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報告:孔子學院如何滲透德國社會(8)

孔院限制學術自由 讓馬克思入課堂

作者:楊洪

人氣 683

【大紀元2020年11月21日訊】八、對教育界的滲透(上)

目錄
(一)限制大學學術自由
(二)灌輸共產主義意識形態
1. 「青馬英才」來訪孔院
2. 舉辦宣傳馬克思主義的講座
3. 中國人權研究會代表團來柏林的實質

接上文:孔子學院為中共「一帶一路」開路

引言

孔院限制西方大學的學術自由,這是德國社會普遍關注的焦點,遭到德國媒體、政要、人權組織的批評。但是如果人們只是停留在這一點上看問題,就小看孔院了,它其實有更大的計畫。

馬克思出生在德國,是共產主義的鼻祖,被中共推崇。在馬克思2018年200年生日時,中共專門給特里爾市送去一個大型馬克思雕像

2015年10月,中共中央宣傳部、教育部提出要重點建設一批馬克思主義學院的要求。

接著,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等在2016年1月建立了第一批全國重點馬克思主義學院。然後在2017年3月和2019年8月,又分別有兩批重點大學建立了馬克思主義學院,自此一共37所重點大學建立了馬克思主義學院。

2020年9月1日,教育部還提出從2020年秋季學期起,37所全國重點馬克思主義學院所在的高等院校將全面開設「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概論」課。[1]

它悄悄滲透到德國的教育界,把目標投向德國的下一代。中共派出人民大學馬克思學院院長和「青馬英才」到德國的孔院交流,商討如何和孔院的德國合作大學開展交流工作。

孔院還邀請中共官員給德國教師和學生舉辦宣傳馬克思主義的講座,和中共的代表團商討德國「男女平等」的話題。

中共要把馬克思主義灌輸給德國的年輕人,而孔院是個極好的傳播途徑。自此,我們不難理解,為什麼早在2005年漢辦通過上海社科院給紐倫堡大學的中文系圖書館贈書十萬冊的原因了。中共早有布局,要在歐洲建立一個巨大的共產主義思想館藏,這個根據地就設在德國。(見本報告的第二部分)

(一)限制大學學術自由

據德國《鏡報》(Spiegel)報導,2015年漢堡孔子學院的中方院長因組織了一個與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有關的活動後,就被召回了中國。[2]

海德堡大學的漢學家安雅-德斯蕊‧森梓Anja-Désirée Senz,直到2014年任海德堡孔院的院長,曾對萊茵內卡報(Rhein-Neckar-Zeitung)說:「如果出現一個資助機構不喜歡的內容,它就不給資助。」可想而知,「不是每一個話題都能同樣被接受的」。[3]

哥廷根大學也承認,某些話題在孔子學院裡「不能討論」。

德國《每日鏡報》(Tagesspiegel)在2020年1月29日再度曝光,中國漢辦與柏林自由大學簽署了一份合約,漢辦出資50萬歐元給該校提供一個為期5年的教授職位及每年1萬歐元書本費,但附加條件是:如果柏林自由大學違反了中國法律,並且沒有在約定的時間內「糾正錯誤」,中方可以減少或停止資助;還要求與合作方共同進行該計劃的年度評估,中方有權決定是否在下一年繼續提供資金。[4]

自由民主黨黨派的教育家延斯‧勃蘭登堡(Jens Brandenburg)指出:「這份合約逼迫柏林自由大學穿上緊身衣。」(Die Vereinbarung zwängt die FU Berlin in ein enges Korsett)因為要遵守中共的法律,所以在大學的學習過程中,含批評政府內容的諸如西藏及嚴重的人權侵犯問題就不可能提及。[5]

2018年11月,針對中共對柏林自由大學一個教授職位(Lehrstul)的資助,德國聯邦教育與研究部(das Bundesministerium für Bildung und Forschung)曾向柏林參議院科研部表示遺憾,並明確表示希望柏林州自己為這個位置及科研課程提供資助。後來柏林自由大學決定中方啟動的5年經費期結束後,將承擔教授職位的全額人事費用,對此德國聯邦教育與研究部表示歡迎。[6]

早在2014年7月初,哥廷根大學建立了「學術孔子學院」(Akademisches Konfuzius Institut),這是世界上第一所學術性的孔子學院,也是德國唯一的一所,名義上是促使德中在各學科及領域間的學術交流。當時遭到德國社會尤其是人權組織的強烈的批評。

《法蘭克福匯報》(Frankfurter Allgemein)2014年7月3日發表題為「孔子學院受到質疑」一文,文中引述了「為了被脅迫民族協會(GfbV)」總部設在哥廷根的亞洲部負責人烏赫席‧德琉斯(Ulrich Delius)的話:「我們擔心,這個角色(學術研究)無法由孔子學院來完成,同時德國漢學系也會變得更加依賴。」[7]

《德國廣播電台》(Deutschlandfunk)2014年7月11日引用了路德維希港(Ludwigshafen)專科學院東亞研究所講師、漢學家約根-梅哈德‧魯道夫(Jörg-Meinhard Rudolph)的觀點。他不相信孔院有研究和教學的自由,因為與德國歌德學院不同,孔院不會由一個國家根據明確的稅收標準來資助。十幾所建立了孔院的德國大學實際上直接從中共那兒獲得資助,每所大學每年得到10萬美元。

魯道夫說:「孔子學院不是由中國政府支付,而是由一個政黨支付,一個代表個人利益的組織支付。外宣和公關是這些孔子學院運作的內容。 其結果是國外的參與者就被從遊戲中刪除掉,因為他們拿了中國(中共)的錢。而這樣做的效果是,他們的腦袋裡有一把非常大的剪刀,或者接受中方的觀點。」[8]

2019年,德國自由民主黨(FDP)就孔院一事向德國議會第一次提出「小質詢」(Kleine Anfrage,2020年又提出第二次「小質詢」),引起了德國主流媒體的關注。自民黨議員提出的問題之一:孔子學院通過直接影響或行使『 軟實力』,間接限制了大學的科學自由。

延斯‧勃蘭登堡(Jens Brandenburg)對德媒說:「(孔子學院)看似無害的茶道和語言課程掩蓋了專制政權的冰冷宣傳。 這在我們的大學中絲毫沒有減少。」

他還說:「德國大學、州和市政府最終應該切斷孔子學院的資金,並終止與之現有的合作。」(原文:Deutsche Hochschulen, Länder und Kommunen sollten den Konfuzius-Instituten endlich den Geldhahn zudrehen und bestehende Kooperationen beenden.)[9]

德國自民黨在向德國政府咨詢中還涉及一個問題:中國政府、中共、中國駐柏林大使館和駐各地區(總)領事館對在德國開設的孔院施加了哪些影響?

德國政府在2019年11月27回答道:「德國政府知道中國國家或中國共產黨對德國孔子學院的活動、教學內容和教材施加影響。這可從這些機構與中共中央宣傳部下屬的文化組織 「漢辦 」在組織和資金上的密切聯繫看出來。」[10]

(二)灌輸共產主義意識形態

1. 「青馬英才」來訪孔院

2018年4月29日至5月6日,中國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推行的所謂「青馬英才」厚重人才成長支持計劃項目,組織師生來德國參觀,並訪問孔院。

「青馬英才」是指青年馬克思主義研究「英才」。2016年10月,中國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啟動了「青馬英才」厚重人才成長支持計劃,即培養一批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感興趣的「年輕有為」的馬克思主義者。

這個訪問團先後參觀了柏林MEGA(Marx-Engels-Gesamtausgabe,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編輯促進會(Berliner Vereins zur Förderung der MEGA-Edition e.V)、萊比錫大學孔子學院、特里爾馬克思故居,並參加馬克思兩百歲生日周年的活動。[11]

柏林MEGA編輯促進會的目的是通過編輯MEGAⅡ(《馬克思恩格斯全集》歷史考證版第二版),企圖讓更多的德國人了解馬克思主義。

在柏林,該促進會主席海克爾教授(Prof. Rolf Hecker)給來自人民大學的代表團成員講課。海克爾於2017年受聘為中國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客座教授,於2018年9月20日在北京應邀給中國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辦講座,主題為「德國馬克思年的馬克思與馬克思主義討論」(德國馬克思年:2018年馬克思兩百歲生日周年)[12]

2018年5月3日,這批來德國接受馬克思主義思想教育的中國代表團受到萊比錫大學孔子學院的接待。在雙方的會談中,人民大學的校長助理、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哲學院院長郝立新特地介紹了該馬克思主義學院的發展,以及就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哲學院與萊比錫孔子學院和萊比錫大學漢學系、哲學系下一步的交流合作進行探討[13]

中共把馬克思主義研究者派到孔院交流,其目的是不言而喻的,加強對孔院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的教育。可以想像得到,把「青馬英才」送到一般德國大學裡去交流,是沒有市場的,但孔院就不一樣了,他們共同的後台是中共。

2. 舉辦宣傳馬克思主義的講座

2018年7月5日,山東省外僑辦黨組副書記張繼剛帶領一個代表團,到特里爾參加為馬克思兩百歲生日周年舉辦的文化展。張繼剛被特里爾孔院邀請做《我所了解的孔子》的主題報告,當地大學教授和學生前來參加。

張說,孔子和馬克思都是深刻影響人類社會的「偉大思想家」,是永遠值得世人敬仰和尊重的「先哲」。馬克思主義學說和儒家學說都是人類歷史上的「璀璨明珠」,會改變世界歷史進程,繼續影響人類社會的發展。[14]

把二千五百多年前的孔子和二百年前的馬克思相提並論,當著德國大學的教授、學生,宣揚馬克思,稱之為「先哲」,這是被中共長期洗腦培養出來的黨支書說得出來的話。報告的主題是「我所了解的孔子」,原來是用孔子來襯托馬克思,是在借用孔子之名。

馬克思信撒旦教,他的成魔之路並不是祕密,早已被海外專家學者根據他的書信、作品和大量考證證實了,其中之一的是理查德‧沃姆布蘭德(Richard Wurmbrand)的《馬克思與撒旦》(Karl Marx and Satan)一書(出版於1978年)。[15]

馬克思內心充滿仇恨、崇拜魔鬼、反對上帝、詛咒人類。以其為鼻祖的共產主義運動給人類帶來了巨大的災難,這是有目共睹的。如今中共卻竭力把這個共產主義帶向全世界,孔院成為傳播這種思想的有利場所。

把馬克思於孔子相提並論,實際上是對孔子的最大的詆毀。

3. 中國人權研究會代表團訪問柏林的實質

2019年6月14日,中國人權研究會會長向巴平措一行6人訪問了德國柏林自由大學孔子學院,與孔院人員舉行「中德人文交流與人權」座談會。

向巴平措於1947年5月出生於西藏,1974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拉薩市委書記、西藏自治區黨委副書記、12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2016年12月23日,在中國人權研究會第4屆全國理事會第一次會議上,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向巴平措被當選為該研究會會長。[16]

據維基介紹,中國人權研究會是隸屬於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管,成立於1993年1月,該研究會於1998年開設了「中國人權網」,於2002年2月創辦了《人權》雜誌。

2018年12月10日,在北京舉行了紀念《世界人權宣言》發表70周年座談會,向巴平措在會上發言。習近平發來賀信,其中說「人民幸福生活是最大的人權。」「中國堅持把人權的普遍性原則和當代實際相結合,走符合國情的人權發展道路。」[17]

中國高層領導任意詮釋人類的普遍價值觀——人權,把「人民幸福生活」看成是「最大的人權」,而且走「符合國情的人權發展道路」。  如果人們的基本人權得不到保障,何以能幸福生活?

在獨裁專制的中國社會裡,貪污腐敗、官匪勾結、欺壓百姓、拆房搶地、民怨沸騰、亂象叢生。在這樣的環境裡人們怎麼能有幸福感?

在道德淪喪的社會裡,假貨、毒食品充斥市場,人民吃地溝油、垃圾食品;給嬰兒提供毒奶粉、假疫苗;環境污染使人們呼吸混濁的空氣、喝不乾淨的水,帶來各種疾病。人們失去了人身安全感。

少數民族被強迫學習漢語,失去自己傳統的文化和語言;百萬維吾爾族人被關進集中營洗腦,被迫放棄自己的信仰,做中共的臣民;堅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遭受21年的殘酷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

在中國廣大民眾哪裡還有人權可言?

諸如此類的問題,中國人權研究會會長向巴平措一行到柏林根本沒有觸及,中國人權研究會也只不過是黨的喉舌,形同虛設。

據漢辦報導,向巴平措,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人權研究會常務理事柳文華,西南政法大學教授、人權研究會理事李昌林,與柏林自由大學孔院的院長們就「中德人文交流與人權價值觀」「『一帶一路』倡議在德國的反響」「人類命運共同體」等方面進行了交流,並熱烈探討了中歐「男女平權」這一議題。[18]

「一帶一路」、「人類命運共同體」只與中共統治全球的野心有關,而與人權無關。

而「男女平權」正是共產主義要達到的一個目標,它和毛澤東時代提出的「婦女能頂半邊天」的口號、中共極權之下所鼓吹的「男女都一樣」和西方女權主義實質上是一回事,都是為了向傳統社會,即父權社會挑戰,從而顛覆傳統家庭。

傳統社會的理念是:男性作為保護者, 承擔支撐家庭、支撐社會、保護女性和孩童的責任;而鼓吹「男女平權」者卻人為地抹平兩性之間的差異,認為父權社會造成了男性的優勢和對女性的「壓迫」,還把從小培養男孩的進取、獨立精神,以及培養女孩的溫柔體貼、照顧家庭的品行,看成是造成男女不平等的原因。

宣傳「男女平等」的惡果是社會朝著無性別的方向發展,男性和女性都不再具有各自的性別心理特徵,更多的人群將成為同性戀、雙性戀,或者跨性人。

這樣,女性沒有了應有的尊嚴,男性沒有了應有的責任,兩性的道義被變異,孩子沒有了未來,傳統的家庭就因此被毀壞。

顯然,向巴平措的柏林之行不是來探討人權問題,而是來大談共產主義思想的推行。

在本次會面中,孔院的德方院長罗梅君(Mechthild Leutner)還介紹了德國尤其柏林在「男女平權」方面取得的成果,並詳細介紹了孔院參與其中的實踐經驗。值得質疑的是,孔院內部早有推行男女平權的任務?

那麼罗梅君院長又是怎麼看待中國的人權問題呢?在此,僅舉一例即可看出她的態度。2020年11月18日,德國國會的人權委員會在國會舉辦了一個關於中國人權問題的公開聽證會,由各黨派邀請的專家學者參加了討論。罗梅君作為漢學家被左派黨邀請發言。

德國主流媒體《世界報》於2020年11月21日發表題為「左黨中國問題專家在聯邦議院淡化對維吾爾人的鎮壓行為」,報導說,作為漢學家的罗梅君把中共對維吾爾人建立的拘留營描述為 「職業培訓中心」,稱為「去激進化中心」。她還強調中國必須在西北地區抵禦一支瘋狂的恐怖分子軍隊。文章寫道:「系統地侵犯人權?漢學家不想承認。」[19]

(待續)

參考資料

[1] 全國重點馬克思主義學院,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107173652/https://www.spiegel.de/lebenundlernen/uni/konfuzius-institute-an-deutschen-unis-kultur-aus-peking-a-1298843.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年4月2日:
[2] Heike Klovert: Kultur aus Peking – unter Aufsicht der Partei, 30.11.2019, https://www.spiegel.de/lebenundlernen/uni/konfuzius-institute-an-deutschen-unis-kultur-aus-peking-a-1298843.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月7日。
[3] Erste deutsche Unis überdenken umstrittene Konfuzius-Institute,22.12.20199,https://www.tagesspiegel.de/wissen/eine-art-ideen-waesche-erste-deutsche-unis-ueberdenken-umstrittene-konfuzius-institute/25360796.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年1月18日。
[4] Hinnerk Feldwisch-Drentraup: Wie sich die FU an chinesische Gesetze bindet,29.01.2020,https://www.tagesspiegel.de/wissen/umstrittene-finanzierung-einer-china-professur-wie-sich-die-fu-an-chinesische-gesetze-bindet/25484672.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年1月28日。
[5] 同[3]
[6] Antwort der Bundesregierung,Drucksache 19/24163, 19. Frage,09.11.2020, https://dip21.bundestag.de/dip21/btd/19/241/1924163.pdf
[7] Konfuzius-Institut unter Verdacht,2014年7月3日,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5F8rNyO2bMrocGHohx8TrL2XnxJeZeX49remK0lTq6I/edit#gid=476686944,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月10日。
[8] Konfuzius-Institute auf dem Prüfstand,2014年7月11日,https://www.deutschlandfunk.de/chinesische-forschung-konfuzius-institute-auf-dem-pruefstand.680.de.html?dram:article_id=291511,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20日。
[9] Spioniert China deutsche Studenten aus?,2019年11月29日,https://www.bild.de/politik/inland/politik-inland/propaganda-an-universitaeten-fdp-warnt-vor-chinesischen-instituten-66354216.bild.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年1月25日。
[10] Antwort der Bundesregierung, 19/15560,2019年11月27日,https://dip21.bundestag.de/dip21/btd/19/155/1915560.pdf
[11] 《馬克思主義學院「青馬英才」厚重人才成長支持計劃赴德國開展訪學活動》,http://io.ruc.edu.cn/yjh/displaynews.php?id=1004294,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12日。
[12] 《馬克思主義理論前沿論壇》第33期:德國馬克思年的馬克思與馬克思主義討論 ,2018年9月19日,http://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K5kmOTf,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0月17日。
[13] 同[10]
[14] 《跨越千年萬裡的對話——在馬克思故鄉「遇見孔子」》,2018年7月6日,http://www.chinakongzi.org/zt/2018zongjie/jijinhui/201812/t20181214_187841.htm,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0月2日。
[15] (參考,思容:無神論——共產幽靈的面具,2014年1月15日,https://www.epochtimes.com/b5/14/1/15/n4060274.htm
[16] 《中國人權研究會第四屆全國理事會第一次會議在京召開》,《中國人權網》,2016年12月23日,http://www.humanrights.cn/html/2016/2_1223/24709.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0月4日。
[17] 習近平致信紀念《世界人權宣言》發表70周年座談會,2018年12月10日,http://www.humanrights.cn/html/zt2019/04/1/3/2019/0227/42333.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0月2日。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1002122516/http://www.humanrights.cn/html/zt2019/04/1/3/2019/0227/42333.html
[18] 《中國人權研究會代表團首次到訪柏林自由大學孔子學院》,發表於2019年6月19日,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年12月30日。
[19] China-Expertin der Linkspartei verharmlost Repressionen gegen Uiguren im Bundestag,2020年11月21日。https://www.welt.de/politik/ausland/article220693102/Pekings-Einfluss-China-Expertin-der-Linkspartei-verharmlost-Repressionen-gegen-Uiguren-im-Bundestag.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年1月26日。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孔子學院拒絕代理人登記 澳律政部要求解釋
美關孔子學院後 台立委促推寶島學院
美參議員要大學理事會澄清和孔子學院關係
【獨家】孔子學院敗走 一帶一路連遭重挫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巴二千飛彈襲以色列 350枚炸自己
【時事軍事】B-21轟炸機明年首飛 飛龍-2湊熱鬧
【財商天下】腦力賭未來 美團敗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