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四年初心不改 前大陸企業家海外廣傳真相

大華府退黨點義工王春彥在中國大連曾是一位擁有一定規模的外貿、國際物流公司的經營者。因修煉法輪功,兩次被關押在遼寧省女子監獄共七年。迫害中她的丈夫離世,家破人亡。(林樂予/大紀元)
人氣: 32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2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樂予美國華盛頓特區報導)十數年的時間,在漫漫歷史中如滄海一粟,可對於王春彥來說,卻是歷歷在目、刻骨銘心。她從一名遵紀守法的成功企業家,一夜間變成了當權者的敵人,經歷了家破人亡、身陷囹圄的劇變,仍然不改初心,堅持信仰;她的居住地從中國變成泰國、繼而變成美國,然而不變的是,無論在哪裡,她都是一名「退黨義工」。

生活在美國華府地區的王春彥,來自遼寧省大連市。11年前,她被中共判刑五年,原因是「傳遞《九評》、勸三退」;如今生活在自由的國度,她依然堅持為中國人講真相、幫助他們退出中共。王春彥說,自己「正在做著一件具有歷史性最偉大的事情」。

在2月3日大華府地區舉辦的研討會上,王春彥女士講述了她十多年來堅持做退黨義工的心路歷程。

參加研討會的部分嘉賓合影。左一為王春彥女士。(林樂予/大紀元

以下是發言稿全文:

我是來自中國大連的法輪功學員,在大法中修煉19個年頭了。持續19年的迫害裡,我和所有大法弟子們一起,冒著隨時都有被囚禁、酷刑甚至活摘器官的危險,投身於講真相中。這其中有艱辛也有欣慰、有痛苦也有喜悅。大法弟子沒有敵人,我們所做的一切,只為喚醒人的善念,明辨正邪,免於在人類走向最後的時刻被淘汰。

回想起2005年春天,大陸的大法弟子就開始傳《九評》、講真相了。一次,我們原來的輔導員交給我一個信封,告訴我這是「三退」名單,讓我上網。因為當時手上的活挺多,我就耽擱了幾天,後來名單就找不到了。我告訴輔導員讓她給補一份。她見到我後很嚴肅地說:「這是農村同修轉來的,都是在集市上賣雞蛋、賣菜的時候退的,沒有彌補的機會。」我怔住了,同修講真相的艱辛、眾生得救的希望、我們的責任……我不敢想下去了。立即回家找遍了所有的角落,找到了名單,將其上傳。這件事情給我的影響非常大,之後每一次我接到名單後,這一幕就呈現在我的面前。我不敢怠慢、小心翼翼地反覆校對,直到準確無誤,並在次日跟蹤查詢發表結果。

我原是一名擁有一定規模的外貿、國際物流公司的經營者,收益可觀,生活悠閒,家庭美滿。因修煉真善忍,兩次被關押在遼寧省女子監獄共七年。迫害中我的丈夫離世,家破人亡,承受著無名的苦難。2007年8月14日,是我第二次被綁架的日子。中共警方以我傳遞《九評》、勸「三退」為由將我抓捕。他們以破壞法律實施罪,判處我五年監禁。對此,全球退出中共服務中心發出嚴正聲明,立即釋放作為退黨義工的我。中共邪黨對有正信的人,從來就沒有手軟過。在獄中,我被迫害成隨時死亡的「高心病」,監獄醫院每每讓我簽字,我的生命會隨時會因腦梗和心梗死亡。在這樣的情況下,監獄仍將我關押至刑滿釋放。雖然我人離開了監獄,但我每時每刻都處於警方的監控之中,藉助一個陰雨濛濛的天氣,我逃離了讓我傷心至極,而又戀戀不捨的故土。

來到泰國,我在Pattaya碼頭講真相。一次遇到一位小伙子,在一群觀光的遊客中,他聽到我在講真相,衝我喊起來了:我是黨員。我也大聲地回應他:那你還不快退出來?他喊道:我退,我早就想退了。我問他:你知道中共是多麼殘暴嗎?他說:我知道,快給我退了吧。我說行,你在用你的行動取得了光明的未來,你保平安的名字就叫「光明」吧。他高興地說:「太好了,我喜歡光明,我叫光明!」兩個小時後,團隊返回到碼頭,小伙子在很遠處就喊了起來,阿姨,光明回來了。聽到他爽朗的聲音,我抑制不住喜悅的眼淚。我讚揚他:「小伙子,好樣的!」這時,他揪住身邊左右的兩個年輕人,把他們推到我的面前說:「給他們都退了,他們是我的鐵哥們。」我想到應該讓他們在中共與法輪功之間有一個選擇,於是我指出了中共迫害善良,也包括迫害修煉真善忍的人,是註定要毀滅的,選擇三退不與邪惡為伍,就會報平安、保命。他們樂呵呵地向我揮手告別,光明喊到:「阿姨再見!」我開心地喊著「光明再見!」

在美國,我很快地投入講真相中。尤其是近來在送《大紀元》報紙的時候,更覺得「三退」是民心所向。這些大紀元的讀者,通過閱讀《九評共產黨》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後,對中共的邪惡認識更加清晰。一次在「大中華」超市放報,一位上了年紀的男士幫我遞報紙。他問候我說:「辛苦了。」又說,我在這裡就等《大紀元》。我說:沒錯,好人都喜歡《大紀元》。我萌生了給他「三退」的念頭,接著他的太太過來了,也高興地做了三退。他們離開時,一位女士衝著我笑,我明白她這個時候湊過來的意思,也給她退出了團、隊。

這一週送報,在韓國店門前,一位40多歲的女士見到我,就高興地叫了起來,說我就在等《大紀元》,朋友讓她幫忙帶。我問她,看大紀元明白真相吧?她說:「是,我明白。但我還沒有退。」她說:「我早想退了。共產黨把我的全家害苦了,我恨死它了。」我想得讓她從本質上認清中共,就講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中共的殘暴使得她更加激動,她告訴我她姓戴,我用她的姓起了名。她說:「法輪功幹得好,老百姓就指望法輪功了。」她問我下週什麼時間來,希望還能見到我。

就連送其它報紙的中國人,也都退出了中共的團、隊組織。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寫道:「當一個人道德敗壞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元神就會在無盡的痛苦中被徹底銷毀,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產邪靈』就是要​​使全人類都跌入這樣萬劫不復的深淵中。」現在,正是世人認清中共邪靈,擺脫它、唾棄它的時刻。作為大法修煉者,我深深的感到自己的責任重大。順應歷史的巨變,向民眾講清真相,挽救被中共綁架的世人,這是上天給人開創的唯一機會。我們下達上天的旨意,上傳眾生的選擇,我們正在做著一件具有歷史性最偉大的事情。#

責任編輯:肖琳

評論
2018-02-05 8: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