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誹謗校長 學生家長被判26萬賠償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1月08日訊】 (大紀元記者平山綜合報導)埃德蒙頓一學生母親因為在汽車上張貼傳單,給地區教育主管和省教育廳寫信,在社區和商店散發海報,污蔑她子女所在學校校長虐待學生、種族歧視,被埃德蒙頓法庭命令向被污蔑的校長支付26萬加元誹謗賠償金。

被判支付誹謗賠償金的學生母親是娜潔梅婭‧薩娜(Najmeya Sana),也稱為娜潔梅婭‧薩娜‧西迪奇(Najmeya Sana Siddiqi)。12月10日,埃德蒙頓女王法庭法官多琳‧蘇麗瑪(Doreen Sulyma)作出判決,判決書說薩娜毫無根據的指控給該學校校長造成壓力以及身體和情感上的影響,命令薩娜賠償該校長26萬加元誹謗賠償金。

蘇麗瑪法官在判決詞中寫道:「我認為(薩娜的)不端行為惡毒,強橫,和霸道,冒犯了正義。」

薩娜對判決不服,12月21日向阿爾伯塔省上訴法院對賠償金額提出上訴。在上訴書中薩娜寫道:「我受到(校長)的行為和她無意義訴訟的折磨……。我從未想過司法系統會像這樣摧毀我和懲罰我。」薩娜將她對校長的誹謗行為歸因於她當時精神抑鬱。

這起案件起因於13年前。2015年埃德蒙頓女王法庭對此案進行了簡易審判,法官羅伯特‧格拉瑟(Robert Graesser)發現,在2004至2005年期間薩娜至少誹謗了勞瑞‧黛安‧埃爾科(Laurie Diane Elkow)8次。埃爾科當時是埃德蒙頓東南傑克遜海斯(Jackson Heights)小學的校長,現在是埃德蒙頓公立學校員工關係部主任。

薩娜有四個孩子在傑克遜海斯小學就讀。格拉瑟法官在2015年12月的書面判決中寫道,薩娜對學校發生的三起事件表示擔憂是合理的,但是薩娜的擔憂和她感到沮喪,都不能證明她公開反對校長的行動是正當的。

第一起事件是薩娜孩子的父親與另一位家長在送孩子上學時發生爭吵。另一位家長要求埃爾科校長報警。埃爾科拒絕了,說兩家父母可以自己報警。

第二起事件是放學後,兩名學校工作人員讓薩娜的孩子們到學校外面等車,當時在下雨,這些孩子們都穿著T恤衫。事情發生時埃爾科並不在場。但薩娜的一個女兒告訴她母親,她們被迫在學校外面雨中等車,是因為來自埃爾科「母親送來的消息」。

第三起事件是薩娜說,埃爾科把她女兒從數學考試中拉出來,質問她為甚麼告訴她母親校長對她們站在雨中等車負有責任。

這對父母與校長之間的關係持續惡化,薩娜在一次會議上對埃爾科說,她將公開她的擔憂,並確保校長被解雇。

2004年6月,埃爾科禁止薩娜進入校園。作為回應,薩娜給地區教育主管和省教育廳長寫信,聲稱埃爾科虐待她的孩子,將她孩子的生命置於危險之中。她威脅說要在學校外面抗議並向國內媒體發表消息。

2004年9月,薩娜將她的麵包車停放在學校外面,車身上張貼著攻擊埃爾科的傳單。薩娜的傳單說,埃爾科校長基於她的種族和信仰歧視她,「虐待和壓抑我的孩子」,並且無緣無故地禁止她進入學校。

格拉瑟法官說,在接下來的幾天裡,薩娜在傑克遜海斯小學和附近地區,包括商店和醫療診所,散發了對埃爾科的「攻擊性」傳單。傳單稱,埃爾科「叫來警察,編造謊言說孩子們和工作人員面臨恐怖主義的危險,需要保護。」

後來法官認定薩娜傳單的內容是誹謗,並判決薩娜擅自闖入傑克遜海斯小學物業有罪。

在擅闖傑克遜海斯小學物業的審判過程中,薩娜在宣誓後撒謊說她患有精神疾病,埃爾科虐待她的孩子,並招募來一些學生家長為她做「骯髒的工作」。

格拉瑟法官沒有發現薩娜對埃爾科指控的證據。

女法官蘇麗瑪在2018年12月份的決定書中寫道,由於薩娜對埃爾科進行了一系列意在解雇她校長職務的行動,使埃爾科的自信和自尊都受到了影響。判決書說,埃爾科擔心她的上級或其他人會認為她有種族偏見,不誠實,無能,不公平或殘忍,使她有胸悶,心率加快,疼痛和睡眠不足等症狀。

蘇麗瑪法官寫道:「這些涉及對兒童不當行為的虛假指控絕對不是一件小事……。毫無疑問,這些惡意誹謗行動損害了她的聲譽,使原告現在仍然受到這些行為的嚴重影響。」#

 

責任編輯:Frank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