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9月加關稅 分析:中共揚言報復 恐自傷

無論用關稅報復,控制稀土出口,貶值人民幣以及打擊在華美企,中共在應對美國新一波關稅策略上都存缺陷,無法避免傷及自身。(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人氣: 825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美中貿易戰再起硝煙,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週四(8月1日)發推文說,將從9月1日起,對剩下3,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徵10%關稅。次日,中共外交部回復說,準備好戰鬥。

美國有限電視台CNN報導說,北京也許能夠應對世界兩大經濟體之間不斷升級的鬥爭帶來的衝擊,但它面臨比華盛頓更嚴格的限制條件,且必須非常小心翼翼地施行報復行為。

無論用關稅報復、控制稀土出口、貶值人民幣以及打擊在華美企都有缺陷,中共無法避免傷及自身。北京若對美放箭,很可能會反彈回來、擊中自己的工廠和工人。

英國經濟研究機構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ncs)的資深中國經濟學家朱利安·埃文斯−普理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中方的選擇「基本上很少」, 因為「如果(中共)要直接打擊美國,很難不傷到自己」。

用關稅回擊 高科技產品進口被卡脖子

自去年7月美中貿易關稅戰開打後到目前為止,美國已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懲罰性關稅,中方則對1,100億美元美國商品課徵5%到25%不等的報復性關稅。

中國從美國購買的產品遠遠少於其銷售到美國的商品額,因兩國貿易體格不一樣,實際上「同等、等量」硬拼的戰術已讓中共在關稅上接近耗光子彈。

依中共海關的統計,在貿易戰之前一年(2017年)中國對美國商品出口4,298億美元,從美國進口1,539億美元。

在2018年的第一波貿易戰報復中,中方的500億美元的美國進口商品已用掉總進口貿易額的三分之一,第二波報復再用掉600億美元,目前中方只剩下400億美元的美國進口商品籌碼。

而剩下的400億美元美國進口商品多為「卡脖子」的高科技產品。

普理查德指出,中方尚未納入加稅的、大部分美國出口商品都是高科技產品,是不容易找到替代來源的。「對許多這類產品徵收關稅將給它們自己帶去痛苦。」他說。

中方目前尚未納入加稅的、大部分美國出口商品都是高科技產品,不像進口車那樣容易找到替代來源。(AFP/Getty Images)

限制稀土供應 效果不是想像中的那樣

稀土牌一再被媒體甚至中共官方擺上前台,稀土出口作為中國在貿易戰中的優勢之一被強調,中國幾乎壟斷了一批全球科技產業離不開的礦產。

兩個月前,中共官方媒體甚至喊出:「不要說我們沒有警告你。」

多位美國軍事專家、中國問題專家都表示,無須對稀土元素感到恐慌,全球對中國稀土的依賴被誇大了。

美國對稀土早已未雨綢繆,從多個方面分散將稀土供應鏈全部集中在中國。其次, 美國大部分的製造業不在美國本土,所以對稀土元素實際需求很少,而容易找到替代品。再次,美國掌握有稀土生產及回收的高科技。

前五角大樓軍需高級顧問、印第安那州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 Dame)美國大戰略和經濟政策研究專家尤金‧霍茲(Eugene Gholz)表示,「中國的稀土行業沒有重大技術優勢」,稀土生產主要靠價格優勢,但低價很大程度上源於稀土的非法生產活動。

換句話說,如果中共想打稀土牌,提高價格行不通、控制數量也不可行。

9年前中共曾一度對日本禁運稀土,雖然第一時間引發日本傳媒和輿論恐慌,但接下來卻被日本用四招化解,反讓中共自己把自己逼到牆角,在接下來幾年時間內讓稀土行業自傷。

日本NLI研究所的中國經濟專家三尾幸吉郎(Kokichiro Mio)也告訴法新社,若中共停止對美國的稀土出口,「將促使(美國)加速尋找替代供應的來源。」

人民幣貶值的空間已見底 再跌將觸紅線

自貿易戰開始以來,人民幣匯率已下跌7%左右,兌美元價格更接近過去十年來最低水平。

雖然中共當局近期「甚少」公開表現干預人民幣匯率,但基於其過去頻繁操縱匯率的記錄,加上其從來不願真正讓人民幣「自由」浮動,要讓人相信它「沒動手腳」幾乎不可能。

前國際貨幣基金(IMF)首席經濟學家布蘭查德(Olivier Blanchard)更是再2018年的一份分析報告中說,人民幣對美元若貶值6%至7%,理論上可抵銷美國對華2,0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徵10%的關稅。

如果美國將對華關稅稅率提高到25%,那麼抵銷關稅影響需要人民幣貶值幅度提高到12%,也就是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從目前的約6.8元貶到7.2元的區間。

依此簡單推算,川普政府從9月1日起對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徵10%的關稅,人民幣得在5月美對華提高2,000億美元進口商品稅率的基礎上,再降10%。

換句話說,中共若想通過貶值人民幣抵消美國的最新一輪關稅,除非它敢再次嘗試人民幣破7的紅線。

人民幣在2015年意外貶值、突破「7」元大關後,導致大量外資流出,最後促使北京砸進去1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才穩住人民幣的幣值。那次破7已證明,美元作為定價貨幣,走軟的人民幣對中共當局的衝擊無疑會比對美國的影響更糟糕。

同時,不要忘了,除關稅外,美國財政部半年度貨幣報告一直是人民幣頭上的「緊箍咒」。

普理查德更表示,貶值人民幣雖然是一種工具,理論上可以直接抵消關稅的很大影響,但這也可能是「核選擇」。「如果他們現在這樣做,美中貿易談判可能因此徹底破裂。」他說。

施壓美國公司 恐加速外資撤離

還有一種可能是,中國(中共)政府可以通過行政措施、不成文的潛規則限制在華美企的商業活動,藉助美企向美國政府施壓。

通常,中共官員們可以安排政府鼓勵下的消費者抵制、出其不意的檢查、拒發許可證等,擠壓美國公司。

「雖然對高管和投資者來說,這種擠壓很痛苦。但這也是一個例子,證明北京的嚴格控制恰恰暴露了它的軟弱」,路透社專欄作者貝德爾(Christopher Beddor)撰文說。

紐約時事評論員朱明表示,短期內中共的措施或許能夠起到恐嚇效果,拉外企對川普政府訴苦,但長期看,中共偏離正常社會的做法,只會惡化投資環境。

「讓別人怕你,別人自然就會遠離你。尤其是煽動民眾情緒這種,對投資環境破壞力極強,可能加速外資撤離。」他說。

從長期看,若中共政策加速外國企業從中國轉移,勢必搭上中國經濟緩慢增長的代價。

「如果你讓在中國經營的美國公司經營變得非常艱難,在某種程度上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凱投宏觀的普理查德說。

目前,中國經濟已經降至27年來的最低增長速度。在中共當局寄望消費者幫助啟動經濟增長引擎時,打擊在華美國公司將意味著打擊僱傭成百上千中國人的美國工廠,無意會進一步削弱中國的經濟增長。

綜上所述,上述的每一項中共報復措施中都有缺陷。外界普遍認為,在9月1日美國開徵關稅之前,中共官員不太可能採取多次報復行動。

「中國(中共)將更多地關注國內穩定而不是報復,因為他們的首要任務是保持國內穩定。」時事評論員朱明總結說。#

責任編輯:李玲

評論
2019-08-04 2: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