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作家:香港问题让台湾更不能接受一国两制

——专访大陆流亡诗人、作家贝岭

中国流亡作家、台湾民主基金会民主人权实践访问学者贝岭于2017年7月2日在台北发表〈中国阴影下香港和台湾的出版自由和自我审查〉报告。(郭曜荣/大纪元)

人气: 25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黄芩采访报导)过去的两个月,中共在对待香港的态度上越来越强硬,香港黑警滥暴震惊香港社会和国际社会。美国、英国、欧盟等许多国家和组织对此极其关注,并发声呼吁维持香港自由。在巨大的国际声援压力下,香港局势目前稍有缓和。

目前居住在台湾的大陆流亡诗人、作家贝岭同样十分关注香港的局势,他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香港人的勇敢反抗让台湾人非常震惊。这个运动对台湾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任何一个亲北京的总统候选人,如果在香港问题上做出倾向于北京的举动,“可能会受到人民的唾弃”。一国两制在香港行不通,在台湾更不能被接受。

香港问题让台湾更不能接受一国两制

“我遇到的绝大部分台湾普通老百姓对香港抗争有两点是非常明确的。”贝岭表示,“第一,他们说香港人怎么样勇敢、怎么样激烈地反抗,当中共慢慢把一国两制的香港要变成中共实际控制的土地时,香港人的反抗让台湾人非常震惊。”

“第二,他们认为这样下去恐怕凶多吉少,他们不会希望看到香港局势再更激烈,以至于发生暴动、镇压,我相信台湾政府也并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

贝岭表示,“从这个意义来讲,这个运动对台湾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任何一个亲北京的总统候选人,如果在这个问题上做出倾向于北京的举动,可能会受到人民的唾弃。”

贝岭认为,“在政治方面会让台湾人看到,香港这样一个地方、逐渐变成中国一部分的地方,都不能接受一国两制,那么台湾更不可能接受一国两制,台湾应该更相信只能‘两国两制’。”

“一国两制是当时香港人认为他们能维持自己制度的一个最重要的东西,这个东西实际上在不断地被破坏,或者说它一开始就是一个不太可能达到的事情;但是1997的时候大家认为,这个一厢情愿的东西在面对一个强权的时候,实际上是很困难的。”

贝岭还说,“我觉得香港的根本问题在于香港需要真普选,需要自己能够选举特首,这是能够维持香港(自由)的最重要的东西。我觉得现在的香港需要回到最根本的问题,就是真普选和选举特首。真普选包括立法会的完全主权,这些东西远比反送中要重要。现在这两个问题被淡化了,这是根本的问题。”

台湾政府应做好应变准备

贝岭对当前香港的局势也表示了极大的担心,不过他并不认为香港会出现像“六四”那样的大屠杀,“我不认为在香港会有屠杀,因为我相信屠杀这个概率在香港目前为止还看不到有直接的可能。”

同时,贝岭也担心一旦香港的局势变得更糟,会有很多港人要被迫逃离香港,他在脸书上表示自己在台湾、泰国等地,安排了避难所,以应对更坏的情况发生。

贝岭对大纪元记者表示,“现在的台湾政府必须做好应变,一旦香港出现中国的武警部队进入维持香港政府的权威、出现大规模的逮捕和追捕的话,有相当多的香港人会逃亡到台湾来的。”

“几个月前我就说过,可能会有成千上万的香港人买张机票,利用台湾香港两地的免签制度,就飞到台湾来了。他们可能就不敢回去了,实际上就会形成一个逃亡潮。台湾必须做好准备。”

如果有大量的香港人逃亡到台湾,贝岭认为对台湾的经济会有非常好的影响。“第一,香港人不是穷人,不是中国传统的难民,他们会带着钱过来。第二,香港的富裕程度使他们绝对不可能住到难民营,他们可以在台湾住下来,另外有很多香港的资金和钱都会随着他们逃过来,利用自由的兑换制度都可以进入台湾。”

“而且香港人的受教育程度也非常好,他们还会双语——英语和中文。所以我觉得对台湾只有好处,没有什么坏处。”贝岭说。

针对香港8月18日集会,贝岭于当日在脸书上写道:今天,它直接影响香港的未来,全世界都在看。我希望今天的抗议延续先前那两次举世震撼的抗议游行,以和平、理性、非暴力再次创造历史!以耐力、素质和对民主普选的不屈要求,让世人感动!今天,我不希望有任何形式的暴力发生,不想看到流血,不想看到生命消失。这是祈望和恳求,对每一位参加者,对香港警方及可能的社会帮派。

贝岭为大陆流亡诗人、随笔作家、文学编辑。主要著作:《离:中国》文学回忆录(德译本)、《贝岭诗选》(英汉对照)、《今天和明天》诗集。#

责任编辑:李玲

评论
2019-08-23 8: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