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作家:香港問題讓台灣更不能接受一國兩制

——專訪大陸流亡詩人、作家貝嶺

中國流亡作家、台灣民主基金會民主人權實踐訪問學者貝嶺於2017年7月2日在台北發表〈中國陰影下香港和台灣的出版自由和自我審查〉報告。(郭曜榮/大紀元)

人氣: 253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黃芩採訪報導)過去的兩個月,中共在對待香港的態度上越來越強硬,香港黑警濫暴震驚香港社會和國際社會。美國、英國、歐盟等許多國家和組織對此極其關注,並發聲呼籲維持香港自由。在巨大的國際聲援壓力下,香港局勢目前稍有緩和。

目前居住在台灣的大陸流亡詩人、作家貝嶺同樣十分關注香港的局勢,他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香港人的勇敢反抗讓台灣人非常震驚。這個運動對台灣最直接的影響就是,任何一個親北京的總統候選人,如果在香港問題上做出傾向於北京的舉動,「可能會受到人民的唾棄」。一國兩制在香港行不通,在台灣更不能被接受。

香港問題讓台灣更不能接受一國兩制

「我遇到的絕大部分台灣普通老百姓對香港抗爭有兩點是非常明確的。」貝嶺表示,「第一,他們說香港人怎麼樣勇敢、怎麼樣激烈地反抗,當中共慢慢把一國兩制的香港要變成中共實際控制的土地時,香港人的反抗讓台灣人非常震驚。」

「第二,他們認為這樣下去恐怕凶多吉少,他們不會希望看到香港局勢再更激烈,以至於發生暴動、鎮壓,我相信台灣政府也並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

貝嶺表示,「從這個意義來講,這個運動對台灣最直接的影響就是,任何一個親北京的總統候選人,如果在這個問題上做出傾向於北京的舉動,可能會受到人民的唾棄。」

貝嶺認為,「在政治方面會讓台灣人看到,香港這樣一個地方、逐漸變成中國一部分的地方,都不能接受一國兩制,那麼台灣更不可能接受一國兩制,台灣應該更相信只能『兩國兩制』。」

「一國兩制是當時香港人認為他們能維持自己制度的一個最重要的東西,這個東西實際上在不斷地被破壞,或者說它一開始就是一個不太可能達到的事情;但是1997的時候大家認為,這個一廂情願的東西在面對一個強權的時候,實際上是很困難的。」

貝嶺還說,「我覺得香港的根本問題在於香港需要真普選,需要自己能夠選舉特首,這是能夠維持香港(自由)的最重要的東西。我覺得現在的香港需要回到最根本的問題,就是真普選和選舉特首。真普選包括立法會的完全主權,這些東西遠比反送中要重要。現在這兩個問題被淡化了,這是根本的問題。」

台灣政府應做好應變準備

貝嶺對當前香港的局勢也表示了極大的擔心,不過他並不認為香港會出現像「六四」那樣的大屠殺,「我不認為在香港會有屠殺,因為我相信屠殺這個概率在香港目前為止還看不到有直接的可能。」

同時,貝嶺也擔心一旦香港的局勢變得更糟,會有很多港人要被迫逃離香港,他在臉書上表示自己在台灣、泰國等地,安排了避難所,以應對更壞的情況發生。

貝嶺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現在的台灣政府必須做好應變,一旦香港出現中國的武警部隊進入維持香港政府的權威、出現大規模的逮捕和追捕的話,有相當多的香港人會逃亡到台灣來的。」

「幾個月前我就說過,可能會有成千上萬的香港人買張機票,利用台灣香港兩地的免簽制度,就飛到台灣來了。他們可能就不敢回去了,實際上就會形成一個逃亡潮。台灣必須做好準備。」

如果有大量的香港人逃亡到台灣,貝嶺認為對台灣的經濟會有非常好的影響。「第一,香港人不是窮人,不是中國傳統的難民,他們會帶著錢過來。第二,香港的富裕程度使他們絕對不可能住到難民營,他們可以在台灣住下來,另外有很多香港的資金和錢都會隨著他們逃過來,利用自由的兌換制度都可以進入台灣。」

「而且香港人的受教育程度也非常好,他們還會雙語——英語和中文。所以我覺得對台灣只有好處,沒有什麼壞處。」貝嶺說。

針對香港8月18日集會,貝嶺於當日在臉書上寫道:今天,它直接影響香港的未來,全世界都在看。我希望今天的抗議延續先前那兩次舉世震撼的抗議遊行,以和平、理性、非暴力再次創造歷史!以耐力、素質和對民主普選的不屈要求,讓世人感動!今天,我不希望有任何形式的暴力發生,不想看到流血,不想看到生命消失。這是祈望和懇求,對每一位參加者,對香港警方及可能的社會幫派。

貝嶺為大陸流亡詩人、隨筆作家、文學編輯。主要著作:《離:中國》文學回憶錄(德譯本)、《貝嶺詩選》(英漢對照)、《今天和明天》詩集。#

責任編輯:李玲

評論
2019-08-23 8: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