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碩士研究生半數為留學生 博士三分之一

經合組織最新年度報告顯示,留學生在澳洲大學的比例逾20%,遠高於經合組織其它成員國。(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天睿澳洲悉尼編譯報導)經合組織最新年度報告顯示,留學生澳洲大學的比例逾20%,遠高於經合組織其它成員國。碩士博士課程對留學市場的依賴程度更高,近半碩士研究生來自海外,三分之一的博士生是留學者。本地學生反而不太傾向於大學畢業後繼續深造。

數據顯示,除澳洲外,經合組織國家高校2018年的留學生比例平均衹有6%,但澳洲大學的留學生佔比高達21%,其中本科生佔比為14%,碩士生更是高達48%,博士生32%。

相反,澳洲本地學生卻不太傾向於在大學畢業後繼續攻讀碩士和博士課程。

經合組織國家25歲到34歲的人口中,平均44%的人擁有大學學位,澳洲這一比例高達51%。

但大學畢業後繼續深造的比例在澳洲衹有10%,而經合組織國家平均值為15%。

留學生比例過高使得專家擔心人才外流。新南威爾士大學(UNSW)副教授李知炫(Jihyun Lee)對悉尼晨鋒報說:「目前,澳洲大學高等學位課程的生存依賴著留學生。澳洲政府在為留學生提供4年碩士學位學習的同時也無法避免這些受過更高教育的人才流失。」

競合組織報告顯示,澳洲高校的留學生數量佔競合組織國家留學生總數的10%,是獲得留學市場份額最大的國家之一。三分之一的留學生從中國來,還有14%是印度學生。

該報告還發現,本科留學生在澳洲繳納的學費是經合組織國家中最高的,平均為2.8萬澳元,是本地學生的近4倍。

澳洲本地人中,擁有大學學位的女性要多於男性,59%的女性有大學學位,男性衹有44%。在2008年到2018年這10年間,這一差距擴大了9%。

在澳洲高校大量錄取留學生之際,政府的教育撥款佔比在下降。澳洲的公共教育撥款從2010年政府開支總額的10.4%降至2016年的8.9%。但每個學生獲得的撥款仍高於經合組織國家。

聯邦教育部長泰安(Dan Tehan)說:「當和其它經合組織國家對比時,澳洲的教育系統獲得了充裕的資金、高水平的入學率、出勤率和畢業率,就業市場反應也很好。」

責任編輯:簡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