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聞看點】武漢市長甩鍋 習要黨員堅守?

圖為2020年1月24日,在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人們在排隊等待就診。(Photo by Hector RETAMAL / AFP)
人氣: 2289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1月29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武漢肺炎爆發一個多月,無論確診病例還是死亡病例,都在急速攀升。但是人們已經不再相信中共官方通報的數字,武漢小伙子昨天再次爆料,他估計當前武漢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的病例,至少是官方通報的數字的100倍。

今天(1月28日)北京已經開始停運部分鐵路運輸,距離徹底封城又近了一步。而有北京門戶之稱的天津有進一步的行動,從今天啟動戰時機制,實行軍事化管理。

這場世紀大瘟疫,所造成的損失是無法估量的。武漢市長開始「甩鍋」,中共在武漢作秀。不過武漢也好,北京也好,他們也在面對著網民的拷問。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這場奪走無數人生命的瘟疫,中共當局罪責難逃。

武漢死亡上萬?

今天,習近平在北京會見了世界衛生組織祕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中共央視報導,習近平稱中共政府「始終本著公開、透明、負責任的態度及時向國內外發布疫情資訊」。

這句話,完全洩漏了數據的真偽,證實數據就是掌握在中共的手中。

有細心的日本網民發現,依據中共官方公布的數據,1月22日、24日和25日三天的確診人數分別是542、830和1287例,死亡人數則分別是17、26和41例。如果把這三天的死亡人數除以確診人數,得到的死亡率「剛好都是3.1%」。

這個病毒政策性太強了,太有黨性了,令人佩服的不行。致死率精準地保持在3.1%。奇怪嗎?不奇怪,因為黨媽在掌握著數字,就跟以往的各種天災人禍傷亡數字一樣。黨媽說多少就是多少,傷亡數字是根據黨的需要公布的,一個也不能多。

前天(26日),騰訊和網易公布武漢肺炎疫情的實時動態,最初顯示包括港澳台在內,確診是15,701例,死亡2577例。

不過這兩家網站很快對數據進行了修正,再公布的數據就與官方的說法一致了。有網民認為,這可能是不小心公布了正確數字,後來又給美化了。估計小編得受一些處罰,不小心洩露了黨國機密。

其實就這個數字來說,與民間披露的數字也是相差甚遠。

之前已經看到過視頻,有武漢的醫護人員向親友哭訴,疫情比電視報導的要可怕的多,「估計感染人數有10萬人」。

另外有錄音披露,武漢已經死了上萬人,完全失控了!一名深圳醫生為此而辭職保命。因為大年初六初七,很多人會回到深圳上班。那些帶病毒的人,會加重深圳的情況,使深圳變成第二個武漢。

各國高度關注 美國:願提供任何幫助

這場疫情,已經引起了各國政府的高度關注。菲律賓今天宣布,暫時停止向中國民眾發放落地簽證。繼美國之後,英德法日韓和西班牙等國家紛紛啟動或計劃撤僑,準備安排國民離開湖北,特別是武漢。特別是德國,準備調派軍機前往武漢。

蒙古從昨天(27日)開始,到3月2日,一致關閉與中國接壤的邊境關卡。香港澳門都宣布,拒絕來自湖北省和過去14天內曾去過湖北的旅客入境。

昨天川普推文表示,已向中國和習近平表示,願意提供任何必要幫助。

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也表示,美國已經準備好協助受疫情影響的中國人民。許多美國人「都掛念著受到冠狀病毒衝擊的中國家庭」。

習喊話 官媒鼓吹「黨員挺身而出」

今天新華社發出一個評論員文章:「危難時刻,黨員幹部要挺身而出——論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明確要求黨員往上衝。不知道黨的呼喚下,又有多少人去送命。

新華社是跟著習近平昨天的講話來的,習近平昨天表示,各級黨組織和廣大黨員幹部應團結廣大群眾,「堅決貫徹中央決策的部署」。之前他還表示,「要堅守崗位、靠前指揮、守土盡責」。說白了,還也是要求黨員先上。

但是中共體制已經爛透了,中共官員在這個體制中,被黨性扼殺了人性。誰上都一樣,最終都沒戲。

防疫嚴重不足 地方當局謊話連篇

今天中共國家衛健委召開新聞發布會,又通報了他們的抗疫工作成績。其中衛健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表示,全國各地已經派出6000名醫護人員抵達湖北,支援前線的醫療工作。他聲稱支援的醫護人員都很有「經驗」。

但是實際情況如何呢?武漢居民丁先生對自由亞洲表示,他所居住的社區,從來沒有看到過有人來消毒。

他特別指出中共官員「謊話連篇」,「你看見省長講話沒有,什麼口罩、物資都非常豐富等,全是胡話。昨天新聞說還有1000例等待確診,但是沒有確診的,還在外面不能就醫的,還在外面跑的有成千上萬」。

丁先生憤怒地說:「現在政府不作為,比如醫院的護士接觸病人多的,防護服、口罩國家都發了。我老婆在超市內上班,口罩沒有發。外面買不到好的口罩,只能買到一般性的,防護服也沒有。每天在超市裡,孩子接送,(面對)那麼多人,下班了還要回家。每天來回超市和家裡,我的內心都發慌」。

丁先生說的省長講話,指的是26日的湖北省新聞發布會上,湖北省長王曉東的一連串打臉數字。王曉東在同一個場合,在短短時間中三易其口。先說年生產口罩108億隻,然後改口說是18億隻,之後又改口說108萬。

網絡截圖顯示,「武漢紅會切斷了所有民間自助途徑,所有物資統一調配。民間自助是把捐贈物資自發送到一線,繞過層層審批,效率高。現在已經全面不讓了。」這個網絡截圖的最上方有一句話:對下面的話負責。

今天網友發給我一份爆料,是一份「穩健醫療」的公告,告訴消費者「這些天,穩健醫療做了什麼」。

文中大概意思是說,他們從1月10日開始,唯一的口罩車間380人過年不放假,加班加點生產N95口罩、外科口罩和護理口罩。然後1月20日又決定公司全員過年不休息,全力生產防護服、手術衣、酒精片等防護產品。

截止到1月26日晚上,他們生產了1.089億隻各類口罩。其中向醫院發貨3140萬餘隻,僅武漢和周邊地區就發送了1100萬隻。對全國藥店發貨6680萬餘隻,武漢地區占1300萬隻。向電商發貨1070萬餘隻,其中武漢地區購買了248萬隻。此外他們對醫院發貨11.47萬件防護服,僅武漢地區就有8.76萬件。

據網友說,穩健醫療公司的老闆是德國人,武漢第一次爆出病毒的時候,他就很緊張了。網友表示,「一言難盡,國外的人都知道嚴重,在武漢的人啥都不知道」。

有武漢市民表示,「我打市長專線電話打不通,是電腦應答,沒有人工。打120救護車打不通,在網上查詢超市的辦公電話,查到了也打不通。想反映問題都沒地方反映」。

疫情爆發一個多月,大陸媒體即使對肺炎有報導,也都是以當地宣傳部門發布的消息為準,不允許私自採訪報導。

武漢市長推責最高層

在疫情完全失控的情況下,即使沒有媒體報導,人們也能看到疫情的嚴重情況。經歷過2003年SARS的民眾發現,這次武漢肺炎的嚴重程度遠遠超過SARS。

人們的不滿情緒在明顯上升,對中共體制和最高層進行咒罵,並切把瘟疫的責任歸咎到中共官員的頭上。

前天,武漢市長周先旺走進了央視直播間,他承認了對疫情的隱瞞事實。不過他說「不是隱匿疫情,而是中央不授權」。

周先旺說,「前面這個披露的不及時,這一點大家要理解,因為它是傳染病。傳染病有傳染病防治法,它必須依法披露。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這個信息以後,授權以後,我才能披露,所以這一點在當時很多人不理解。」

他直接指出,1月20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召開,定調將武漢肺炎定位乙類傳染病,並進行甲類傳染病的管理後,地方政府才得到授權,能夠更「主動」地執行各種措施。

這是央視的電視直播,所以沒有辦法刪改,這些內容在網絡上都可以看到。這可能是周先旺知道自己將來的下場,可能要被當成替罪羊拋出來。所以索性來個魚死網破,說出真相。

周先旺說「前面這個披露不及時」,自然指的是隱瞞疫情的事實。但是他說這是中央不授權,所以不敢報。這就是明白無誤地告訴人們,地方政府沒有責任,責任都在中央,在中南海。

世紀災難 中南海一手造成

換句話說,疫情氾濫成世界性災難,是中南海一手造成的。

香港資深媒體人紀碩鳴也在美國之音表示,大陸的衛生專家1月9日就到了武漢,對病毒進行確認,隨即上報了國務院。當時中共國務院系統給出了一個防治方案,要求依照SARS的防治方法,提升武漢的防治戒備,並通報全國。但事關重大,這個防治方法必須報告黨中央。可報給黨中央之後,黨媽就是不批。理由是馬上就要過年了,不能破壞了節日氣氛。

我們來看看中南海要的節日氣氛是什麼。在24日的節目中我們報導,當時湖北封鎖了15個城市,12省區做出最高級別的一級響應。有消息說武漢有10萬病人,市民向醫護人員下跪求救。護士嚎啕大哭,因為沒有資源,說「頂不住」了。

當時已經有很多人死去,民間一片悲鳴,哀鴻遍野。有很多網友留言,說看著看著節目就流淚了。都是中國人,同胞受難,哪個有良知善念的人會無動於衷呢?

那麼北京在幹什麼?就在無數人掙扎在生死邊緣的緊要關頭,中共7大巨頭去「看望老同志」,開「團拜會」,一起吃喝玩樂,唱歌跳舞。

武漢這邊有人在街上走著走著就倒在了地上,北京這邊歌舞昇平,一派歡樂場景。

這就是中共高層要的節日氣氛,他們要的就是在人們的屍體上載歌載舞,享受這種強烈刺激帶來的快感!

幾個「想不通」的問題

不過大家不要以為中共這就知足了,那太小看中共的邪惡程度了。我們有幾個想不通的問題,列出來幫大家分析。

1. 為何宣布封城卻留8小時?

武漢市在1月23日凌晨2點發布通告,當天上午10點封城。大家想,既然瘟疫橫行情況下封城,應該當機立斷,越早越好。但是當局為什麼給留出8個小時的時間呢?

我們已經知道,在這8個小時當中,有大約30萬人逃離了武漢。這些人當中,一個病毒攜帶者都沒有嗎?一個疑似患者都沒有嗎?而且對1100多人口的大城市封城,這在歷史上也是非常罕見的。這麼大的動作,你會相信武漢市當天作出的決定嗎?

2. 為何封城前放走500萬人?

再有,武漢市長周先旺在央視上說,封城前有500萬人離開武漢。這裡面可能包括最後一刻逃離的30萬人。但是在宣布封城之前,還有470萬人離開了武漢,他們當中一定沒有疑似患者嗎?會不會有潛伏期當中沒有症狀表現的呢?

答案幾乎是肯定的,這些人當中很可能有人攜帶著病毒,甚至已經有了發燒的症狀。讓500萬人到處跑,只會傳染給更多的人,使疫情範圍更大。當局會想不到這一點嗎?如果說想不到,那只能說他的大腦有問題。如果想的到,中共為什麼故意放走這些人呢?

3. 疫情爆發,為何搞大型群體活動?

再有,新聞看點在1月17日就爆出,武漢肺炎疫情已經失控了,當局壓不住了。然後第二天,中共就開始出現新增病例,隨後每天都是成倍的增長。

但是1月19日,武漢百步亭社區舉行了4萬多家庭參加的「萬家宴」。20日又向武漢全市派送20萬張「惠民優惠券」,讓武漢市民免費遊覽武漢市的30處旅遊景點。

我在1月23日的節目中就質疑,當時疫情已經非常嚴重了,當局為什麼還要這麼幹呢?他們不知道公眾場合,傳染疾病的可能性越高嗎?

4. 醫院為何建在水源邊?

還有,大紀元在25日報導了一則消息,就是當局針對疫情,開工建設一個武漢版的「小湯山醫院」。但是工程選址在哪?在蔡甸知音湖。

蔡甸知音湖,這是武漢的水源地之一,武漢市民的飲用水,就從這裡來。一名負責醫院建設的知情人士透露,規劃設計單位在選址的時候,已經注意到了知音湖水源地、武漢職工療養院等問題。中國新聞週刊、經濟觀察網等媒體引述承建方的說法,醫院目前正在建設中。

大家想想看,既然注意到了水源問題,為什麼還要繼續在這裡建醫院呢?這不是明顯要讓無藥可醫的新型冠狀病毒污染水源嗎?如果水源被污染,會不會有更多的人患病?這個後果不堪設想。

5. 中共為何偷建多個實驗室?

還有一件事,就是這個病毒來源,我們在節目中連續說了兩次。第一次是25日,當時美國媒體《華盛頓時報》引述以色列生化戰專家肖漢姆的說法,指出武漢肺炎病毒是從中共在武漢的病毒研究所傳播的。其實現在又有多家媒體比如BBC、自由亞洲等,都對病毒的來源有所質疑。

昨天(27日)我們收到一位網友的爆料,加重了我們的懷疑。網友發來的央視官網截圖顯示,中共科學家在2018年4月5日已經發現了新型冠狀病毒。

查閱資料發現,中共新華網在1月5日曾發文表示,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四級)實驗室(簡稱「武漢P4實驗室」)通過評估。中國的科研工作者可以在自己的實驗室裡研究世界上最危險的病原體。

大家想想看,研究「世界上最危險的病原體」,中共究竟要幹什麼?本月25日,法廣報導說,2004年時任法國總統希拉克訪華期間,與北京簽署了協助中國(中共)建設P4病毒中心的協議。

協議規定北京不能將此技術用於攻擊性的活動,但是法國政府官員說,在十多年的合作過程中,中方多次違背承諾。比如當初承諾僅僅在武漢修建唯一的一個實驗室,但是今天卻發現,中共修建了多個實驗室,某些實驗室十分可疑。

中共修建這麼多致命病毒實驗室,究竟要幹什麼?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  #

責任編輯:李昊

評論
2020-01-29 6: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