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政府反駁拖延簽證之說 專家力挺

(Fotolia)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2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何蔚悉尼綜合報導)最近,澳洲一些媒體報導了百多名希望到澳洲學習的中國博士生抱怨其簽證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延誤和中國大使館表示「高度的關注」一事,就此澳洲政府明確表示不存在拖延,澳洲專家力挺政府仔細審查的做法。

悉尼晨鋒報週二(1月21日)的報導說,大約有230名中國學生在社交媒體平台上表示,他們等待澳洲簽證的時間比正常時間長了幾個月,有時甚至超過一年。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將在科學,技術,工程,數學和醫學領域學習,其中許多都獲得了獎學金。

報導說,學生們表示,簽證的延誤使他們無法工作,夫妻分開,使一些學生失去了獎學金。這些學生使用公開的簽證處理數據說,中國研究生比其他國家的申請人獲得簽證的可能性要小。

聯邦內政部發言人對這些說法提出異議。發言人說:「學生的分析……使用錯誤的方法從民政事務數據中得出結論。」

這位女發言人說,對中國留學生的簽證要求與其他學生是同樣的,申請人極有可能獲得簽證。中國學生(包括本科生)簽證的平均處理時間並沒有長過其他(國家的)學生。

她還說,學生等待時間的長短取決於「有關健康,性質和國家安全要求的評估的複雜性」。

斯威本大學(Swinburne University)的中國專家菲茨傑拉德(John Fitzgerald)表示,「澳大利亞對允許來澳的研究生進行仔細審查是對的,因為中國政府挑選的是個人研究興趣與國家研究重點相一致的學生,並為他們提供出國留學獎學金的。

菲茨傑拉德教授說:「這不僅與國防有關,而且與新技能的地域戰略競爭有關。」

澳洲廣播公司一週多前也報導了135名中國博士生和30名其他訪問學者向中國官方媒體發送電子郵件,稱他們的澳洲學生簽證申請經歷了持續的拖延。他們認為他們是「出於政治動機拖延」的受害者。

該報導說,自去年的幾份詳細陳述與中國實體的大學研究合作對澳大利亞國家安全造成的影響的報告發表之後,澳洲大學採用了新的自願標準,以對付外國干擾和高風險的研究夥伴關係。

中國時事分析通訊《內參》(China Neican)的聯合編輯亞當‧倪(Adam Ni)告訴澳廣公司,(澳洲政府)主要關注的是可能與中國政府有關係的個人,以及武裝間諜活動,包括將敏感技術提供給中國當局。

倪先生說:「在廣泛的層面上,越來越多的人擔心中國共產黨對澳洲的影響和干預,這種影響已擴展到研究合作,最近又擴展到進行研究的個人。」

他說:「在過去的十年中,確實有一些令人不安的案例,涉及軍事間諜活動或以某種方式侵犯版權的研究人員。」 但他認為:「問題只在於與中國政府有關係的個別人,而不是所有的研究人員。」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研究員周安瀾(Alex Joske)在他去年11月發表的題為「從學生到無人機群:中國參與者如何在澳洲訓練它的專家」的文章中講到,2009年,一個叫王向科的學生以訪問學者(的身份)來到澳洲國立大學。

王向科不是來自中國的普通國際學生,實際上,他是作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科技大學(NUDT)計劃的一部份,被派遣到這裡。該計劃試圖利用全球的學術專長實現其軍事目的。

王在堪培拉學習了兩年,在人工智能和機器人技術方面進行培訓和工作。他當時寫的論文表明,他正在對無人機群的「結構穩定性」進行學習研究。

(不像其他國際學生會進行學術上的交流)王向科來澳洲是要學習澳洲的尖端技術,而不會分享解放軍(學術上)的秘密。

中國國防科技大學聲稱,它派往海外的所有學生都是中共黨員。該大學的一個黨政官員說:「海外的環境不同,一個人無法直接抵禦各種有害思想甚至是反共產主義和反華言論,因此,我們必須大力突出國留學黨員的教育管理。捍衛意識形態防線。」

人民解放軍的一份報紙說,「幾乎100%的國防部派往國外的科學家是準時返回,並成為其工作單位中的關鍵力量」。

中國軍方希望通過將最好,最聰明的技術人員派遣到海外來實現這種技能的提升。這種專注於為解放軍培養更好的人才(的做法)表明,它不僅越來越渴望利用盜竊技術來達到西方的水平,而且要在軍事技術領域超越西方,超越西方軍事力量,包括導彈,飛機,雷達和無人駕駛車輛等領域。

得益於ANU的世界一流專家、資源和設施,王現在渴望做的就是為中國軍隊開發更好的無人駕駛汽車。「無人操作是應用人工智能的製高點;我們必須快速佔領它!」 他在2017年告訴中國記者。

王向科目前是中國機密軍事項目的首席技術員,該項目的名稱和主題尚未公開。他的博士論文(部份是他在ANU工作的成果)也未公開發佈,表明其內容也是機密的。

但從網上的搜索發現,王是解放軍「無人駕駛自動戰鬥機群」研究小組的成員,該小組致力於完善無人機群。

中國媒體報導介紹他工作的文章描繪了這樣的圖景:「幾排固定翼的無人機從空中飛行。他們以飛快的速度編隊,飛向指定的戰場地區進行偵察任務。」

除了戰場偵察外,無人駕駛飛機還可能殲滅現有的防空系統並摧毀航空母艦。這些廉價的設備飛入F-22戰鬥機的進氣口,就會使飛機墜落。

周安瀾提到,在過去十年中,中國軍方「選拔」了大約2500名科學家和工程師到海外進行學習培訓,而王的事例只是其中一個。

他說,新南威爾士大學研究人員與解放軍合作發表的論文多於任何其他西方大學。而有一些美國大學的教授甚至擔任了中國國防科技大學博士生的導師。

周安瀾的報告還發現了二十二例新的中國軍事科學家隱瞞其軍方身份出國的案例,其中包括十七名來到澳洲,在科廷大學和新南威爾士大學以訪問學者身份進行軍事衛星導航技術的研究。

周安瀾在他的題為「採花釀蜜:中國軍方與外國大學的合作」的報告中詳細介紹了這種全球性現象。

責任編輯:楊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