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頂級專家加盟 川普優勢在哪?

人氣 12157

【大紀元2020年12月02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2月1日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是進入12月的第一天,從現在開始,美國大選的世紀之戰可能就將要逐漸進入到一個新的階段,也就是雙方都會在自己優勢的一方加強進攻力度,以期在12月14號這個重要的選舉人投票日期到來之前掌握大局。

聽新聞:

(聽更多新聞請至「聽紀元」平台)

川普真正的優勢在於人心

川普(特朗普)一方的優勢是什麼?當然是大量無可辯駁的拜登舞弊的證據。我們看到每次聽證會,都會曝光一大批令人震撼的舞弊證據。以至於很多朋友都疑惑,說這麼多證據了,為什麼還不調查拜登或取消其競選資格。

朋友們的心情完全可以理解,但聽證會畢竟不是法庭,主持聽證會的議員也不是法官。所以,聽證會展示的只是民意和輿論,在美國這樣有著嚴格法治傳統的國家,一切指控都要在法庭得到認可才被視為是真正成立的。

所以,昨天我們討論了最高法院的裁決,就是想說明一點,川普在法律戰中真正的優勢,是在最高法院這個層面,現在大多數案子還沒走到這一步,所以大眾的輿論審判和法庭的審判之間存在一個明顯的時間差,我們看到林伍德一再發推文讓大眾保持耐心,就是因為他很清楚這個時間差的存在。

當然,從廣義的角度看,川普真正的優勢在於人心。儘管有左媒的信息封鎖,但大部分的美國人還是越來越看清大選舞弊的真相了,所以人們都在開始自動地做出選擇。我們看到各個州每個週末的集會中,不斷有看清真相看清對錯的人在做出選擇站出來發聲。當這個選擇的過程基本結束的時候,可能大家盼望已久的大結局就會真的到來了。

網絡安全專家加入鮑威爾團隊

前天美國媒體曾經報導了一個消息,一位絕對堪稱重量級的網絡安全專家尼亞博士,正式加入了鮑威爾律師的團隊。

尼亞博士的全名叫做納威德‧科沙瓦茲‧尼亞(Navid Keshavarz-Nia),這個名字相信絕大多數人都非常陌生,但這個名字在全球網絡安全這個領域,可以說是響噹噹的人物。

當然,還是那句老話啊,這些褒揚詞語並不是我在這裡粉飾川普的人馬壯膽,這些讚揚都是《紐約時報》說的,而且它們的讚揚比我說的還要隆重得多。

大概早在兩個半月前,《紐約時報》在一篇有關大型欺詐案的長文中,就專門介紹了這位「天才人物」。文章說,凱莎瓦茲‧尼亞被他的同事稱作「總是房間裡最聰明的人」,他不僅天資過人,並且在網路詐騙的偵查和分析方面,也有非凡的學術和實踐技能。

他的資歷是這樣描述的:除了電子工程和計算機工程各領域的學士、碩士和博士外,他還接受過國防情報局(DIA)、中央情報局(CIA)、國家安全局(NSA)、國土安全部情報與分析辦公室(I&A)和麻省理工學院(MIT)的高級培訓。在技術評估、數學建模、網路攻擊模式分析和安全情報方面,他有著35年的經驗。

這份資歷描述,出現在鮑威爾對喬治亞州的訴狀中。也就是說,尼亞博士在充當鮑威爾訴訟中宣誓證人角色之後,他又正式加入了鮑威爾團隊。

我為什麼和大家突然來舉這個例子,意思就是尼亞博士這樣的人,要按照江湖中的說法無疑是屬於絕頂高手了,他這樣的人都是眼光獨到,判斷精準的。沒有十足把握,沒有可以一擊致命的絕招,他不太可能就這麼投身到鮑威爾的團隊中。

而且我們可以斷言的是,隨著事態演變,天平在開始向川普這邊傾斜的時候,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和越來越多的證據冒出來鼎力支持川普。

我們現在看到,今天最勁爆的一個例子,就是林伍德大律師爆出來的猛料。

林伍德爆猛料 正在查核

今天上午11:51,林伍德貼出了一條信息量巨大的推文,他說:「現在收到的消息是,中國共產黨於10月8日以4億美元的價格購買了Dominion Voting。目前正在努力核實。如果屬實,這就證實了其它證據,表明共產黨人打算推翻我們的政府以獲得我們的寶貴土地。」

這無疑是一個核爆級別的信息,如果這個消息最終被核實,就意味著不僅是拜登,而是民主黨為主的一個龐大的利益集團,都在和中共內外勾手,目的就是推翻當前美國的合法政府,同時還要徹底終結美國的政治制度。

我們在這個基礎上進行了一些初步的查證,發現的事實雖然暫時還不能夠完全證實林伍德的說法,但已經可以用觸目驚心來形容。

下面我們就來看看在中共和Dominion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備案文件顯示,Dominion投票系統的母公司,名叫Staple Street Capital的風險投資公司,從瑞銀證券(UBS SECURITIES LLC)獲得了高達4億美元的資金。這個瑞銀證券是瑞銀在美國的分公司。

瑞銀證券

瑞銀在中國也有一家分公司,也稱瑞銀證券(UBS Securities Co., Ltd.),是2006年成立的一家中外合資公司,其前身是債務纏身的北京證券。當時是由北京國翔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瑞士的瑞銀集團、中國建銀投資、國家開發投資公司、中糧集團、國際金融公司等合資成立,取代了之前的北京證券。

該公司於2007年5月開始運營,當時瑞銀集團獲得了該公司20%的股權,國際金融公司獲得了4.99%。其它股權份額的名單和比例如下:北京國翔持股33%;廣東省交通集團14.01%;中國國電集團14%;中糧集團14%。

在2014年的時候,瑞銀證券的持股比例第一次發生變化,它們通過收購國際金融公司將其股份從20%增至24.99%的份額。

2018年10月,瑞銀證券的持股比例再次發生變化,其中中糧集團和國電資本打包轉讓瑞銀證券股權,前者轉讓了瑞銀證券14%股權,後者國電資轉讓了12.01%的股權,合計轉讓比例達26.01%。

如此一來,瑞銀證券的持股份額剛好達到了51%的控股比例。

這個瑞銀證券公司是從一家地地道道的中共企業,逐漸演變過渡到中共控股的中外合資企業,然後再演變為中國首家外資控股的券商。在2018年10月的時候,這條新聞一度成為中共官方財經新聞的大頭條,瑞銀證券也成為習近平思想指導之下,中共擴大開放金融領域的一個樣板工程。

但是它跟瑞銀在美國公司大手筆4億美元有何關係?還要繼續觀察。

Staple Street Capital公司

我們再回過頭來看另外一頭,也就是Staple Street Capital(英文簡稱為SSC)這家公司。

如果朋友們還有印象的話,我在11月13號的節目中曾經提到過這家公司,因為這家公司和奧巴馬、克林頓都有關係。朋友們如果有時間也有興趣的話可以再去查看一下,我這裡可以再簡單回顧一下相關內容。

SSC這是一家私募股權公司,它們在2018年7月16日收購了Dominion以及它的公司管理層。在SSC官網顯示的執行董事會中,可以看到威廉姆‧肯納德這樣一個名字。

這個肯納德曾經擔任過以下職務:克林頓主政時代,他被任命為聯邦通訊委員會主席;奧巴馬主政時代,他被任命為美國駐歐盟大使;他還擔任過前國務卿約翰‧克里的外交政策顧問委員會成員;以及擔任過凱雷投資集團執行董事。

說到凱雷投資集團,可能金融界的朋友會很熟悉,這個集團是世界最大的全球投資公司之一,也被視為全球主義的一根紐帶。凱雷一直有「總統俱樂部」之稱,美國前任總統老布什、英國前首相梅傑、菲律賓前總統拉莫斯、前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主席列維特(Arthur Levitt)等人都曾經在該集團任職,其政治資源極為深厚。

而且非常有意思的是,這個「俱樂部「的投資者名單中,居然有本拉登家族成員,同時凱雷在中國也有大量的投資,基本上就是一個黑白兩道通吃的角色。

更重要的是,早在上個世界90年代中期,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就成為凱雷的有限責任合伙人了。至於索羅斯和中共的關係,我們在這裡就不囉嗦了,大家都心中有數。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從瑞銀證券這個中共背景深厚的公司出來的這根線,沿著SSC到了Dominion,同時又從SSC到了索羅斯並且回到了中共,整個形成了一個閉環。

當然,從技術角度看,從SSC流到Dominion公司的這4億美元,其源頭還不能百分百說就是在瑞銀證券。因為瑞銀證券現在作為一家外資控股的企業,很有可能也只是一個中間人角色,這背後真正的黑手是誰,暫時還難以定論。不過,中共因素在美國大選中的日益凸顯,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系統性舞弊欺詐 實際是政變

在昨天的節目中,我們提到了麥金納尼將軍接受採訪的談話。他在這次談話中提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就是選舉期間顯示的系統性舞弊欺詐,實際上是一次政變,對參與其中的很多美國人來說,已經涉嫌最高級別的叛國罪,而不僅是事關政治。

麥金納尼特別強調說,川普總統完全可以繼續保持對白宮的控制,因為總統都曾宣誓要捍衛國家免受外國和國內所有敵人的侵害。所以他不能將白宮交給由美國的敵人(中共、伊朗等)所控制的政治傀儡(拜登)。直到全面調查完成。沒有人為的截止日期可以阻止他。

無獨有偶的是,林伍德在今天上午早些時候,也曾經發出一條推文,說我們的國家正在走向內戰。這是一場由第三方不良勢力為了他們的利益而製造的戰爭,而共產黨中國正在領導奪取我們自由的這股邪惡努力。

所以,他呼籲川普總統,應該考慮宣布戒嚴。

這個其實和我們討論的暗線基本是吻合的。我們可以看到,現在明線就是川普兩條腿在州立法機構和最高法院的行動,而鮑威爾律師的起訴,是使用了暗線的證據在打明線的官司。至於真正的暗線,恐怕就是林伍德與弗林將軍、麥金納尼將軍等人提到的,川普應該考慮的這條路。

在非常時期,行雷霆手段,這本身是一個大國領導人必須具備的素質。但我覺得,川普仍然是把最高法院作為當前策略的最後防線在考慮。我們看到現在關於中情局長哈斯佩爾以及奧巴馬等人出事的傳聞在開始流傳,儘管我認為目前其可靠性不高,但這種傳聞出現的本身就說明,局勢正在向川普有利的一方扭轉。

在這種背景下,能夠兵不血刃解決問題,當然是川普的最優先考慮。畢竟拜登一夥的所謂優勢,基本上已經都放在枱面上了。

拜登一夥最擅長操控人幹髒活

拜登一夥的優勢是什麼?除了他們收買掌控了大部分的媒體,他們真正的優勢,或者說是他們最擅長幹的活,就是依靠各種方式操控、脅迫或收買很多關鍵位置的人與他們一起去幹髒活。就像密歇根州他們脅迫韋恩縣的共和黨委員認證選舉結果,以及在喬治亞州的法官莫名其妙地兩次反轉自己發布的禁令一樣。

昨天的喬治亞州再一次爆出了這種「幹髒活」的疑雲,而這個事件直接涉及到的主角,仍然是那個貓膩很多的Dominion投票機。

大律師西德尼‧鮑威爾昨晚接受福克斯魯道博採訪時表示,有不明人士從喬治亞洲富爾頓縣(Fulton County)的重新計票中心,取走了一台Dominion投票系統服務器。

她說有人到了富爾頓中心,聲稱機器出現了軟件故障,他們必須更換軟件,然後他們取走了服務器。而且,她的團隊目前不知道服務器在何處。

喬治亞州的聯邦眾議員巴瑞‧勞德米爾克(Barry Loudermilk)則披露了相關的細節,他接受新聞極限(Newsmax)採訪時明確說,這次不僅是服務器崩潰,數據也被一名工作人員擦除了。

按照勞德米爾克的說法,法官本來已經扣押了某些投票機,目的是確保機器中的數據不會被刪除。Dominion公司也被告知,不能使用某些服務器來重新計票。但是一位貌似縣工作人員的IT技術人員,偏偏就使用了這個關鍵的服務器,而且把備份的數據也放在這台服務器上,結果導致這台服務器最後崩潰。

也就是說,這又是一次人為造成的故障了。當然,我們暫時還無法斷定,這個看似非常魯莽的工作人員究竟是無心之過還是刻意為之。因為非常有意思的是,自從大選夜爆發舞弊醜聞以來,我們看到的幾乎所有各種各樣的故障、失誤、錯漏清一色都是對川普不利的。

川普依靠民眾的覺醒和支持

爲什麽我們一再說,本次大選其實已經不是大選,實際上已經成爲一次正與邪、善與惡的集中展示會。很多人主動作惡,也有很多人在助紂爲虐,是因爲他們都覺得只要作弊手段高明就可以贏得一切,他們都迷信歷史由勝利者書寫,所以在拜登這類人眼中,只要掌控了媒體就可以任意改寫歷史。

事實上,我們現在看到的現狀,就是一幫主要的不入流媒體在試圖改寫美國的歷史。大家有沒有發現,這個場景,和中共今年以來全力改寫整個中共病毒疫情史,是幾乎一模一樣的。

如果拜登們得逞了,未來美國人的子孫後代,看到的就會是川普如何企圖用舞弊手段奪取大選的描述,他們可能還會看到川普以及一大批他的支持者們,最終如何被以叛國罪定罪送入監獄的記錄。這並不是我在這裡誇張渲染什麼東西,這是民主黨自己說出來的。

早在一個多星期之前,美國眾議院籌款委員會小組主席帕斯克雷爾就公開表示,要在拜登上台後徹底清查川普在這段時間所犯下的罪行,他就直接宣稱川普已經犯下了「叛國罪」。

這種「打著紅旗反紅旗」的手法,我想絕大多數華人朋友可能都已經熟悉到不行了。希拉里被揭露通俄,所以他們就要反過來調查川普通俄;拜登、奧巴馬涉嫌叛國,所以他們就要反過來用叛國罪給川普定罪。

所以,現在對川普來說,需要的是民眾的覺醒和支持,就像大量的民眾自發開始挖掘舞弊的證據,挖掘中共和舞弊之間的關係一樣,包括我們看到連續舉行的聽證會,都在起著一個重要的作用,就是奠定民意和輿論的基礎。

一旦這個基礎夯實了,即便真的局勢走到了對手圖窮匕見的那一步,我想川普也不會束手待斃。大家不要忘了,他很早以前就已經有所準備。

好的,謝謝各位,我們今天就聊到這裡。

歡迎訂閱遠見快評Youtube頻道:http://bit.ly/遠見快評
推特專頁: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臉書專頁:http://bit.ly/遠見快評粉絲頁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遠見快評】「移交」啟動 拜登「白等」?
【遠見快評】六個州激戰 川普都有哪些高招?
【遠見快評】海怪是啥?川普「解密」
【遠見快評】最高院裁決釋信號 喬州再演反轉戲
最熱視頻
【唐青看時事】北京內鬥 台海挑釁 習拜博弈
【珍言真語】何良懋:社交媒體與現代科技壟斷危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