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用户围堵索押金 共享汽车CEO躲入派出所

人气 3852

【大纪元2019年01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周心鉴综合报导)资金链断裂、押金难退、拖欠供应商款…..共享汽车公司途歌(TOGO)正面临严重的内外危机。创始人兼CEO王利峰, 2日因被大批用户当街追讨押金,一度躲进北京派出所。

王利峰遭围堵

据财联社报导,1月2日,途歌出行创始人兼CEO王利峰在北京十里堡附近遭途歌用户围堵。北京六里屯派出所工作人员披露,事情发生后,王利峰和途歌用户方均有人报警,随后王利峰与四五十名途歌用户被带至六里屯派出所。

根据微博上的视频显示,王利峰当时被众多用户围堵在朝阳区六里屯派出所内。他只身坐在椅子上,被用户不停地追问退还押金的问题。

王利峰承认目前确实没有正常退还押金,并称会按照手机APP提交的顺序依次退还。又指公司出现问题,正在调整。但在场用户都高喊:“不相信!”

在围堵现场,虽然王利峰一再强调会退还押金,但现场的用户似乎更关心退押金的时间。 此前途歌工作人员承诺的一天只能退15人, 王利峰却声称,15个名额是途歌给登门的用户优先权,并不是每天只退15个。

现场有用户高声反驳:“提交的退押金申请在去年10月24日审核成功,但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到账,去途歌总部申请时,前台登记的信息显示要排队到今年的4月30日。”

“你没有诚信!”围堵现场,一位待退押金的用户高声说道。

据悉,到晚上9时左右,仍有数十人在派出所内,协商8小时左右未出结果。

北京或已无车可用

从2018年9月开始,途歌悄悄从各运行城市撤退。目前,在北京市范围内已几乎无途歌车辆可用。

在1月2日的围堵现场,王利峰称,途歌在北京最多的时候有(运营车辆)1,800辆,现在还有不到300辆。

1月3日,NBD汽车登陆途歌官方APP搜索发现,北京市均显示“您附近暂无可用车辆”。

不过,目前途歌的APP依然可正常注册,注册成功后还能收到优惠券。“要是车多能用也好,关键是又没车还不退押金。”途歌维权群中的一名用户说。

途歌面临的危机

自上月爆出用户难以收回1,500元(人民币,下同)押金的消息后,众多用户来到途歌位于各大城市的公司所在地,要求退还自己的押金,另有不少供应商和途歌员工亦到场讨债,但部分公司已人去楼空。

途歌早于去年9月开始已悄悄从各营运城市撤退。按其宣称的200万注册用户数量,总资金量在30亿元规模上下。

与此同时,还有不少途歌供应商和公司地勤人员在现场“讨债”。其中受到此次波及的地勤运维人员在上百人左右,每位员工欠款在2万~5万元左右(注:垫付停车费和加油费)。若按100人,折中平均欠款3万计算,保守估算也在300万左右。

据了解,途歌平台汽车多数来源于汽车租赁公司。北京一家smart汽车租赁公司工作人员张峯(化名)表示:“早在2018年6月份,与途歌合作就开始显露出问题,而途歌方面一直没有任何正式回复。” 他还出具一份债务明细,该明细显示:途歌欠款全部相加费用合计总额为五百七十多万元 。

不得不承认的是,随着待退押金的用户越来越多,再加上运营车辆的停滞,途歌的困境正在加深。

公开资料显示,途歌成立于2015年7月,主打汽车分时租赁,采用随取随还的模式。途歌之后,可能有更多共享汽车企业爆发危机。

共享经济是又一个被戳爆的泡沫,相关监管一直遭到质疑。至今,仍未见官方颁布防止业者将押金与经营资金混同的指导意见细则。#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ofo共享单车屡传破产 员工搬离北京总部
ofo共享单车或气数已尽 用户无法拿回押金
单车ofo北京总部 用户退款从五楼排到大街
超1100万人排队退押金 ofo单车创始人发声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习拜联大首次过招 美两手应对中共
【新闻看点】恒大危机有解?美打造“铁盟”
【时事纵横】施暴者上台?留美港人忆太子站惊魂
【财商天下】港地产业规则变 北京“围城必阙”
【横河观点】美生态健康联盟与武毒所合作曝光
【马克时空】SpaceX开创私人太空旅行新时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