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墨爾本老婦殺兒自殺為哪般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3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趙瓊玉墨爾本編譯報導)墨爾本一老婦的兒子患自閉症癲癇症,在照顧他30年後心力交瘁。她求助於兒子的全澳殘疾保險計劃(National Disability Insurance Scheme),卻得不到回應。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她打算殺死兒子,然後自殺。然而,母子二人都被救了下來。

據澳洲新聞網報導,今年63歲的尼科爾(Yvette Nichol)在照顧了她患有自閉症癲癇症的兒子30年後,再也堅持不下去了。

她準備將34歲的兒子殺死,然後自己也一死了之。她認為自己是出於愛才將兒子殺死的,因為她無法再看到自己的兒子受罪。

尼科爾照顧了兒子一輩子。她的婚姻在一年前破裂,她不知道自己死後誰會去照顧他。

她兒子有夜驚的毛病,並且越來越嚴重,有時最長會持續一個小時。她只好去照顧他,自己幾乎也無法睡覺,一連好幾天。

她精疲力盡,並且感到萬分沮喪。她絕望地與兒子的全澳殘疾保險計劃(National Disability Insurance Scheme)聯絡人聯繫,卻得不到回答。她留下語音信息,也沒有電話打回來。最後一根稻草也不管用了。
第二天,也就是2017年5月27日,尼科爾再也忍受不了了。

她在給前夫的信中寫道:「我把他帶到這個世界上來,他也會和我一起離開。願上帝原諒我,他將不再受苦。」

在給她另一個兒子的信中她說:「我希望你知道我為此而感到抱歉,我厭倦了看著你的兄弟受苦,對他來說,什麼都無濟於事。」

她在給姐妹們的信中寫道:「我希望你們不要為我難過……我只是無法再看到我的寶貝受罪了,」「他每晚都飽受折磨……當你們看到彩虹時,就想想我們吧……我們會得到安息。」

她把房子打掃乾淨,甚至還挑選了葬曲。然後,她給兒子打了藥,割開了他的手腕,隨後自己也以同樣的方式自盡了。

但是,尼科爾的自殺企圖並沒有成功。她撥打了求助電話000,並承認了自己的罪過。

去年12月,尼科爾承認自己犯有謀殺未遂罪,但法官卡根(Paul Coghlan)法外開恩,只判處她24個月的社區矯正令。

尼科爾的律師馬什(Tim Marsh)在法庭上陳情說,她當時正處於危機點上,她作案的動機是出於善與愛,而不是憤怒,並且她積極地去尋求了幫助,但無法得到及時的回應。

「60 Minutes」節目記者海耶斯(Liz Hayes )調查了全澳殘疾保險計劃是如何將一些家庭,特別是全職照顧成年殘疾子女的老人推入絕境的,尼科爾的案子就是其中之一。

據海耶斯透露,到2020年,澳洲預計將有50萬殘疾人仍然住在家中,其中超過32,000人將超過45歲,他們很多人是和年齡在70多歲、80多歲,甚至90多歲的父母生活在一起。

海耶斯說:「這些年邁的父母不得不面對殘酷的事實——他們終會死去,而他們的孩子擁有的選擇卻很有限。」

所有的父母都想知道,他們死後誰會照顧他們的成年子女,讓他們有地方住,並給予他們尊嚴、尊重、愛與快樂。

全澳殘疾保險計劃旨在為澳洲殘疾人及其家人和照顧者提供支持,為他們提供聯絡人和資金,以便殘疾人得到更好的服務。

但是,該計劃推出之後,因其成本設置不具可行性,方方面面都一直被投訴困擾,例如計劃不易獲得、資金不足、服務有差距、騙保、缺乏靈活性、人手不足,以及服務提供商不願意與政府的計劃合作等等。

今年2月發布的一份季度報告顯示,在截至去年12月的3個月內,針對該計劃的投訴大量增多,有3880次投訴直接指向了全澳殘疾保險機構(National Disability Insurance Agency ,簡稱NDIS),該機構負責管理全澳殘疾保險計劃。

大部分投訴是關於辦事拖延的問題,其次是有關全澳殘疾保險計劃沒有考慮到個人需求的問題。

尼科爾的情況就是如此。她在最後一次撥打電話無人接聽後,希望就破滅了。

她承認在自殺企圖失敗後,她感到安心了。但她一直非常內疚,流了一大堆的眼淚,不過她也找到了新的力量。

她敦促其他可能像她一樣絕望的人,把自己的想法大聲喊出來。她說:「儘可能撥打每個服務電話, 告訴他們你應付不過來。」

尼科爾說:「我不再是原來的那個我了,但我知道我兒子和我未來還有希望。」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