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硕士研究生半数为留学生 博士三分之一

经合组织最新年度报告显示,留学生在澳洲大学的比例逾20%,远高于经合组织其它成员国。(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天睿澳洲悉尼编译报导)经合组织最新年度报告显示,留学生澳洲大学的比例逾20%,远高于经合组织其它成员国。硕士博士课程对留学市场的依赖程度更高,近半硕士研究生来自海外,三分之一的博士生是留学者。本地学生反而不太倾向于大学毕业后继续深造。

数据显示,除澳洲外,经合组织国家高校2018年的留学生比例平均衹有6%,但澳洲大学的留学生占比高达21%,其中本科生占比为14%,硕士生更是高达48%,博士生32%。

相反,澳洲本地学生却不太倾向于在大学毕业后继续攻读硕士和博士课程。

经合组织国家25岁到34岁的人口中,平均44%的人拥有大学学位,澳洲这一比例高达51%。

但大学毕业后继续深造的比例在澳洲衹有10%,而经合组织国家平均值为15%。

留学生比例过高使得专家担心人才外流。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副教授李知炫(Jihyun Lee)对悉尼晨锋报说:“目前,澳洲大学高等学位课程的生存依赖着留学生。澳洲政府在为留学生提供4年硕士学位学习的同时也无法避免这些受过更高教育的人才流失。”

竞合组织报告显示,澳洲高校的留学生数量占竞合组织国家留学生总数的10%,是获得留学市场份额最大的国家之一。三分之一的留学生从中国来,还有14%是印度学生。

该报告还发现,本科留学生在澳洲缴纳的学费是经合组织国家中最高的,平均为2.8万澳元,是本地学生的近4倍。

澳洲本地人中,拥有大学学位的女性要多于男性,59%的女性有大学学位,男性衹有44%。在2008年到2018年这10年间,这一差距扩大了9%。

在澳洲高校大量录取留学生之际,政府的教育拨款占比在下降。澳洲的公共教育拨款从2010年政府开支总额的10.4%降至2016年的8.9%。但每个学生获得的拨款仍高于经合组织国家。

联邦教育部长泰安(Dan Tehan)说:“当和其它经合组织国家对比时,澳洲的教育系统获得了充裕的资金、高水平的入学率、出勤率和毕业率,就业市场反应也很好。”

责任编辑:简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