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解密史塔西檔案 祕密警察收集千萬東德人信息

圖為位於柏林的前東德情報局檔案館,攝於2001年7月18日。前東德情報局(Stasi)收集了約1000萬人的個人信息,兩德統一以來,每個個人、組織、機構均有權查看其檔案。(Nina Ruecker/Getty Images)
人氣: 27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1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王亦笑德國報導)熟悉德國精緻可愛建築風格的人,一定會對柏林諾曼嫩大街(Normannenstraße​)上的龐大灰色樓群感到驚奇。這組建築群共49棟大樓,排列成規則的封閉狀矩形。遠遠望去,大樓相互緊挨,皆是一式一樣的火柴盒狀,窗戶密集而整齊地排列,給人以壓抑肅殺的感覺,像極了恐怖大監獄。

這就是前東德國家安全部總部(Ministerium für Staatssicherheit,縮寫為MfS),人們俗稱其「史塔西」(Stasi),就是德語「國家安全」(Staatssicherheit)的縮寫。

史塔西,滾出去!」

史塔西成立於1950年2月8日,借鑑了前蘇聯情報機構克格勃的操控經驗,又融入了納粹蓋世太保的冷血高效,一舉成為當時世界上最完備、最有效率的情報和祕密警察機構。然而這樣的完備與高效,只是加重了作惡的砝碼,被其嚴密監控的東柏林人感到壓抑窒息,無時無刻不想逃離。

在漆黑暗夜裡,時間會慢成蝸牛,一時一刻都讓人感到漫長難熬,但是人們對自由的嚮往和抗爭暴政的勇氣也在與日俱增。1989年11月9日,至暗黑夜終於迎來曙光,禁錮人們的柏林牆被一夕推倒,大家終於能在陽光下自由地呼吸。

然而就在人們盡情歡慶的時刻,史塔西大樓裡的工作人員,卻忙成了熱鍋上的螞蟻,他們接到了上級指令,以最快的速度全力銷毀文件。於是焚燒爐日夜不停地開動仍嫌太慢,碎紙機早已因負荷過度而無法使用,所有能找到的人手都被召集起來用最原始的方式撕毀文件,或者用臉盆直接在辦公室裡焚燒檔案。

細心的民眾發現了這些灰色大樓的異常,史塔西必須被徹底終結,但作惡者無權銷毀證據。公民運動新論壇還呼籲民眾於1990年1月15日在柏林諾曼嫩大街,也就是史塔西總部大樓前,舉行示威遊行。

為了避免發生衝突,史塔西下令工作人員於下午3點之前離開大樓。警察則接管了大樓的外部治安。

在過去的幾十年裡,這一區域都是民眾無法踏足的禁區。而在1月15日的下午5點左右,有超過10萬的勇敢民眾聚集於此。他們高喊著:史塔西滾蛋(Stasi Raus)!並從多個門衝進大樓。警察用緊急車輛封鎖了該地區,但並未介入公民行動。

人們在大樓裡看到了堆積如山的文件和裝成無數麻袋的來不及銷毀的文件碎片。有些憤怒的民眾砸破窗格,把家具和文件扔出窗外。但大部分民眾保持冷靜,沒有暴力、沒有開槍,三個小時後,大多數人都離開了現場。

占領之後,根據新論壇的要求,當時總理(部長會議主席)漢斯·莫德羅(Hans Modrow)領導下的東德政府最終屈服並解散了史塔西。

圖為位於柏林的前東德情報局檔案館,前東德情報局(Stasi)收集了約1000萬人的個人信息,兩德統一以來,每個個人、組織、機構均有權查看其檔案。檔案庫包含180公里的文件,3900萬張卡片索引,數十萬張圖片和錄音帶文件以及15,600袋被破壞的文件。(Sean Gallup/Getty Images)

數字說的話

要了解運轉近40年的史塔西全部的罪惡,並未一朝一夕可竟之事,但是我們仍可以從一組組數據中,拼湊出一個模糊的影像,這一龐大的間諜機構是如何無孔不入地監控著人們的一舉一動。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保存下來的史塔西檔案,書寫材料長達112公里,轉作膠片的材料有47公里,圖片和幻燈片多達140萬張,影像資料16.9萬份,碎片材料1.55萬袋。據估計,當時史塔西開足馬力,在兩個月內銷毀了整體文件的5%。

1989年東德政府倒台時,史塔西僱用了9萬多名正式職員以及17萬多名非正式雇員。所謂非正式雇員(inoffizieller Mitarbeiter,縮寫為IM)就是史塔西的線人,也就是告密者。幾乎每63名東德居民中就有一名為史塔西服務,而每166名東德居民就有一名史塔西的正式雇員。

如果將線人考慮在內,每6.5人就有一名史塔西的線人。與之相比納粹時期每2000人才有一名蓋世太保正式雇員。至1989年,東德有約600萬人被建立過祕密檔案,超過東德總人口的1/3。另外,史塔西也滲透到了西德的政府和情報機構。

人們擁有了解真相的權利

在兩德統一過程中,對於史塔西文件的處置方式其實是有爭議的。當時,東德政府的大多數共產主義政客主張要麼銷毀文件,要麼永久存封,因為這些沒有必要讓民眾知道。

而西德政府也在猶豫,因為按照西德的法治觀念,這些敏感的檔案都是以違反人權的方式祕密收集的信息,不能就這麼公開。但民權人士則主張,東德統一社會黨(SED)獨裁統治下的受害者們應當有權看一眼有關他們自身情況的檔案。

最終,民權人士的主張獲得認可。1991年,政府通過《史塔西檔案法》,民眾可以申請查詢與自己相關的檔案。另外,「受害者保護」在查閱檔案的程序中有著絕對的優先地位,而為史塔西效力的告密者則必須要面臨身分被揭露的時刻。

兩德統一後,史塔西樓群成為紀念館和博物館,通過各種展覽、出版物和歷史見證者的演講等活動,提醒人們記住這段災難性的歷史。民眾勇闖史塔西30年後,我們來到這些灰色樓群前,仍舊感到一種壓抑的氛圍撲面而來。

幸好,幸好這一切都已成為歷史,人們可以在民主自由的社會裡好好生活。只是,只是我們每個人仍應該問問自己,禁錮我們內心的史塔西真的被銷毀了嗎?在需要我們揭露和面對真相的時候,我們真的能夠勇敢地挺身而出嗎?希望每個人都能找到讓自己無悔的答案。#

責任編輯:周仁

評論
2020-01-15 6: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