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4·25 張立:只是想去反映法輪功實際情況

人氣 530

【大紀元2018年04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1999年4月24日晚上12點多,天津法輪功學員張立正和另外三位法輪功學員驅車從天津急速駛向北京,途中他們沒有過多的交談,大家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希望北京的上級領導能夠了解法輪功的實際情況,儘快釋放被天津警方抓走的45名法輪功學員。

導致45名法輪功學員被天津警方抓走的直接原因,是時任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的親戚何祚庥寫的一篇關於誣衊、抹黑、攻擊法輪功的文章。

天津事件

1999年4月,天津教育學院的雜誌《青少年教育博覽》刊登了何祚庥的一篇《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的文章,引發6300多名法輪功學員自18日至24日陸續前往天津教育學院集體請願。

張立當時作為天津法輪功學員的一名代表見到教育學院的領導及雜誌的負責人。「我只是想把法輪功的實際情況告訴他們,我給他們講了我自己和我女兒修煉法輪功後的身心變化及親身感受,告訴院方,何祚庥寫的這篇文章是不真實的,是在誣衊、攻擊法輪功。」

張立,天津冶金研究所實驗室的一名化驗員,1996年她在一位朋友家裡聽聞法輪功,從此走上了修煉法輪功之路。她唯一的女兒周昂,那年才6歲,她看見張立煉功,就告訴媽媽張立說,她也想煉法輪功。

法輪功學員張立在紀念4·25和平上訪19周年集會上。(大紀元圖片庫)

「修煉之前我患有心肌炎,不能上體育課,只要有劇烈運動就不行,而且經常出現憋氣,煉功三個月後,病就好了,身體完全康復,各種學校的活動都能參加了。」周昂說。

周昂從加拿大西門菲莎大學畢業後有了一份穩定的工作。「我小時候,妒忌心也很強,評三好生的時候,一個同學他的票數比我多了一票,我心裡就很不舒服。但是,想起師父在法中講到的妒忌心問題,我覺得他比我好,我應該替他高興,最後在這個問題上就釋然了。」她回憶道。

周昂說,在她整個成長過程中,修煉法輪功從身體到心靈上給她以巨大的幫助,「我從小修煉,接觸大法比較早,從懂事開始,是大法『真、善、忍』在指導著我日常生活中、為人處世中的一切,對事物的衡量標準是大法給我建立了這個衡量標準。何祚庥說的不贊成青少年煉法輪功,在我身上的體現,我覺得他的說法是完全不負責任的,是對法輪功的一種誣衊。」

實際上,去天津教育學院反映情況的這些法輪功學員,他們背後都有著像張立女兒同樣的故事。

張立說,教育學院的領導們聽完學員們的介紹後態度都是非常好,「他們還做了筆記,然後也答應給我們重新做一個更正、澄清實事,也表示這個事情還要請示上級,讓我們等消息,他們當時的表態實際上都是很誠懇的。」

4月的天津,天氣也在逐漸地回暖,由於去教育學院反映情況的學員很多,學院對外開放的廁所很少,為了能保證老師和學生下課後15分鐘的方便,一些法輪功學員就自發去商店買了很多塑料的桶方便其他學員使用。由於使用廁所的人太多,廁所不僅特別髒,甚至有的廁所都堵塞了,張立說,法輪功學員就主動把廁所打掃得乾乾淨淨,無法疏通的廁所,是學員用帶上塑料袋的手伸進去,把堵塞的髒東西掏出來,讓廁所能正常使用。

「大家用自己的行動,讓人們能了解我們是怎樣的一群人。」張立解釋道。

法輪功於1992年傳出,由於健身奇效與強調重德修善做好人,短短幾年修者日眾,在中國這個嚴厲控制的國家裡,引起了中共的極大不安,中國各地時有傳出公安臥底其中,暗暗觀察這群人的動向。而這麼多人聚集教育學院,經歷過歷次運動的人或許在擔著心。

23日,院方一改先前禮貌、客氣的態度,並表示他們做不了主,「你們有什麼情況到上級主管單位去反映。」同時,大批便衣警察出現在教育學院周圍,學院操場對面的樓上也架起了遠紅攝像機監視器,而隨後警察也開始暗中抓人。

「有很多學員中午出去吃飯就失蹤了。當時晚上我去接一個同修,回家晚了,但是派出所的人就到我家找我了,最後沒等到我,他們就回去了,他們就沒抓到我。」張立說。

24日下午,警方開始清場,他們用大喇叭喊,叫現場的人離開,同時,公安防暴警車開到教育學院的門口並進入學院操場,大批防暴警察開始現場驅趕人群。

「很多人堅持不走,手拉手,一起背《論語》,當時警察被這種平和的氣勢鎮住了。僵持一段時間之後,警察最後還是開始抓人了,我看到一個年紀約70多歲的老阿姨手裡拿著垃圾袋,把周圍的垃圾撿起來,警察拽著她,她還是使勁地奔向垃圾桶,把垃圾扔進垃圾箱內,之後她被強行帶走。」

張立描述現場警察暴力清場的一幕:「他們拽著一個老阿姨,老阿姨不走,4個警察,2個拉胳膊、2個拉腿,由於老阿姨人比較胖,最後警察是硬拖著往前拉,老阿姨後背的衣服給掀起來了,後背的皮磨在地上,鮮血直流。到了車旁,4個警察把她抬起來扔向車裡,我聽到砰的一聲,聲音很響,老阿姨的頭就撞在了車椅子的柱子上。」

清場持續到晚上9點多鐘,法輪功學員於是趕往天津市政府陳情,被告知公安部已經插手,天津政府也無能為力。

「天津市政府已經不能解決這個問題了,要想讓天津公安局放人,你們要到國務院信訪辦去反映情況,尋求解決的辦法。」天津市市政府的一個處長對陳情的法輪功學員說。

4·25北京上訪

4月25日的凌晨4點,張立和三位法輪功學員開車到達了北京。「北京天還沒亮,我們在街上等到6點多鐘才去到府右街國家信訪局,那時已經有很多的法輪功學員站在那裡了。」

張立講述了她此時的心情:「當時就是本著對國家、對政府的一種信任,告訴他們,修煉『真、善、忍』的這些人都是好人,對社會、國家和人民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不應該這樣對待我們,希望他們能了解法輪功的實際情況,然後把這個事情解決好,釋放所有被抓的學員,我們應該有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

國務院信訪辦正對著中南海的西門,法輪功學員當時是按照警察指示的路線沿著馬路兩邊站著,「由於人很多,所以就順著馬路站下去了,當然靠近中南海的一側也站滿了我們的學員,但大家是非常有秩序地分兩行排著隊,不在隊列、後邊坐著的學員都在看書或煉功,不是中共所說的包圍。中共的圍攻中南海的說法是誣陷,是別有用心,我們只是去信訪辦反映情況。」張立說。

張立表示,學員們都很自律,也互相提醒,沒有大聲喧嘩,特別有秩序,而他們當時獲得的消息是由前邊的學員傳下來的,「後來聽前邊的學員傳來消息說,朱鎔基總理接見了學員代表,等到下午5點多鐘,派進去的代表打來電話問,天津被抓的45名法輪功學員是不是被釋放了,經電話核實,45名法輪功學員全都安全回家了。」

張立說,晚上將近8點多的時候,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靜靜地離開了府右街,走之前,大家把周圍的垃圾包括警察扔的菸頭都撿起來,最後扔到垃圾桶裡,連值班站崗的警察都感到驚奇和不好意思。

據媒體報導,4月25日當天,時任中共總理朱鎔基親自接見了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並妥善地解決了問題,答應了法輪功學員的三點合理要求:1. 釋放天津被抓的法輪功學員;2. 給法輪功修煉群眾一個寬鬆的修煉環境;3. 允許出版法輪功書籍。

1999年4月25日的法輪功學員萬人大上訪雖得到和平的解決,然而當晚,妒忌熏心的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卻喊出了「三個月戰勝法輪功」的口號,並在當年的7月20日,一意孤行地在全國範圍內發起了對法輪功長達至今19年的迫害。

2015年,張立來到加拿大,她說她每天除了去學校學習語言外,她最大的事情就是去景點或在家裡打電話到中國,給那些被中共謊言欺騙、不明真相的世人講述法輪功的真實情況。#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馬國法輪功學員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17周年
嘉義市國際管樂節登場 25周年特展打頭陣
57國萬人慶祝法輪功傳世25周年 紐約大遊行
洛杉磯燭光紀念「4‧25」和平上訪19周年
最熱視頻
【直播】3.28疫情追蹤:全球確診逾六十萬
【直播】3.28紐約州每日疫情發布會
【珍言真語】楊健興:中共瞞疫 各國抗疫後算帳
【十字路口】贛鄂警察衝突 4大挑戰衝擊中共
【一線採訪視頻版】武漢為何用垃圾車運菜肉
【紀元播報】紅二代轉發建議書籲高層問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