】捕風捉影 說中南海異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