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華人博物館屬於誰?爭議難消

畫家撤展 要求MOCA負起責任 如何才配稱社區的「精神支柱」多人寫公開信

人氣 402

【大紀元2020年10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上週五(9日),美國華人博物館(MOCA)宣布獲得福特基金會300萬美元的贈款。記者會上,館長姚南薰宣稱MOCA不是「美華人的」博物館,而是「所有人的」博物館,該說法引發社區一些藝術人士和團體的不滿,並再次掀起對「究竟誰的博物館」的質疑聲音。

自從市長白思豪在2018年底宣布要在唐人街中心地帶「建造世界上尚未見過的高科技摩天監獄」的計畫後,唐人街就再也不平靜。唐人街這兩年最熱烈討論的議題之一,莫過於2019年10月17日,紐約市議會投票通過建設四區社區監獄的議案,儘管該計畫在唐人街等社區遭到了壓倒性的抗議聲浪。

而其中最受社區矚目的事情之一,又莫過於美國華人博物館突然拿到了市府的3,500萬美元特許撥款,有人指責MOCA是與市長進行華埠監獄建案「利益交換」的團體之一,用某種讓步換取政府的撥款。

館長姚南薰週五回答記者問題時對此否認,聲稱MOCA對監獄的刑事改革議題完全不參與,她從未與市長私下一對一的會面,這筆錢是MOCA過往5年中「一直在向文化事務部申請資金」的自然結果,用於購建永久館址。

但記者昨日(10月11日)獲得的一份2019年10月18日市長辦公室與紐約市議會之間的「協議要點」顯示,到目前為止,紐約四個社區中,對市府關閉雷克島舊監獄、在社區蓋新監獄計畫做出讓步的組織中,獲利最大的就包括獲得3500萬美元的MOCA。

市府的公開文件

這是2019年10月17日市議會投票後第二天政府發布的公開文件。具體而言,這份26頁的文件交待了市府在監獄建案上對社區的具體承諾清單,以作為對社區的補償,「這些承諾中有許多都與社區監獄系統直接相關(例如降低監獄高度)。其他承諾涉及在當地社區的單獨投資,以滿足長期未滿足的需求……」。

其中第16頁,「曼哈頓協議」第12條「對文化和社區機構的投資」一項寫道:「支持在華埠中央街215號(MOCA的地址)購置和建造一個常設博物館和一個新的藝術中心,用於中國音樂、舞蹈和戲劇團體的表演藝術空間。」

下面的說明寫道:「美國華人博物館(MOCA)一直是唐人街的精神支柱,為了在唐人街獲得永久居所,並為本地的中國音樂,舞蹈和戲劇團體提供新的表演藝術空間,紐約市將投入大量的公共資金以及私人投資,支出: 3500萬美元,包括2020財年的500萬美元; 2021財年1500萬美元; 2022財年1500萬美元。」

「協議要點」第16頁,「曼哈頓協議」第12條「對文化和社區機構的投資」。(市府文件截圖)

事實上,對美華博物館的爭議起於2018年12月18日,市長為了推動華埠監獄建案,首次到華裔退伍軍人會,與大約30名「利益相關」的華裔社區代表開閉門會議。

由於是閉門會,華媒記者們只能付出比公開會議多幾倍的時間,挨個採訪部分與會代表,根據他們的陳述拼湊出一幅閉門會議中的情景。本報當日的文章標題就是「監獄建案 市長華埠提利益交換」。

閉門會第二天,有人將會議的祕密錄音放在了網上,錄音中姚南薰開口提錢,說MOCA需要3200萬美元購買永久館址。這份錄音,讓社區對MOCA提出疑問,「出賣」一詞開始泛起。

畫家撤展 要求MOCA負起責任

最近,一群當地的華裔藝術家開始給MOCA寫信,表達他們對MOCA參與紐約市監獄建案的擔憂,要求美華博物館擔負起文化機構的責任。

率先寫信的是一名勞工律師黃思茵(Si Yan Wong),她在業餘時間繪畫,原本計劃今年10月在美華博物館展出她的「五分錢瓶子:讓隱形者可見」系列畫作,但是在展前她決定撤出。

她昨日告訴記者,這是一個經過深思熟慮的決定,在她「調查了MOCA參與和默認市府花費數十億美元,在華埠等社區建造摩天大樓監獄後得出的結論。」事實上,她說自己並不是第一個因此而從MOCA撤展的人。

黃思茵說,她曾直截了當的問MOCA館長姚南薰,是否與陳倩雯或者其辦公室人員進行過對話,姚南薰回答「是」;黃思茵又問雙方是否曾討論「讓步或者社區回饋」(community give back)以便對監獄建案投「贊成票」?但姚南薰拒絕回答,說「這太荒謬了⋯⋯我甚至都不願意回答」。

「但是從市政府公布的協議的觀點來看,MOCA接受了建監獄的優惠款項,這沒有爭議。」黃思茵說,作為一名律師,她講話是有根據的,「那份協議白紙黑字」。

顯然,雙方對「是否參與監獄建案」有完全不同的敘述方式。姚南薰說她不是刑事改革專家,因此「完全不參與監獄改革的任何事情」,她關心的只是「購買永久館址」。黃思茵說,「接受監獄的讓步錢是可恥的」,相當於參與了建案項目。

如何才配稱社區的「精神支柱」

這也讓許多社區人士對MOCA感到失望。黃亞倫(Arlan Huang)9月1日在給MOCA的公開信中說,MOCA是社區遺產的監護人,「必須保護並延續這一遺產,以一種關心和信守的心來做。這是社區的要求。⋯⋯否則不配稱自己是社區的『精神支柱』」。

Amy Chin也在9月25日的公開信中說,自己作為MOCA的長期支持者,當社區在抗爭監獄建案時,看到MOCA的冷淡反應深感失望,「對於一個以保護邊緣化民眾的歷史為核心使命的機構而言,這具有諷刺意味。」

她說,儘管華人社區組織了集會、遊行、請願活動和各種抗議,反對監獄計畫,但MOCA卻被大家看到公開遊說,為自己的機構籌集資金。有記錄為證,在2018年9月27日的一次聽證會上,MOCA館長告訴市府:「⋯⋯您正花費3億美元在唐人街擴建一個拘留所,我們只要求一些錢為博物館謀個永久性館址。」

Amy Chin說,在與市政府機構合作之後,她切身知道,數百萬美元的資本分配並不是僅僅填個公共申請程序就突然獲得的。申請是一個開始,但要取得成功,就必須與最終提供這些預算分配的民選官員進行重點宣傳。「我們如何信任一家聲稱代表我們社區歷史的機構,同時與傷害它(華人社區)的力量合作呢?這些不是盟友的行動。」

在中央街139號診所做治療師的Josephine Wong在9月28日致信MOCA說,華埠監獄施工需7年,不僅嚴重影響耆老健康,前往唐人街的遊客人數會大幅下降,附近企業也將被迫關閉,一旦開始施工,她的診所也將關門。「當您有意識地摧毀一個已經苦苦掙扎的華人移民社區時,怎麼還能聲稱代表華裔美國人?」

除了這些個人,「堅尼路以南居民聯盟」(NUBC)組織也致信美華博物館,要求MOCA一個明確的解釋和立場聲明。

誰的博物館?

或許是對社區質疑「誰的博物館」的回應,姚南薰在週五的記者會上強調,她一直認為博物館「不是華裔美國人擁有或為了華裔美國人而存在,我們是為了所有的人。」(we are not museum by Chinese America or for Chinese America, we are museum by all and for all. )

黃思茵昨日評論,「這表明MOCA領導層已經迷失了方向,她已經不記得40年前成立華人博物館的目的。」「當館長聲稱MOCA代表所有人時,其實代表的是領導者的利益,除此誰也沒代表。她到處說她代表華人社區,因為這樣她才能獲得捐款。當她說代表所有人,我就不信她能拿到捐款。」

她說,她並不是要攻擊MOCA,更不是反對MOCA籌款設立永久館址,她在意的是博物館資金來源的道德問題,是否與社區利益一致。並希望公開信能引發社區的思考和討論,以便更好的保護社區的文化機構。◇

責任編輯:李悅

相關新聞
美國華人博物館成華人聯繫紐帶
辦市民卡 美國華人博物館設點10天
美國華人博物館頒「傳承獎」 展現華裔成就
美國華人博物館「同一個世界」抗疫背後的紅色因素
最熱視頻
【重播】CPAC大會第三日 川普閉幕演講
【首播】專訪程曉農:拜登軟弱 中共備戰?(3)
一週軍情速遞:飛行員遇UFO 美開發新無人機
【思想領袖】蓬佩奧:中共稱霸 世界反擊須脫鉤
【思想領袖】Parler執行長:抵制封殺文化
【新聞大家談】習有備胎?遭內外合擊難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