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慶祝513】遊戲狂人戒癮記

希望(明慧網)
人氣: 50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5月15日訊】編者按一位癡迷於遊戲近20年的八零後的年輕人,曾無數次地想到過死。遊戲就像鴉片一樣攝取了他的靈魂,讓他看不到人生的目標,看不到活著的希望。他曾因玩遊戲身心受到嚴重傷害,在痛苦中無以自拔;他被病魔折磨得不成人樣,在痛苦中度日;他不顧家庭、襁褓中的嬰兒,讓妻子憔悴、父親憤怒;他想盡一切辦法弄錢去玩電子賭博,他的世界只被遊戲占據。

曾幾何時,他脫胎換骨地變了。他把遊戲的帳號刪掉了,再也不去玩了;他捨得花時間陪伴家人;他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中,用自己的智慧為單位節約開支;他真心地幫助他人,不求回報⋯⋯

是什麼改變了他的人生?下面是這位大陸法輪功學員寄給明慧網慶5.13法輪大法日的徵文内容,從中你會找到答案。

以前,每當我被病痛折磨得無法承受時,癡迷於遊戲中無法自拔時,在名、利、情、慾的苦海中苦苦掙扎時,「死」這個字常常莫名其妙地跑到我腦子裡,左右著我。

有時走到單位的樓頂,我就想一躍而下,結束自己的生命;還時常幻想死後的靈魂能夠寄託到遊戲中繼續活著、玩著,以實現內心虛幻的慾念。我對未來的人生看不到一點希望,看到人活著如同行屍走肉,有啥意義?

就在我瀕臨絕望的時候,是法輪功徹底地改變了我,把我從一個負面、極端的人變成了一個用「真、善、忍」的法理去要求自己的修煉人。

值此5.13「世界法輪大法日」之際,我想通過我的經歷,能使更多的人得到警示,遠離當代社會的種種深淵,並真正地明白「法輪大法好」,喚醒心中的正念正信。

癡迷遊戲 身心俱傷

我是個八零後,懂事時正好趕上電視上大量播放動畫片,當時每天在家要做的就是看喜歡的動畫片。後來有了遊戲廳,上小學了,我總偷偷去遊戲廳玩;上初中後又接觸到了網吧的電腦遊戲。我家離學校很遠,每天早上走得很早,卻很晚才到學校,為的是在中途能去遊戲廳、網吧玩遊戲。沒錢了就偷偷從家裡拿,直到畢業的最後一天,我們班主任都以為我是因為家遠而遲到的,而不知我是打遊戲去了。

高中住校後,我會在晚上跑出去通宵打遊戲,雖然相比以前玩得算少了,但是由於把很多精力都放在了玩遊戲上,學業荒廢了,致使父母不得不花錢走後門把我送進大學。當時有三個專業可以選,為了讓家人給我購置一台很貴的電腦,我選擇了計算機專業,就這樣由開始的偷偷摸摸玩遊戲變成了光明正大地玩遊戲。大學三年間,我慢慢地連課都不去上了。

上班以後,因為經濟獨立了,時間能由自己把控,我更是在這無盡的網絡深淵中越陷越深,又常去遊戲廳玩電子賭博。僅在我修煉法輪功的前三年中,光一個電腦遊戲就投入了好幾萬塊錢,還欺瞞妻子花工資玩遊戲。工資不夠用,就透支信用卡,並想儘一切能賺到錢的方法去弄錢,致使工作了八年的我,手頭都沒存下多少錢。

那時,我每天都在遊戲中度過,在單位裡玩、在家裡玩、放假了還叫朋友去網吧玩,一玩就是一天,完全不顧及家庭生活和單位工作。家人讓我回去、關上電腦或喊我吃飯,我總是說「馬上,馬上來」,卻並不行動,直玩到身體一點精力都沒有才罷休。我還長期打長途電話給所謂遊戲中的朋友,不停歇地聊遊戲。我的世界完全被遊戲占用了,留給其它事的時間微乎其微、少得可憐。

父親對我充滿了憤怒,妻子變得痛苦憔悴,我的本性被一點點地侵蝕,遊戲就像鴉片一樣控制、麻醉著我。長輩們無數次地規勸,還有襁褓中剛出生的孩子,根本就拉不回我的心,我的道德和身體狀況也隨之下滑,現在回想那時自己的內心世界,感覺都不配做個人。

我原本健康強壯的身體,出現了由小到大不同程度的不良症狀:包括頭髮脫落、眼睛近視;長期玩遊戲憋尿不上廁所,導致膀胱漲、前列腺疼;臀部坐出了痔瘡,天天流血;腰、頸椎和頭部也整日疼痛;三四節頸椎上還長了個包,致使整個人含胸駝背,完全沒有了一個年輕人的形像。

我在母親的勸導下看過法輪功的書。為了做痔瘡手術,我想要做心臟檢查,當我帶著法輪功真相護身符做心電圖時,竟然怎麼都測不出心律來,可我當時悟性太差,還是執意要做手術,結果一個小小的痔瘡手術,過程中狀況百出,使我吃儘了苦頭。最後在2016年10月1日,我的兩條腿突然無力行走,腿上的筋變成一坨一坨的大筋包。

新生

那日,我正因為病痛躺在沙發上苦苦哀嚎,和母親一起修煉法輪功的同修突然造訪,要找母親和妹妹去參加本地年輕法輪功學員的學法交流會。本來名額是留給妹妹的,可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不去。那位法輪功學員看到我的情況後,建議母親帶我去,我也不去。

最後,她們連說帶拖地把我弄去了學法班。當時上樓梯我都得走兩步站一會兒,還需要有人在旁攙扶,就這樣步履維艱的我走進了學法場。

我看到了很多陌生而又年輕的法輪功學員,我勉強地坐在角落裡跟大家一起看師尊的《廣州講法錄像》。現在閉上眼睛,當時的情景就浮現在眼前。

在那之前,我雖然接觸過法輪功,但僅限於知道法輪功好,因為母親在其中受益良多,一身的病全好了,家庭也變得和諧溫馨,她很希望我也能夠得法修煉。但受無神論的毒害、下滑的道德與癡迷玩遊戲的干擾,我聽不明白師尊講的法理,也不懂得修煉和修心性,腦中時常出現懷疑法輪功的想法。

這次跟那些年輕人一起坐在電視前觀看師父的廣州講法錄像,使我首次系統地、完整地聆聽師尊講法。整個學法場十分慈悲、祥和,漸漸地,我開始聽明白了師尊講法的內容,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知道去掉執著心、向內找,明白了這是度人的佛法。我的世界觀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舊觀念、壞思想逐漸崩塌,美好的世界觀開始從新建立。

每天聽完師尊的講法,大家還會一起煉五套功法。我因為無法雙盤,就單盤,後來單盤盤不住,同修就堅定地告訴我要堅持,哪怕散盤都行。就這樣,我跟著大家學法、煉功、交流。三四天過去後,我已經完全變了一個人。起初不想去學法的我,後來每天盼著去那個學法場,走路需要人攙扶的我竟然能獨自步行去學法,上樓母親已追不上我了。七天班下來,腿上一坨一坨的筋包消失了!

師尊在講法中說:「這是人間僅剩的唯一的一塊淨土。這裡能使人真正地道德高尚,能使人變好,能使已經變得非常不好的人從新再回歸到最好的狀態中來。」[2]

這句話使我深刻而又真實地感受到了,法輪功這裡是淨土。在學法場中沒有社會上的爾虞我詐、利益爭奪,只有祥和與寧靜。一位位不曾相識的同修,對我的關心和幫助比親人還多,我心中對法的迷惑、生活中的煩惱、工作上的無奈都可以和大家交流,每個人都會真誠地幫我解答,設身處地地為我著想,像是幫我解開了一條條捆綁在身上的繩子,讓我受益良多。在當今的中國,也只有師尊的弟子們,才能做到不分階層、年齡、性別,無私地、為他地、真心地為別人付出。

不能為錢而害別人

師尊在《轉法輪》中說:「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是師尊的慈悲保護,喚回了我的本性,給了我新的生命,如今,我已經徹底戒掉了全部惡習,包括玩了近20年的遊戲。

在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前就曾經因為玩遊戲的事和家人發生過無數次的衝突。修煉後當我意識到應該把遊戲癮戒掉時,師尊就開始幫我,只要一碰遊戲我的手就發麻。我悟到不該玩了,想把遊戲帳號賣掉。為此,多位同修和我交流,其中有一位叔叔對我說:「孩子,打個比方說:你吸毒了,打算把毒癮戒了,但是卻把毒品賣給別人吸,那不是直接在害別人嗎?為了錢你能害人嗎?」

當時我一下就被鎮住了,是啊,我修「真、善、忍」了,我不能去害別人,我決定把遊戲帳號刪除,不是出售。結果莫名其妙還不讓刪。每次上那個遊戲網都會刺激我之前的慾望,但是我還是一次次地做著刪除的嘗試。有年輕的法輪功學員兩次陪著我去刪帳號,終於我徹底地將遊戲中的帳號刪除了。

說也奇怪,直到今天寫稿時,那些曾經天天占據我大腦的遊戲,再也沒有出現過,腦子清淨了,玩遊戲的癮被我徹底戒掉了,是真的戒掉了!之前有朋友說:「你能戒遊戲,我就戒飯!」多少人不敢相信的事,修煉法輪功的我辦到了!是法輪功使我迷途知返,浪子回頭!

遊戲戒掉了,我才知道現實生活中有無數需要我去做的事情,也感受到了以前的我是多麼的自私。我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用更多的時間陪伴家人和孩子,大家看到我的變化,心裡都由衷地高興。

法輪功中的法理讓我明白了很多道理,能夠清楚地把控自己的未來、教育孩子。

現在在國企沒有幾個人積極主動地工作,在單位工作時,我用法輪功標準來要求自己,不再爭名奪利,而是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毫無所求地為大家服務,遇到什麼事情都包容、謙讓別人,大家都覺得我變了。

有一個同事還當著全屋人的面說:「這孩子性格太好了!」空閒的時間,我默默地用自己專業的技術知識為單位改進、優化設備,給單位節約了成本,光合理化的建議就被高層採納了4條,這是在以前5年的工作中從來沒有過的。

師尊講:「有個學員是山東某某市針織廠的,學法輪大法之後還教其他職工煉,結果把一個廠的精神面貌全帶動起來了。針織廠的毛巾頭過去經常往家揣一塊,職工都拿。學功以後他不但不拿了,已經拿家的又拿回來了。」[1] 學法輪功後的我也把之前在單位拿的東西都送了回去。

這些年玩遊戲中養成的利益心、名利心、虛榮心已經從虛擬世界裡滲透到現實中來了。原來,由於我比較懂電子設備,還有買到便宜的渠道,所以許多親朋好友都向我求助,但我總是加上一部份費用,只比市面上便宜一點點,沒做到真正的便宜。

修煉法輪功後,當我看到師尊講法中說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3]、「辦真事,做真人,返本歸真,最後修成真人」[1]時,我悟到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於是再也沒有多加過一分錢,找到什麼價位就給什麼價,還會幫對方找最適合的設備。

當時,有個同事為了感謝我,三番五次地要給我發紅包,都被我拒絕了,他感受到了我的真和善,同時反饋給我錢買不來的感恩。我的內心再沒有以前那種賊偷東西似的感覺了,我變得堂堂正正、踏踏實實,在感化周圍人的同時,救度著有緣者。

在寫稿的此時,我還有很多地方沒有做好,很多執著心沒有去掉,知道還沒達到師尊的要求,但是我會用心努力的,法已經在我的心中生根發芽,有師尊呵護,一切都不能阻擋弟子精進實修、正念正行。

在這個道德下滑、邪黨文化肆虐的社會裡,我周圍有太多八零後、九零後、零零後甚至更小的孩子,像原來的我一樣迷失在社會泥潭之中。他們迷茫地混著日子,打著遊戲,看著手機,聽著邪黨的謊言,他們看不到真正的燈塔,不明白法輪功和發生在中國的信仰迫害。

我們大法弟子們要讓更多的人明白真相,願世人明白真相後都能在法輪功中受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加拿大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明慧網2018年「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責任編輯:李潔思
評論
2018-05-16 5: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