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參議員吁停納穆斯林移民重啟白澳政策

其言論驚四座 遭到各黨派指責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肖婕澳洲悉尼編譯報導)昆士蘭中立參議員安寧(Fraser Anning)週二在聯邦議會進行首次演講時提出了一個有關移民問題的激進計劃——結束接納穆斯林移民,代之以注重「歐洲基督教」價值觀的計劃,並說澳洲移民的「最終解決方案」是進行全民公投。他的這番話遭到澳洲各黨派的強烈指責。

澳洲新聞有限公司網站報導,安寧週二語驚四座,他聲稱絕大多數的澳洲穆斯林靠福利生活,不工作。他還說,「雖然所有的穆斯林不都是恐怖分子,但現在所有的恐怖分子肯定都是穆斯林。」「那麼為什麼會有人想讓更多的他們來到這?」

他說:「移民問題的最終解決方案當然是進行公投。」安寧希望讓民眾來決定誰能移民澳洲,澳洲是否需要「大量來自第三世界非英語國家的移民」,特別是「是否需要穆斯林移民」。

「從犯罪率、福利依賴和恐怖主義等方面來看,澳洲穆斯林移民的記錄是所有移民中最糟糕的,遠超過其它移民群體。」安寧說,「澳洲大多數處於工作年齡的穆斯林不工作,靠福利生活。新州和維州的穆斯林被判罪的可能性是其它移民群體的三倍。」

安寧援引曾經的白澳政策,暗示澳洲人可能希望重返之前占主導地位的「歐洲移民政策」。

他呼籲政府禁止移民在澳洲生活的前五年中享受任何福利待遇。他還給許多尋求庇護者貼上「尋求福利者」的標籤。

安寧的演講成為眾矢之的。他讚揚白澳政策和推動對穆斯林移民進行公投的這些言論,遭到各黨派人士的廣泛譴責。但他拒絕就此道歉。安寧曾是一國黨成員,他於今年6月加入了昆士蘭的卡特爾澳大利亞黨(Katter’s Australian Party)。

對於安寧使用「最終解決」(Final Solution)一詞,工黨前座議員博文(Chris Bowen)進行了駁斥,他說,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這個詞歷來被認為與二戰期間納粹計劃屠殺數百萬猶太人相關。「它在歷史上有著深刻的內涵和意義,不僅對澳洲,而且對全世界都是如此。」

工黨議員瓦茨(Tim Watts)說,安寧的演講超出了人們的想像範圍,並警告說,這個演講的中心思想正在澳洲政治辯論中變得正常化。

工黨領袖肖頓(Bill Shorten)表示:「澳大利亞擁有建立在相互尊重基礎上的世界上最成功的多元文化社會,我們反對和譴責任何形式的種族主義。」

作為對安寧演講的回應,肖頓將推出一項動議,讚揚上世紀60年代的前自由黨總理霍爾特(Harold Holt)廢除了白澳政策。肖頓在動議中將承認兩黨對廢除白澳政策的支持,以及自1973年以來,為了「壓倒一切的澳洲的國內和國際利益」,連續幾屆工黨和自由黨政府一直都在奉行種族平等的移民政策。

限制非歐洲移民的白澳政策始於1901年,直至上世紀60年代末才被廢除。

總理特恩布爾說:「想想今天澳洲一些校園內可能正在發生的事情。我們中那些曾遭受過種族偏見的人知道這是什麼感覺,並知道領袖們所說的話的重要性。」

猶太裔的聯邦能源部長弗萊登伯格(Josh Frydenberg)說:「這些過時的種族主義觀點在議會中沒有立足之地。」

自由民主黨參議員利昂傑姆(David Leyonhjelm)說:「作為政治領袖,我們有責任大聲疾呼,與世界上的法西斯主義觀點做鬥爭。」

工黨議員卡利爾(Peter Khalil)稱:「他(安寧)的這番話幾乎得罪了澳洲的所有群體,除非你是三K黨成員。」

獨立參議員欣奇(Derryn Hinch)說:「澳洲人被迫面對一個事實,即有些人會為了基本的政治動機將會利用種族、民族和宗教問題。」

綠黨領袖迪納塔萊(Richard Di Natale)說:「這是一個目光短淺的政治保守派成員將一個(結束的)時代延伸到另一些人,而現代的澳洲已經在前進了。」

澳洲即將離任的反種族歧視專員索豐馬森(Tim Soutphommasane)最近宣布「種族政治正在澳洲捲土重來,他批評了聯盟黨政府的多位部長在非洲幫派和民族分裂主義方面的言論。他說「想不到對種族和睦的最大威脅來自我們的議會內部和媒體部門」。

索豐馬森說,當政治家們利用種族問題推進他們的計劃時,不可避免地會激起種族焦慮和社會分裂。「他們最終破壞的是我們的種族寬容和多元文化的和諧性。」

責任編輯:瑞木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