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間】臉書被指控 扎克伯格的處境

人氣 4346

【大紀元2020年12月18日訊】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有一句話最近在應驗,不作不死,非死不可。最近臉書作惡太多,已經成為眾矢之的。美國不同的組織機構都在對臉書展開調查和提起訴訟。小扎最近應該會很忙。今天我們就來分析一下他的處境。

聽新聞:

(聽更多新聞請至「聽紀元」平台)

12月16日,一個國家憲法訴訟組織,托馬斯‧莫爾協會(Thomas More Society)的阿米斯塔德(Amistad)項目,在美國弗吉尼亞州召開了新聞發布會,發布了一個重磅級的報告。這個報告揭露臉書CEO扎克伯格參與了由5個基金會支助的10個非營利組織的黑錢機構活動,這些組織企圖從根本上破壞選舉制度。報告裡面詳細披露了扎克伯格通過5億美元私人捐款,參與了製造混亂、擾亂選舉。

曾任堪薩斯州總檢察長的阿米斯塔德項目主任菲爾‧克萊恩(Phillip Kline)說,2020年大選見證了由扎克伯格和其它高科技利益集團為了拜登當選,通過不妥當的方式影響美國大選

扎克伯格的5億美元干預措施包括向技術與公民生活中心(CTCL)捐贈了3.5億美元,這筆資金一部分被用於非法增加民主黨州的投票人數。

克萊恩說,這個網絡以疫情危機為幌子,向當地選舉系統注入了數億美元。實際上,這是赤裸裸地企圖收買選舉。他說,這份報告清楚地描繪了一群億萬富翁和激進主義者利用他們的財富來顛覆、控制和根本改變選舉制度。

這份報告還提到,除扎克伯格,資助顛覆選舉制度的主要基金會還有民主基金、新創投基金、斯科爾基金會和奈特基金會。參與分配資金的主要非營利組織包括CTCL、電子創新研究中心、公民設計中心、美國在家投票機構、現代選舉和安全中心以及Rock the Vote。

他們違反《幫助美國投票法》,繞過州和聯邦撥款程序,直接向縣和市級的選舉機構注入私人資金,使選民無法獲得正當程序和平等保護。尤其在密歇根州、賓州和威斯康星州,這種來自非營利組織的資金根本沒有必要,因為聯邦政府已經有足夠的撥款。而且這種私人資金對公共選舉管理的干預,實際上,建立了一個雙標選舉制度,對民主黨和共和黨實施了不同的規則和程序。這是今天的報告中談到的臉書5億美元參與的干預美國大選活動。

上週三,也就是12月9日,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和來自46個州、華盛頓特區和關島的司法部長對臉書提起了反壟斷訴訟。指控臉書的收購戰略,特別是收購同行業競爭對手Instagram和Whatsapp是非法的,是為了消除競爭。聯邦貿易委員會的另一項訴訟正在迫使臉書剝離WhatsApp和Instagram。在我們平時使用或者聽說過的社交軟件中,有5個就是被臉書收購的,包括Instagram。

臉書在2012年4月花10億美元收購了這個分享照片和視頻的社交平台。研究公司EMarketer估計,Instagram 2020年的銷售額將為281億美元,約占臉書廣告總收入的37%。2014年2月,臉書花190億美元收購了通訊平台WhatsApp。臉書收購WhatsApp的時候,WhatsApp的月活躍用戶超過4億,很快成為臉書的潛在競爭對手,結果臉書收購了這個競爭對手。

一個月之後,臉書又以20億美元收購了虛擬現實技術公司Oculus VR。被臉書收購的公司還有以色列移動網絡分析公司奧納沃Onavo。這個公司的軟件一度引起爭議,被歸類為間諜軟件,臉書因此受到批評,被迫將這個軟件從應用程序中下架。更早的收購還有Beluga,臉書在收購這家公司後,成功地獲得了這家公司的信使平台技術,這樣臉書再一次擴大了產品範圍,淘汰了一個潛在的競爭對手。

說到這裡,不得不提到一個人,就是臉書最早的投資人,吉姆‧布雷耶(Jim Breyer),布雷耶是一位風險投資家,他在扎克伯格只有10名員工的時候投資一千多萬美元,成為臉書的第二大股東。大家都知道扎克伯格的妻子是華裔,你們知道這位布雷耶的第二任妻子是誰嗎?是趙小蘭的妹妹趙安吉。

趙安吉是他們家族航運產業的繼承人,跟中共關係密切,甚至對中共「一帶一路」高調讚揚。趙小蘭和趙安吉都是外國關係委員會的成員,這個外國關係委員會據說跟光明會是相關聯的,那麼是不是她們都是光明會成員?這些以後再慢慢研究。但是從這些關係,大家至少可以知道這些政商人物都是有特殊背景的。包括臉書,能做到今天這麼大,也不是因為扎克伯格有多聰明,而是背後有特殊組織和巨額資金的支持。

這次大選中,臉書的表現就是在完成他的使命。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小扎現在也是邪惡的馬前卒,可以說為了刪帖不遺餘力。

2016年大選的時候,這些左派們以為總統寶座是希拉里的囊中之物,最後大意失荊州。震怒而又無奈之下,左派的代表性人物指責臉書,認為是因為臉書上放任了支持川普(特朗普)的廣告,導致了他們失去總統之位。所以,今年的大選,扎克伯格就表現得非常積極。

今年10月,他們全面封殺「匿名者Q」,不論帖文內容如何,只要牽涉匿名者Q的所有內容,包含社團Instagram帳戶等近1500個群組被移除。針對大選,臉書與旗下的Instagram刪除了220萬條廣告,12萬個帖文。而且增加了很多規範,將一些在特定場合不希望出現的字詞給屏蔽,而且不只是人工審查,還有AI演算法審查等。

而臉書指定的這些事實審查員,是來自第三方事實審查機構Lead Stories。這家機構依靠的是硅谷科技巨頭古狗和臉書的資金以及總部在北京的字節跳動的資金。我們大家都知道字節跳動就是抖音的母公司,是效忠於中共的,被美國視為國家安全威脅的公司之一。中共投資美國的言論審查。這很可笑吧。

Lead Stories創建於2015年,僱用的十幾名員工中,有一半是來自CNN。這個公司2017年列出的運營費用不到5萬美元,但從2018年開始為臉書公司服務後,運營費用迅速飆升,到2019年增長了7倍,在這兩年間他們從臉書那裡獲得了46萬美元的「事實核查」服務費。而他們的審查根據是什麼呢?是州選舉官員的認知。

也就是說,州選舉官說沒有選舉欺詐就沒有,州選舉官說某個視頻不是選舉舞弊證據就不是。州選舉官員取代了法官的角色。這是不是像世衛組織控制疫情信息一樣,譚德賽說這個藥不可以吃,那全世界的媒體都不准推薦這個藥。

一家澳大利亞媒體天空新聞(Sky news)發現,臉書事實審查員是希拉里的支持者。雖然扎克伯格一直承諾自己是通過第三方進行獨立審查,完全沒有黨派之爭,不贊成也不反對任何政治取向。但事實上,這些事實審查員手握大權,妖魔化甚至完全屏蔽他們不喜歡的新聞內容。

很多人都喜歡去做什麼fact check,有沒有想過你們去找的那些事實核查機構都是誰開辦的?可以說,幾乎所有的事實核查機構都被左派壟斷了。他們成立了一個「國際事實審查機構」(the International Fact Checking Organization),並且壟斷了這個行業,由他們認證事實審查員。

但是這些所謂的事實審查員不去調查真正的虛假信息,把精力放在瞄準川普總統和保守派,包括保守的媒體和自媒體等。這些事實核查員,根本不是政府任命或者民選出來的,而是被左派勢力聘用的,被臉書支付高薪養活的。他們的證書完全不代表公正和客觀,只代表言論的生殺大權。

美國大學傳播學院教授蘇斯卡(Margot Susca),是最多產的事實核查員之一,她手上握有19種事實審查的許可證。而她從2008年起就在希拉里團隊工作,而且多次出現在「今日俄羅斯」(Russian Today)節目當中,親口承認,在本屆總統治下,她很難作為一個客觀的觀察者。她的男友也曾經擔任希拉里的核政策研究員,她一直為希拉里沒能贏得2016年的大選感到很失望。

12月14日也就是本週一,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宣布調查臉書及其旗下Whatsapp、還有推特、油管、字節跳動、亞馬遜等九家科技公司,並要求這些企業提供他們是怎麼收集和使用其用戶數據的信息的,怎麼向用戶展示廣告內容的,以及是否對個人信息使用算法或數據分析,以及他們的數據政策如何影響兒童和青少年的報告。

從收到要求之日起,這些公司有45天的回覆時間。這個調查並沒有明確的調查目的,就是想要了解這些社交媒體是怎麼影響美國人所了解的信息,以及他們的運營模式和經濟誘因。如果在這個過程中,發現有違法的行為就可以進行執法。

這個調查實際上是因為在這次大選中,這些社交媒體實在是太過分,不斷審查有利於川普總統的言論。川普總統也多次提起要在《國防授權法案》中剔除230條。週一,川普任命了對230法案持鷹派觀點的提名人內森‧錫明頓(Nathan Simington)進入聯邦通訊委員會(FCC),很多人呢,都認為,這是川普政府釋放出了對230法案進行改革的信號。

扎克伯格在這次大選中表現出異常的活躍,我看就是作死的節奏。第一個被捕的大科技巨頭可能就是他。

好,今天說這些了,薇羽看世間,我們明天見。

《薇羽看世間》節目組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薇羽看世間】川普早已布局撒網
【薇羽看世間】川普團隊「抽絲剝繭」
【薇羽看世間】釋放大海怪 舞弊陰謀無處遁形
【薇羽看世間】一場大重構和大覺醒的戰爭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中共為何放過馬化騰?
專訪李南央:我的兩本書《母親》和《繼母》(3)
【新聞看點】習加緊造神 高官知中共內情急退黨
【財商天下】待不住了 外資巨頭紛紛撤離中國
【唐浩視界】透視五大內幕 G7歐盟熱挺台灣
【時事軍事】遠程精確打擊導彈 點中共死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