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用戶圍堵索押金 共享汽車CEO躲入派出所

人氣 3852

【大紀元2019年01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周心鑑綜合報導)資金鏈斷裂、押金難退、拖欠供應商款…..共享汽車公司途歌(TOGO)正面臨嚴重的內外危機。創始人兼CEO王利峰, 2日因被大批用戶當街追討押金,一度躲進北京派出所。

王利峰遭圍堵

據財聯社報導,1月2日,途歌出行創始人兼CEO王利峰在北京十里堡附近遭途歌用戶圍堵。北京六里屯派出所工作人員披露,事情發生後,王利峰和途歌用戶方均有人報警,隨後王利峰與四五十名途歌用戶被帶至六里屯派出所。

根據微博上的視頻顯示,王利峰當時被眾多用戶圍堵在朝陽區六里屯派出所內。他隻身坐在椅子上,被用戶不停地追問退還押金的問題。

王利峰承認目前確實沒有正常退還押金,並稱會按照手機APP提交的順序依次退還。又指公司出現問題,正在調整。但在場用戶都高喊:「不相信!」

在圍堵現場,雖然王利峰一再強調會退還押金,但現場的用戶似乎更關心退押金的時間。 此前途歌工作人員承諾的一天只能退15人, 王利峰卻聲稱,15個名額是途歌給登門的用戶優先權,並不是每天只退15個。

現場有用戶高聲反駁:「提交的退押金申請在去年10月24日審核成功,但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到帳,去途歌總部申請時,前台登記的信息顯示要排隊到今年的4月30日。」

「你沒有誠信!」圍堵現場,一位待退押金的用戶高聲說道。

據悉,到晚上9時左右,仍有數十人在派出所內,協商8小時左右未出結果。

北京或已無車可用

從2018年9月開始,途歌悄悄從各運行城市撤退。目前,在北京市範圍內已幾乎無途歌車輛可用。

在1月2日的圍堵現場,王利峰稱,途歌在北京最多的時候有(運營車輛)1,800輛,現在還有不到300輛。

1月3日,NBD汽車登陸途歌官方APP搜索發現,北京市均顯示「您附近暫無可用車輛」。

不過,目前途歌的APP依然可正常註冊,註冊成功後還能收到優惠券。「要是車多能用也好,關鍵是又沒車還不退押金。」途歌維權群中的一名用戶說。

途歌面臨的危機

自上月爆出用戶難以收回1,500元(人民幣,下同)押金的消息後,眾多用戶來到途歌位於各大城市的公司所在地,要求退還自己的押金,另有不少供應商和途歌員工亦到場討債,但部分公司已人去樓空。

途歌早於去年9月開始已悄悄從各營運城市撤退。按其宣稱的200萬註冊用戶數量,總資金量在30億元規模上下。

與此同時,還有不少途歌供應商和公司地勤人員在現場「討債」。其中受到此次波及的地勤運維人員在上百人左右,每位員工欠款在2萬~5萬元左右(註:墊付停車費和加油費)。若按100人,折中平均欠款3萬計算,保守估算也在300萬左右。

據了解,途歌平台汽車多數來源於汽車租賃公司。北京一家smart汽車租賃公司工作人員張峯(化名)表示:「早在2018年6月份,與途歌合作就開始顯露出問題,而途歌方面一直沒有任何正式回覆。」 他還出具一份債務明細,該明細顯示:途歌欠款全部相加費用合計總額為五百七十多萬元 。

不得不承認的是,隨著待退押金的用戶越來越多,再加上運營車輛的停滯,途歌的困境正在加深。

公開資料顯示,途歌成立於2015年7月,主打汽車分時租賃,採用隨取隨還的模式。途歌之後,可能有更多共享汽車企業爆發危機。

共享經濟是又一個被戳爆的泡沫,相關監管一直遭到質疑。至今,仍未見官方頒布防止業者將押金與經營資金混同的指導意見細則。#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ofo共享單車屢傳破產 員工搬離北京總部
ofo共享單車或氣數已盡 用戶無法拿回押金
單車ofo北京總部 用戶退款從五樓排到大街
超1100萬人排隊退押金 ofo單車創始人發聲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Y-20U加油機也擾台 中共想太多了
鄭文傑:倫敦唐人街襲擊事件早有預謀
【思想領袖】中共如何利用美國「覺醒主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