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一載冤獄九死一生 一位礦工的血淚(上)

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clipart.com)

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clipart.com)

人氣: 120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1月16日訊】「我雖然遭遇了十一年多的迫害,我是幸運的,能夠活著走出了監獄。」葫蘆島市的劉全旺說。

「今天通過我的遭遇,用我的血與淚,如果能喚醒公檢法司的人們,使他們能辨別善惡,停止迫害,為自己也為家人選擇一個好的未來。這就是我的願望。」

他因修煉法輪功被關押、慘遭酷刑折磨,在血雨腥風的歲月中闖過了一關又一關,仍堅守著自己對「真、善、忍」的信念。

他用血與淚記載了一個修煉者不平凡的生命之旅。

引子

眼看一輛拉煤的卡車開過來,他衝到道中間。司機傻眼了,這不是來找死的嗎?車發出刺耳的聲音,猛得被剎住了,離他只有半米遠。

這次他真是來找死的,可沒死成。

他叫劉全旺,那年三十來歲,家住遼寧省葫蘆島市,是本市的南票礦務局小凌河礦上的職工。他長年在煤礦井下幹活,惹了一身病:矽肺病、風濕關節炎、胃潰瘍、心臟病、牙痛……

他的親叔叔、兩個兄弟、一個弟媳婦都是小凌河煤礦職工醫院的主治大夫。親屬們使出了渾身解數,給他開了各種藥,找來各種偏方,然而沒有用。

病魔把他折磨得死去活來,他不想活了,想一了百了,乾脆撞車吧。

街頭巷尾聽來的故事

葫蘆島市南票礦務局小凌河街頭巷尾,茶餘飯後人們聚在一起,七嘴八舌。

就聽一人說,「小劉的房子被老張頭訛走了。」噢?大夥兒都好奇地聽。

「2006年,咱礦上的小劉花了7,000元買了一套40平米的房子,住了12年了,現在叫人訛走了。小劉沒捨得花2,000元錢去辦房主更名,這次去找賣房的張秀榮老爺子更名。老爺子卻說,沒更名的房子就是他的,那7,000元的本錢也不給了⋯⋯」

一人說:「要是我,說啥也不給。買賣房子還有協議,協議在法律上也生效,打官司準能贏。」

另一個說:「那個小劉可不是一般的人,人家是煉法輪功的,心地善良。小劉說了,老張頭都八十多歲了,活這麼大歲數不容易,又有心臟病,別因這事氣壞了,打啥官司呀,命比錢重要。小劉就把房票給老張頭了,自己租房住。那才真叫境界呀!」

又一個人說:「嘿,你們說的這個小劉,就是和我一個班組的,那真是個好人啊。

「有一次,礦上的下煤口堵了,全礦二百多放砲人員都躲起來了,誰不知道那活兒危險?

「礦上領導開車一家一家去找人,沒找著一個人。小劉住在單位的宿舍裡,被找上了。人家二話沒說,去幹。

「三個班、24個小時,從上面爬到下面,不知爬了多少趟。那真是玩命的,多危險啊?領導說了,要給他加錢。可開工資時,一分錢也沒多給。」

故事中的主人公小劉,就是當年那個想撞車沒撞成的劉全旺。

簡直換了一個人一樣

1996年,法輪功洪傳到了南票區。全國各地這麼多人都學法輪功,都傳到了小小的南票區,看來不是一般的功法。

法輪功1992年在國內開始傳出來,創始人是李洪志先生。媒體報導,這個功法治病健身有奇效,許多患絕症的人煉功都煉好了,而且人學了功後,精神上有很大改觀,因為功法要求人遵循「真、善、忍」做好人。

劉全旺也來學功了。

只學了三個月,不想,他身上的病竟然全好了,那真是無病一身輕呀!不僅病沒有了,境界也提升了,原來不顧家、吃喝賭的不良習慣也沒有了。

小區裡成立了法輪功煉功點,他成了一名義務輔導員。那真是高興呀,簡直換了一個人一樣。

風雲突變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對法輪功開始迫害。

這麼好的功法要被打壓?劉全旺接受不了。

1999年10月,他帶著對政府的信任,到北京中央信訪辦公室,要好好講講自己受益的親身經歷。

信訪辦的工作人員沒聽他說一句話,就通知葫蘆島駐京辦事處把他接回去。他被直接送進了拘留所

拘留所的日子

1

在拘留所裡,劉全旺依然讀法輪功的書,還煉功。

警察王樹林發現了,把他毒打一頓。他不服,絕食抗議,又遭來野蠻灌食。

後來聽說,這個姓王的警察和他兒子都遭了報應。兒子叫王力新,也是拘留所的警察,經常打法輪功學員,得了糖尿病併發症,不能上班了。

王樹林打完法輪功學員後沒幾天,腰就直不起來了,到錦州去打封閉針止疼。他們家還在南票區開礦,結果礦塌方了。

2

一天,一位法輪功學員正在看《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被發現了,一下衝過來許多警察,要搶書。

劉全旺見狀,快速地把書接過來,揣進自己的懷裡。全屋的法輪功學員把劉全旺圍住,不讓警察搶書。

警察強行扒開人群,拽著劉全旺的雙腳。他的頭倒在地上,被拖了出去。

路過女監室時,劉全旺看到女監的接飯口的小門開著,就迅速地把書扔了進去。

嗚!嗚!橡膠管在警察手中揮舞下發出急促的響聲。從頭到腳,劉全旺遭到毒打。他的後背被打得一大片青紫,晚上睡覺不能挨板子,疼痛難忍。

隨後,他被戴上了背銬和腳鐐,達一個星期之久。那個背銬叫「手捧子」,手一點也動不了。

劉全旺絕食抗議十四天,遭到野蠻灌食。

3

在拘留所被非法關押十五天後,單位保衛科繼續做劉全旺的「轉化」,逼迫他放棄修煉。他拒絕,就再被送回拘留所非法關押一個月,然後再被接回來做「轉化」。

有一次,劉全旺被放回家,單位保衛科科長張文友把他身上帶的一本法輪功的書搶走了。那天外面剛下完大雪,他坐在保衛科辦公室門外的雪地裡不走,絕食抗議。

後來,他的老叔來了,把他連拉帶拽揹回了家。

因不轉化,單位保衛科把他反覆送回拘留所,循環往復地一關就是半年多。

劉全旺被非法勞教二年,被劫持到了葫蘆島勞教所

在葫蘆島勞教所

1

葫蘆島勞教院,在2000年時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有二百多人,不轉化的六十多位學員被送到新成立的「嚴管隊」。

這六十多人堅持修煉法輪功,要求無罪釋放,並絕食抗議迫害。

在葫蘆島政法委和「610」(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策劃下,一百多防暴警察出動。警察戴著頭盔,手裡拿著一兩根電棍,站成了人牆。間隔一米多站一個警察,排了兩道人牆,從嚴管隊門口一直排到管教科。

警察劉國華等人惡狠狠地問:「不服從管理的,往外走!」

空氣凝聚了。兩道人牆裡的警察握緊了手裡的電棍,將會發生什麼?

劉全旺走了出來,沒有猶豫,雙肩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還有五位,陳德文、張旋、趙連新、何鳳華、李學民走了出來。

他們堅定地往外走,那是一段血與火的路程。

酷刑示意圖:電棍電擊。(明慧網)

一路上,他們被兩排的警察密集地電擊,走到哪就被電到哪,一直被電到管教科。

2

六位學員被分別關在六個房間裡,每個房間裡配備了十多個警察。

「還煉不煉?」警察邊打邊逼問,從晚上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狼牙棒、皮帶、鞋底子、拳打腳踢,什麼都用上。

六人早已是遍體鱗傷、面目全非,有的整個頭被打腫了,只能聽聲音辨別他是誰。

劉國華等人還把趙連新的褲子脫掉,用電棍捅其私處,將電棍插入肛門;仍不罷休,用冷水潑在他身上,接著電。

趙連新的頭脹得要爆炸了,滿頭是青紫、瘀血,眼睛腫得沒了眼縫,慘不忍睹。

第二天,管教科的警察又進行了一場血腥的迫害,挨個電……

3

到第四天,輪到管教科科長要打劉全旺時,科長舉起電棍問他說:「劉全旺,我們這樣對待你,你恨我們不?」

「不恨,我師父說了,不愛你的敵人你都圓滿不了,何況我們又不是敵人,我們既沒有殺父之仇,又沒有奪妻之恨。」劉全旺平靜地說,「鎮壓是江澤民發動的,你們是警察,是吃這碗飯的,只是不了解法輪功真相,被謊言矇蔽了,才這樣對我們的。」

科長一聽這話,把舉起的電棍扔到了床上,說:「你回去吧!」

從此,劉全旺沒再挨打。後來管教科科長只要看到是劉國華打來的電話都不接了,不再配合打法輪功學員。

有一個警察是信耶穌的,對劉全旺說:「今天你們的被迫害和當年耶穌的被迫害都是一樣的,是歷史的重演。」「劉全旺,你們就像耶穌一樣經歷了血與火的洗禮。」

(待續)#

資料來源:明慧網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9-01-18 6: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