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權被濫用 大陸律師聯署修憲遭打壓

人氣 1685

【大紀元2019年03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人權律師盧廷閣因發起關於立法權修憲聯署簽名活動,兩會前被當局帶走,失聯至今。此外,多位參與聯署簽名的律師也因此遭到當局約談。

覃永沛律師向大紀元記者確認,除了十幾名律師外,此次參加聯署簽名的共有1135名維權公民。他強調,修憲是公民權利,共產黨最怕主張公民權利。

參與聯署的河南律師任全牛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這項聯署簽名是由盧廷閣律師發起的,只是在律師群內徵集簽名,還沒有公開郵寄。本打算3月5日寄出建議書,徵集時間還沒到,3月初盧廷閣就被限制人身自由了,「更早盧律師沒有失聯。」

聯署簽名的律師被約談

任全牛說,此次簽名的國內律師幾乎都被約談了。約談率很高,「簽名的律師不到20人,包括被吊照的律師。但是當局對此很敏感,就這個影響他們就特別緊張,挺興師動眾的。」

任全牛表示,「今年兩會,修憲建議是純法律技術上的,也不允許提。去年余文生律師提出修憲的公民建議書,結果被當局抓了。今年盧廷閣律師還不知道事後有沒有問題,還是只是把他限制幾天。現在還不好說。」

他介紹,只要是涉及憲法,不管涉及到什麼內容,現在提都不讓提,碰都不讓碰。十九大前,很多律師就曾接到電話,不允許接受採訪、不允許評論,發表任何關於修憲的言論。

律師:有積極意義的建議遭打壓

盧廷閣在《修憲提案建議書》中介紹,人大常委會常常越界甚至取代了人大立法,導致許多法律頻繁立法、修法。「朝令夕改的法律,則恰恰是社會不穩定的重要因素」。建議書提出,明確人大與常委會立法界限,回歸人大立法權,避免少數人立法。

任全牛律師表示,「這次提議也就是讓立法明確一點,更嚴肅一點,起碼從技術的角度,不能說隨隨便便幾個人通過就完了,防止濫用立法權,防止類似於黑箱操作,或者是個別人的利益操縱等。」

他說,「這個技術上本身是應該這樣的。有些新罪名,可能涉及到很多人的、群體性的,隨便地弄個決議就通過了。確實從憲法上或從立法法上來講,應該防止少部分人立法。」

他介紹,中國一些根本的法律,很多時候是由人大常委會通過的,適用於全國十幾億人,從法律上來說確實不合適。

任全牛表示,「我當時考慮本來是挺有積極意義的建議,可能會起到很好的作用。結果(當局)根本就聽不進去任何的建議,就是打壓啊,甚至控制人。這是沒想到的。」

律師:人大常委會濫用立法權

廣西律師陳家鴻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他也在《修憲提案建議書》上簽名了,並被當地司法局約談。

他說,「常委會只是一個平時的工作機構,真正嚴格意義上來說,人大常委會是沒有立法權的。就像最高法做出司法解釋,都是沒有立法權的。是中國共產黨就默認了它所謂的解釋、默認了他們的立法。這是完全違反憲法的。」

陳家鴻指出,人大常委會根本不懂法律。因為常委會裡沒有專家,都是那些官僚、貪官糊弄一下,就立法了,很多法律都是部門搞出來的。

他舉例說,比如那個「交通安全法」,記分12分一年,闖一次紅燈扣6分,逆行一次扣完12分,這都是沒有經過全國人大的,沒有經過公民聽證的,都是部門搞出來的規定,人大常委會一通報,那就是法律了。這都是惡法,是為了部門利益而訂的法律。

他說,再如「治安管理處罰條例」、「治安管理處罰法」都是公安部門自己搞出來,沒有經過公民的投票、聽證,沒有向社會徵求任何的意見。還有「遊行示威法」等等,都是沒有經過人大代表大會立法的。

「我們做為專業的法律人士,做為律師,我們對中國現行的所謂立法制度,非常的不滿。」他說,「現在提出修憲的建議,都受到威脅、恐嚇。前段時間我也被司法機關叫去問話了,叫我不要對修憲建議簽名。不要參與!」

陳家鴻表示,都沒人參與了那中國社會怎麼能進步呢?我們通過書面的形式,正正當當地向國家提出修憲的意見、建議,他們竟然也不准,說明他們心裡非常害怕這些講法律、講真話、較真的人,並不是真正的依法治國。

他說,「共產黨很明顯就是耍流氓,根本不給我們發言的機會、發言的權利。現在老百姓、律師都不准妄議中央,他們完全僭越了法律的底線,侵犯了老百姓的言論自由和參政議政的權利。」

任全牛說,目前當局維穩,採取不斷騷擾的辦法,讓律師自我審查。#

責任編輯:李穹

相關新聞
橫河:刑訴法修改是從破壞法律到制訂惡法
上海律師樓送禮清單曝光 涉多名政法高官
傳統文化才是通向未來的路 律師觀神韻有感
【翻牆必看】律師李莊對高院丟卷案的質疑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韓戰70年 美國沒敗
【薇羽看世間】天選之子?阿米什人罕見投票
【重播】美大選 川普拜登首場辯論十大話題
【新聞看點】蓬佩奥王毅輪流轉 歐亞須選擇
【直播】美眾院中國工作組公布最終報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