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美貿易戰 中共為何不願修法完成協議承諾

專家表示,中共不肯修法達成中美貿易協定,一方面是領導人要面子,更重要的是修法意味著中共必須按照國際規則,透明公開行事,同時中共也害怕誘發體制性變革。(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人氣: 4834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美中貿易談判最近風雲突變,很多內情沒有公布。最突出的是,向來耍弄法律的中共這次卻不肯撿大便宜,反堅持要走行政令完成貿易協定的承諾。

兩名熟悉談判的知情人士5月10日告訴路透社,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談判中表示,北京當局可以通過國務院或部委頒布的行政令,來完成中方在貿易協議承諾的政策改變。不過,美方談判團隊拒絕接受劉鶴的建議。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稱,美方貿易談判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告訴劉鶴,中方應該維持先前所答應的事,即北京會進行必要的修法以履行承諾。

在中國,中共的行政令和暗箱程序的權力往往比立法效用還大、且更有效,但在美方要中共以立法方式兌現承諾,為何中共這次卻不肯走立法這條路呢?

專家表示,中共不肯修法一方面是領導人要面子,更重要的是修法意味著中共必須按照國際規則、透明公開行事,同時中共也害怕誘發體制性變革。

美國堅持透明 是挑戰中共暗箱操作的利劍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表示,美國的政策,尤其川普(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的貿易措施全部是公開透明的,而中共是一貫的黑箱操作。

「中共不執行或部分執行(協議),美國不要說監督執行,就是知情權都沒有。」橫河說,「西方國家只要按照中共的規則玩,一定輸。但在這次美中交手中,公開透明戰勝了黑箱操作。」

據《華爾街日報》稍早引述白宮官員的話說,中美雙方爭議的部分焦點在於最終協議將以何種形式呈現給公眾。一名官員稱,美國希望公布協議的全部細節,而中共只想披露條款摘要。

另一名追蹤談判情況的人士稱,按照目前的設想,完整版貿易協議將要求中共修改法律以付諸實施,但北京方面對此並不情願。

北京大學國際政治經濟研究中心主任王勇(Wang Yong,音譯)告訴《華日》,如果中方的承諾被明確列入貿易協議中,「不僅是政府機構,整個社會都會產生負面反應」,「這將削弱中國(中共)領導人的政治地位」。

橫河則認為,「領導人面子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如果中共修法,就變成按照國際規則玩,透明公開,那是中共玩不起的,而且還可能引發體制性的多米諾骨牌效應。」

他表示,過去二十年來,西方國家和中共談人權失敗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西方政治本來是透明的,但為了和中共對話,同意了中共的條件——人權可以談,但只能關門談,結果是中國人權問題在國際上消失。

「中共拒絕尊重和遵守國際規則是由它的本性決定的,它從未執行過國際規則,只有搞破壞的先例。」橫河介紹說,在力量小的時候,它就搗亂;到力量大的時候,它就強迫別人接受它的中國模式,像「一帶一路」輸出的是腐敗、黑箱、打壓新聞、信仰、言論自由、網絡監控、網絡封鎖等。

「也就是說呢,即使中共不誤判本輪貿易談判,它也會用其它手段在談判中耍手腕;但有一點,就是它肯定不想做結構性的改變。」橫河表示,從這一點上講,中共反覆變卦是可以預見到的,只是這次用錯了對象。

中共慣用談判伎倆 這次碰到鐵釘子

橫河介紹,中共的慣用談判策略是先做讓步,讓對方的所有計劃和預期都在這個簽訂協議上面,然後最後一刻反悔,做大修改,往往對方眼看著協議接近完成,有時就很難拒絕,最後忍氣吞聲簽署協議。

但這招對川普不適用,他多次在談判過程中告訴美方談判人員,要敢於從不好的協議面前走開。

《華爾街日報》週一(13日)的報導中披露更多細節。在雙方過去多月的談判中,中共多次反悔此前談妥的項目,美方貿易談判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曾就此「對中國(中共)發出嚴厲警告」。

美方一名談判人士告訴《華日》,在談判中,有時美方認為已經取得一些成果,然後中共突然又出現一些倒退,這種情況常常更令人惱火。

「我們數次表達了相當嚴重的受挫感。」他說,「你可以對一些人態度友好,但有時必須說:『別再跟我玩花樣了。』」

從美方談判人員到美國總統,雖然也希望跟中方達成協議,但不會為協議而被牽著鼻子走而立場轉變,美方第一次實實在在地對中共政府施壓。

路透社此前獨家報導說,北京當局3日突然向華盛頓傳送一份機密電報,要求修改美中貿易協議文本七個章節的內容,主要刪掉其對修法的承諾。

美方認為,北京本次大規模刪除已達成的協議文本,是意欲推倒重談、不可接受,並全部一致同意,建議總統川普對華推進過去暫緩的關稅稅率。

川普5日發推文說,中方試圖重新談判,「絕不可能」,同時表示將在五天後(10日)對價值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提高關稅稅率。

中共背後的現實考量 難以僥倖逃脫

橫河總結說,劉鶴接受媒體採訪釋放的是外交辭令,暗示對美國的談判大門沒關上;另一方面,在國內煽動強硬的輿論宣傳是為中共維護統治和領導人形象準備,而把美國當成目前中國經濟困境的替罪羊是再簡單不過的藉口。

中共不願通過立法來解決貿易爭端有其現實考量。中共立法向來是宜粗不宜細,這樣它就有很多解釋和運用的空間可鑽;但美國這次要求改的都是細節,每一條都逐文逐字摳得非常細,連翻譯的差異都考慮進去,這讓中共喪失任意解釋法律的餘地。

「中共立法是限制別人,或者限制中國民眾,但是這次如果按照美國要求這麼細的去立法、去修法,那等於就是限制中共自己了,所以中共肯定不願意。」橫河說。

他表示,這跟18年前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不一樣,這次大家不會再次上當,不可能說由著中共簽了協定、可以任意不執行、賴帳回到18年前。

「西方有一句話,你騙我一次是你的問題,但是如果讓你騙我兩次,就是我的問題。這也是美國現在政策調整後,中共不敢像當年那樣胡亂答應下來、然後不執行的另一個原因。」橫河說。

他分析,中共根據談判內容修法的話,就等於美國政府可以進行監督,因為這是對外的一部分法律;中共對中國老百姓耍無賴,但它對美國耍無賴的日子大概就一去不復返了。

「在中國嚴格地說,在絕大部分的情況下,根本就沒有(執行)法律。老百姓沒有辦法,反正老百姓也永遠打不贏這個官司。」橫河說。

「但當法律是涉外的,如果明目張膽地破壞法律會有後果,尤其是在美國放棄了綏靖政策以後,美國會虎視眈眈地盯著你對這些法律的執行情況。」他補充說。

哈佛大學(Harvard)法學院教授伍人英(Mark Wu)也告訴媒體:「美國這種多管齊下的方式是正確的,不能單純依賴承諾,需要中方切實修改法律,才能確保中國(中共)領導層的意圖充分傳達給各級地方政府。」

伍人英在2月出席美國國會常設機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的聽證會時表示,在沒有更多的單邊或集體關稅,或其它努力對華設置更高的貿易壁壘,就不太可能成功地迫使中國(中共)進行深層結構改革。

同時,他還指出,「考慮到中共當局面臨的經濟和社會壓力,如果發生重大的政策錯誤,這些構架有可能最終自行崩塌。」#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5-17 11: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