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移交」啟動 拜登「白等」?

人氣 5984

【大紀元2020年11月25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1月24日星期二,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我們過去說過,拜登這個所謂的「當選總統」一直都是自立為王,是媒體給他冊封的,並不是聯邦指定的合法機構「聯邦選舉委員會」認定。

聽新聞:

(聽更多新聞請至「聽紀元」平台)

也就是說,拜登的名號、地位和權力,實際上建立在沙堆上。如果我們用中國人比較喜歡使用的「虛實」這個概念來說,拜登從大選夜實現馬杜羅式詭異反超後,基本上一直都在務虛,左派一直都在利用輿論想刻意營造一個既成事實。當然,這個事實成立不成立,那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嚴格地說,從大選日到現在,拜登一方雖然聲勢很大,但在真正看清美國大選的實際情況後,誰都就會覺得拜登的造勢不足為懼。因為川普(特朗普)一方恰恰相反,正因為媒體幾乎一邊倒都在封殺屏蔽他,所以他反而可以沉下心來低調專注務實,這個務實的過程就是他花了差不多3週時間,基本已經走完了證據收集和整理的過程,現在進入到集中訴訟的攻堅階段。

在昨天,大家最為關注,討論也最多的新聞,當然就是聯邦總務署,英文縮寫為GSA的這個機構,發布了聲明,可以開始與拜登團隊進行初步的移交過渡工作。

這個消息一出來,左媒可以說是如獲至寶,欣喜若狂,幾乎一窩蜂全部放了大頭條。它們為什麼這麼激動?就像我剛才說的,拜登其實一直在務虛,沒什麼實在過硬的東西,除了觀點就是觀點,拿不出什麼過硬的證據來證明大選是公平透明的,是不存在舞弊的。

而總務署同意開始進行移交過渡的初步工作,這基本上可以說就是拜登一夥從大選日到現在,頭一次得到了一點比較實在的東西了,所以左媒才那麼急不可耐地彈冠相慶,開始大肆炒作什麼川普變相承認失敗,拜登即將進入組閣階段等等。

我其實覺得蠻好笑的,就是我一直都不太能夠理解,怎麼拜登一夥的自我感覺會這麼良好。在我看來,拜登即便是用盡了流氓手段好不容易才得到這點乾貨,其實也可以說是半虛半實的,含金量非常有限。為什麼這麼說呢?

墨菲女士在壓力下屈服

因為這個舉動雖然在輿論上對拜登有利,但並不能證明拜登自封的「當選總統」的合法性,更不等於總務署已經把占山為王的拜登奉為正朔。

這話雖然聽起來可能有朋友覺得誇張,但實際上這話不是我說的。包括剛才我說拜登用盡了下作手段,這話可能有的朋友聽起來也覺得有點刺耳,覺得你是不是有點太情緒化啊?其實這話也不是我在說。

這些話都是聯邦總務署的署長艾米莉‧墨菲女士說出來的,而且她還不是私下裡對哪個媒體披露點什麼,而是堂堂正正就寫在總務署給拜登的官方信件中。

在這封官方信件中,墨菲女士非常清楚地說明,自己一直都是按照國家相關的法律規定在執行。此前為什麼拒絕進行過渡工作的移交,是因為在法律意義上總統的歸屬還沒有結果。她並沒有收到任何川普政府這邊給她要有意延遲移交等命令。

她在信件中明確指出,自從她根據規定拒絕過渡工作後,她通過電話、網絡和電子郵件收到了成千上萬的各式死亡威脅,這些威脅的矛頭不僅針對她本人、她的家人、她的下屬員工,甚至連她的寵物都不放過。

即便這樣,她也沒有放棄自己對法律的堅守。現在之所以同意開始進行移交過渡工作,也同樣是遵守法律規定。她是這麼說的:「請注意,我是根據法律和現有事實獨立做出決定的。」

當然,墨菲女士這麼說,是有一個重要的背景,就是繼喬治亞州耍了一次「重新上報統計結果」的把戲認證了選舉結果之後,密歇根州也強行認證了選舉結果。

儘管這兩個州都面臨嚴重的舞弊指控的官司,但起碼在形式上,拜登暫時被認證成為獲勝者,所以在這樣的背景下,聯邦總務署也相應的啟動了過渡的初步工作。

但是,墨菲女士的官方聲明也說得非常清楚,在信件的第二頁一開頭就表明態度說:「聯邦總務署署長無權選擇或者認證總統選舉的獲勝者」。

她同時強調,即便現在開始向拜登團隊提供與過渡有關的初步信息、文檔和訪問權限,但也要把話說清楚,就是:「總統選舉的真正獲勝者將由《憲法》詳細規定的選舉程序確定。」

所以大家看到了吧,說墨菲女士在壓力下屈服了,承認拜登了等等說法,其實是左媒或中共大外宣在有意地誤導。

墨菲女士揭拜登用流氓恐嚇方式

這封官方信件,不但沒有承認拜登,反而是在揭露拜登,在公開打拜登的臉。等於是公告美國人:拜登的支持者就是用這種流氓恐嚇的方式在意圖非法奪取權力。我現在同意給你一部分錢,開始進行過渡工作,並不是因為我屈服了你們的恐嚇,而是基於法律層面的規定。你能不能成為總統,最後還要司法裁決說了算。

不少朋友可能也看到了,川普總統隨後就發推說非常理解墨菲女士的難處,因此他同意墨菲女士的決定,同時也告訴政府的其它部門,可以開始進行移交過渡的準備工作。

然後我們看到很快,國防部在昨天晚些時候就發布了關於過渡活動的聲明,說國防部已收到通知,拜登-哈里斯團隊及其指定的國防部機構審查小組負責人已與國防部聯繫。根據總務署管理員的確認,國防部過渡工作組將安排和協調所有與拜登-哈里斯團隊的國防部聯繫。國防部準備以專業、有序的方式提供選舉後的服務和支持。

這些聲明無疑與川普的通知有關係,我們在未來一段時間可能還會看到其它政府部門會陸續發布這樣的聲明,啟動初步的過渡工作。

那麼,這一系列的事情是否真的像左媒炒作的那樣,是川普在變相承認敗選,拜登大局已定,就等著入主橢圓形辦公室好好過把癮了呢?

川普:絕不向假選票和Dominion讓步

我覺得這就可以說是左媒的集體自嗨了,因為川普本人馬上就出面發推文來繼續打臉了。

就在昨天晚上11點過,川普貼出推文說:「GSA被允許與民主黨初步合作,與我們繼續追查各種案件有什麼關係?這將是美國政治史上最腐敗的選舉,我們正在全速前進。絕不向假選票和Dominion讓步。」

今天早上9點過,他再次貼出推文說:「請記住,GSA已經非常出色,Emily Murphy也做得很好,但GSA並不能決定誰是下一屆美國總統。」

大家看到了吧,川普哪裡有半點承認敗選的意思呢?現在各個政府部門不過都是按照法律規定在走程序,這個程序的源頭就是各州的合法的選舉結果的認證。只要這些認證存在法律訴訟,最終的結果就有可能被反轉,這些行政程序就隨時可以終止,甚至全部逆轉回去。

也就是說,總務署也好,國防部也好,包括未來可能出現的其它部門的類似舉動也好,都是完全可逆的行政程序,不是最高法院裁決的不可逆的司法程序。

總統大位的最終歸屬權,是在後者,和前者沒有任何關係。聯邦最高法院不會因為行政部門在開始辦理移交過渡工作了,就以此為依據來裁決拜登是總統。

我們為什麼說拜登好不容易靠耍流氓撈到這麼點乾貨,其實也是半虛半實,就是這個意思。從這個角度看,總務署的移交過渡,對拜登來說,更多是一種輿論意義上的幫助,而非法律意義上的幫助。

另一方面,不要說面臨著鮑威爾即將發起刑事訴訟的喬治亞州,即便是不顧客觀存在的巨大法律爭議而強行認證了選舉結果的密歇根州,現在事實上都還處於拉鋸狀態。

昨天,密歇根州的眾議院宣布,暫時不認證州政府宣布的選舉結果,並同意就該州的選舉違規行為舉行聽證會。川普律師團的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公開表達了對密州眾議院拒絕認證選舉結果的感謝。

所以,即便是在川普團隊的「明線」戰場,這兩個急迫認證結果的州也還深陷在法律苦戰中,拜登一方的實際狀況,遠沒有表面上看去那麼悠然自得。如果我們要說一句嚴重點的話,他們不但沒有那麼悠閒,反而可能正在陷入焦慮。

川普手握Dominion系統這張王牌

為什麼這麼說?拜登此前電腦門醜聞爆發,他可以裝聾作啞龜縮不動,是因為他們掌控著Dominion系統這張王牌,只要熬過大選贏得做票勝利,這點醜聞危機自然就化解。

但現在我們看到這張王牌在誰的手中?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已經掌握在川普手中。川普越是引而不發,拜登其實是越心慌的。因為有一個非常關鍵而被大眾忽略了的信息,就是鮑威爾不止一次在公開提到伺服器的時候,使用的是複數servers。

也就是說,美軍繳獲的伺服器應該是一批而不是一台。這批伺服器究竟有多少,裡面究竟埋藏了舞弊團伙多少祕密,恐怕他們自己都心中沒底。

班農此前曾經談論過一個新聞爆料的策略,就是拿到猛料的時候只會先曝光一小點,等著對方出面來否認或解釋,然後再拋出一點來粉碎這些說法,再等著對方編造新的說辭出來,然後再拋出新料予以痛打。

我們看到此前拜登父子的電腦門醜聞中就是這樣,為什麼拜登父子對一輪又一輪的爆料一個字都不敢辯解,就是因為他們不知道爆料方究竟拿到了多少東西,生怕一張口就被打臉。

現在我們看到川普一方在Dominion黑幕的曝光上也是這樣的,拋出了冰山一角,但拜登一夥始終保持沉默,靠著一以貫之的龜縮戰術裝聾作啞。其實不是他們不想攪混水,而是沒法攪,原因就是我們剛才提到的,他們完全不知道川普手裡握著什麼牌。

此前美聯社和德國之聲等少數媒體早早跳出來手舞足蹈嚷嚷,說德國伺服器就是謠言雲雲。實際上是他們自己舉著「事實核查」的招魂幡在造謠,企圖為舞弊醜聞洗地。結果現在被鮑威爾幾波採訪加發布會,揍得鼻青臉腫也不敢吱聲了,只好裝作啥事都沒發生一樣,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話題聊到了伺服器,我們就不妨沿著這根「暗線」繼續討論一個非常有意思的話題。

CIA套上了緊箍咒

昨天我們在節目中和大家討論了本次大選舞弊的主角Dominion系統的前世今生,以及這個系統與CIA之間的密切關係。結果今天網絡上就出現一種說法,說川普總統已經啟動了甘迺迪國家安全行動備忘錄57,這等於撤銷了CIA的權力。

這個甘迺迪國家安全行動備忘錄57是怎麼回事呢?

說來話長,不過為了不耽誤朋友們寶貴的時間,我就儘量簡要說說相關的背景。

早在甘迺迪執政時期,他就意識到像CIA這類機構勢力日益擴張,已經有了尾大不掉的趨勢,某些方面已經成為政府的潛在隱患。

所以甘迺迪政府就制定了國家安全行動備忘錄55、56、57,列為最高機密,計劃把CIA和國家安全局拆分為成百上千個小單位。也就是說,甘迺迪打算大幅削弱CIA和國家安全局的權力,這種做法和過去中國歷史上的削藩道理上差不多少,都是為了防止某些局部勢力威脅到整個國家的安全。

但這個備忘錄製定出來了還沒來得及真正實施,甘迺迪就被刺殺身亡。有不少輿論質疑甘迺迪被刺與CIA有關,這是很多說法中的一種,我們這裡就不延伸討論了。

我們把話題說回來,關於這個備忘錄57最主要的內容,簡單來說,就是任何大型的、超過CIA範圍的行動將由軍隊接管,CIA只能是起輔助性質。說白了,就是把CIA的軍事行動都交由國防部管理。這樣一來,實際上等於給CIA套上了緊箍咒,的確是等於把CIA的權限大幅度收歸了國防部,對應到現在,就等於收歸到了代理國防部長米勒的手中。

我核查了一下,甘迺迪這個國家安全行動備忘錄57是真實存在的,其對CIA權力的收繳和限制等措施規定,也都是真實的。我們現在暫時不能確定的是,川普是否真的激活、啟用了這個備忘錄。

因為這顯然屬於我們此前分析的「暗線」這部分,所以很多東西難以得到官方證實。至少我們目前沒有看到任何權威的、經得起查證的可靠來源信息證實這件事情。

那麼,是不是這個說法純粹就是空穴來風不可信呢?似乎也不一定。

為什麼我要這麼說了?因為我們至少看到兩個旁證。

一個是米勒公開宣布說,特種部隊和情報部門以後要避開官僚程序直接向他匯報工作。這裡雖然只是針對軍隊系統,但一個非常重要的事實是,CIA在海外各國的分支機構及其成員,都是被視為美軍下屬機構的成員或顧問等等。所以,實際上米勒的確可以把CIA這匹野馬的韁繩抓在自己的手中。

其次,我們看到美軍襲擊德國伺服器並獲取了大選舞弊關鍵數據的信息,現在已經成為公眾接受的事實了。這批伺服器歸屬於誰,一直有兩種說法,一種是屬於SCYTL公司,一種是屬於CIA。如果從管轄權這個角度看,後者這個說法似乎更為合理,因為SCYTL是西班牙公司,美軍在外國對外國公民和實體採取執法行動是必須獲得嚴格的外交許可才可以的。

如果是這樣,那麼這次美軍的行動就說得通了。不但襲擊行動合理合法說得通,就這個行動本身,其實也可以被視為就是執行了這個國家安全行動備忘錄的例子,也是說得通的。

當然,這畢竟還只是一個側面證據,尚待日後進一步證實。但是我們從另一面看,這個話題卻是有價值的,其價值就在於,川普的確可以擁有啟用這個備忘錄的條件,即便他此前沒有這麼做,他現在去實施也完全來得及。尤其在當前這種非常時期,採取雷霆手段撲滅政府內部的亂源,而且有相關法理依據,有百利而無一害,何樂而不為呢?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支持,歡迎朋友們訂閱點讚並留言轉發,我們下次見。

歡迎訂閱遠見快評Youtube頻道  http://bit.ly/遠見快評
推特專頁: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臉書專頁 http://bit.ly/遠見快評粉絲頁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遠見快評】川普「三線」並進戰略詳解
【遠見快評】密州大反轉 「暗線」再突破
【遠見快評】德服務器獲證實 終極武器落誰手中
【遠見快評】史詩級訴訟開打 鮑威爾為何單挑?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最強防空導彈 在以色列空襲中沉默
【珍言真語】何良懋:社交媒體與現代科技壟斷危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