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黑洞:制度解決不了道德風險

人氣 4
標籤: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7月9日訊】經濟迅速增長帶來了“道德風險”?

主持人:美國從去年開始連續查處了多家大公司出現的財務欺詐問題,而近期美國第二大長途電話公司———世界通訊(worldcom)又曝出涉案金額巨大的財務欺詐案,它自己承認在過去五個季度中,先后共虛報了38億美元的利潤,而該公司的的審計人竟然還是“大名鼎鼎”的安達信公司。接著,又是施樂公司的“舊賬重提”,查出其在過去5年內共虛報了6 0多億美元收入。有報道說,最近美國評級机构魏斯(Weiss)對美國7000家上市公司進行了調查,調查結果認為,其中1/3的上市公司可能篡改贏利報告。不知這一現象的背后有什么更深層次的原因?

張靜春:假賬案一發不可收拾,看似一夜之間,實際上与基本制度有關,也有其他很深的背景,這個背景可以追溯到美國這十年的經濟增長。

據中國經營報報道﹐九十年代以后,美國提出以技術創新來支持經濟增長,再加上穩健的宏觀調控政策,應該是很穩健地發展。但是實際上我們發現,即使這樣也不可避免地加大了道德的風險。道德風險在日本的金融泡沫和東南亞金融危机的時候,都曾爆發過。因為在經濟高速增長時人們防范風險的心理因素減弱了。我們可以看到,美國1991年下半年經濟開始复蘇以后,1993的經濟增長率就達到了2.7%,到了1994、1995年以后,經濟增長進一步加速,1995年以后曾經連續四年經濟增長都達到了4%,這是非常高的經濟增長率;另外,在這种情況下,通過宏觀調控,美聯儲還積極地保持著穩健的貨幣政策。所以,這時候投資者的心態相當放心,覺得無論美國經濟出現了什么樣的問題,投資都是安全的,就好像每個投資者買了一只保證上升的股票。人的心理常常是,如果保險公司給你提供了一种保險,你就可以更放心地“犯規”了,就像信息經濟學說的,司机在買了保險以后,就會不那么負責地照看自己的車,因為出了事,保險人會給他承保。這些加大了所有人比較激進的心理。跟歷史上的其他時期一樣,高經濟增長速度讓人們的預期越來越高。所有人都覺得技術創新產業的發展才剛剛開始,電信公司、网絡公司都在不停地投資,因為他們覺得前面形勢非常好,甚至會更好。美國2000年的調查顯示有90%投資者說還將長期投資,并不在乎股市短暫的波動。在某种程度上講,這已經是非理性的行為了。為投資過熱和股市過熱埋下了一個种子。

還有一個原因是,在美國的技術創新的同時,還伴隨著解除各种各樣管制的趨勢,尤其在IT業、電信業、金融業等發展最快的領域。解除管制的直接后果就是混業經營的發展,企業通過兼并、收購迅速成長。這時,信息不對稱的机會也就加大了,比如相對集中于一個組織中的經營者身上,他們可以通過會議知道一些內幕的消息。這种信息的不對稱最終會導致高層管理者受利益因素影響的机率加大,這時肯定會產生道德風險的增長。當然,這种道德風險會集中在發展最快的領域,在這些地方制造道德風險的空間就越大。

解除管制促進經濟高速增長,但另一方面,以前的一些監管法則也就不适合了。為什么會計上會出現這個問題,就是因為在這個時候,以前的一些會計法則已經顯得落后了。總的來看,經濟增長帶動的投資冒進心理;創新、兼并帶來的迅速制造盈利的CEO文化,以及解除管制制造的制度漏洞綜合起來制造了這一時期道德風險增加。

關建中:有一點可以肯定,在美國華爾街,融資是很方便的。現在的很多公司就是通過這种大規模的融資來擴張的,擴張的速度也有加快的趨勢。這其實也反映了現代經濟迅速增長的內涵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生產—再生產”的緩慢擴張,也不是稍后階段的小規模的資本擴張,而是更加依靠資本市場來進行大規模、高速度的資本擴張。這樣一來,原來的很多監管制度就不适應了,比如說會計制度,以及作為中介的會計公司制度。會計公司從最初的設立到后來的發展,無疑對經濟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如投資人的利益得到了更好的保護,投資得到了更大的鼓勵;但是,會計公司也是企業,它也要追求利益,其間的弊端顯然無法完全克服。美國財務欺詐案爆發最重要、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利益的驅使。企業和會計公司的關聯度太緊密,就很容易在巨大的利益驅使下走向勾結直至犯罪。從另一個的角度看,也說明了監管制度沒有能夠迅速地、适當地調整,制度的落后帶來了所有的問題。

股票市場試錯与糾錯的博弈永遠不會終結

主持人:美國股市的法律和制度是相當完善的,但是也出現造假賬問題,造假者可以創造一套非常复雜的財務結构,使用更先進的技術手法在證券和會計制度上嘗試打擦邊球,高水平的管理會帶來高水平的欺詐。美國的財務造假問題是不是說明利益驅使下的資本市場在會計制度方面就是容易造假,資本市場永遠無法規避這方面的風險?

關建中:市場經濟确實是充滿風險的。那么作為政府也好,作為市場參与者也好,都希望有一种制度能避免風險;但是所有制度的避險功能只能是相對的,是有局限性和有漏洞的。這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任何制度都不可能對道德風險做百分之百的控制。

張靜春:我記得克魯格曼在《蕭條經濟學》里面說:“目前經濟制度唯一不能解決的就是道德風險問題”,這是一個永恒的主題,資本主義無法解決。在美國,通過制定自己的會計制度和會計制度變革來加強監管,防范風險,但也只能做得更好,不能有一個最好的。你剛才提到是不是有一种制度能解決所有的問題,這肯定不可能。會計公司也說,現在的很多現象是以前不一樣的,比如說全球化的發展,企業越來越大,業務越來越多,已經不是以前的會計報表能夠反映的,這些新的問題已經說明以前的會計制度不能夠滿足現在的實際需要了。這么复雜的業務你應該怎么設計适合的會計報表?有些人就在這儿利用制度漏洞,在上面做大膽的冒風險的嘗試,這實際上是美國社會在發展、在變化的表現。以前的一些問題得到解決,但新問題隨時都會出現。

主持人:在中國股市,造假賬也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像銀廣夏、億安科技等事件都曾給股市帶來很大的影響。而后我們將學習的目光瞄向了美國的一些會計公司,而現在我們了解到美國也有這么嚴重的造假賬問題。如何看待這兩种造假現象?

關建中:中美兩國的經濟環境和資本市場環境很不一樣,因此兩國公司在“造假”上還是有一些層次上的區別的。像銀廣夏這樣憑空制造彌天大謊的欺詐,在美國市場上几乎是不可能發生的;美國公司造假技術上要更高超一些。相比之下,我們股市的制度還不很完備,監管也不太有力,有些公司造假案甚至還和一些監管部門有著千絲万縷的關聯,這都是很現實、很嚴重的問題,這也說明了我們的股市、我們的資本市場的發展還處在一個初級階段。

張靜春:相比之下,美國的會計准則依然是最完善的,這要承認。只是再完善的制度也不能保證風險不發生,尤其是在經濟這么高速增長,同時監管放開的情況下,投資机會的增多會使上市公司中充斥一种股權文化,它要保證股价節節上升,利益的驅動讓更多人更看重一种短期行為。過去10年,獲利最多的是公司的領導人。他們的成功———拿到的報酬———跟他們能把股票价格提到多高直接相關,所以他們就會選擇走“捷徑”,美國大公司暴露的做假賬問題一點都不奇怪,就是因為更多人想贏利。社會更复雜了,問題可能會從一种形式轉化為另一种形式。(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經濟學家預測:美聯儲提息日期將推延
亞洲華爾街日報:美反托拉斯調查將危害經濟
華爾街日報:歐元與美元平價 指日可待
美證管會控全美第二大長途電話公司詐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