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间】脸书被指控 扎克伯格的处境

人气 4348

【大纪元2020年12月18日讯】大家好,这里是《薇羽看世间》,我是陈薇羽。

有一句话最近在应验,不作不死,非死不可。最近脸书作恶太多,已经成为众矢之的。美国不同的组织机构都在对脸书展开调查和提起诉讼。小扎最近应该会很忙。今天我们就来分析一下他的处境。

听新闻:

(听更多新闻请至“听纪元”平台)

12月16日,一个国家宪法诉讼组织,托马斯‧莫尔协会(Thomas More Society)的阿米斯塔德(Amistad)项目,在美国弗吉尼亚州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发布了一个重磅级的报告。这个报告揭露脸书CEO扎克伯格参与了由5个基金会支助的10个非营利组织的黑钱机构活动,这些组织企图从根本上破坏选举制度。报告里面详细披露了扎克伯格通过5亿美元私人捐款,参与了制造混乱、扰乱选举。

曾任堪萨斯州总检察长的阿米斯塔德项目主任菲尔‧克莱恩(Phillip Kline)说,2020年大选见证了由扎克伯格和其它高科技利益集团为了拜登当选,通过不妥当的方式影响美国大选

扎克伯格的5亿美元干预措施包括向技术与公民生活中心(CTCL)捐赠了3.5亿美元,这笔资金一部分被用于非法增加民主党州的投票人数。

克莱恩说,这个网络以疫情危机为幌子,向当地选举系统注入了数亿美元。实际上,这是赤裸裸地企图收买选举。他说,这份报告清楚地描绘了一群亿万富翁和激进主义者利用他们的财富来颠覆、控制和根本改变选举制度。

这份报告还提到,除扎克伯格,资助颠覆选举制度的主要基金会还有民主基金、新创投基金、斯科尔基金会和奈特基金会。参与分配资金的主要非营利组织包括CTCL、电子创新研究中心、公民设计中心、美国在家投票机构、现代选举和安全中心以及Rock the Vote。

他们违反《帮助美国投票法》,绕过州和联邦拨款程序,直接向县和市级的选举机构注入私人资金,使选民无法获得正当程序和平等保护。尤其在密歇根州、宾州和威斯康星州,这种来自非营利组织的资金根本没有必要,因为联邦政府已经有足够的拨款。而且这种私人资金对公共选举管理的干预,实际上,建立了一个双标选举制度,对民主党和共和党实施了不同的规则和程序。这是今天的报告中谈到的脸书5亿美元参与的干预美国大选活动。

上周三,也就是12月9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来自46个州、华盛顿特区和关岛的司法部长对脸书提起了反垄断诉讼。指控脸书的收购战略,特别是收购同行业竞争对手Instagram和Whatsapp是非法的,是为了消除竞争。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另一项诉讼正在迫使脸书剥离WhatsApp和Instagram。在我们平时使用或者听说过的社交软件中,有5个就是被脸书收购的,包括Instagram。

脸书在2012年4月花10亿美元收购了这个分享照片和视频的社交平台。研究公司EMarketer估计,Instagram 2020年的销售额将为281亿美元,约占脸书广告总收入的37%。2014年2月,脸书花190亿美元收购了通讯平台WhatsApp。脸书收购WhatsApp的时候,WhatsApp的月活跃用户超过4亿,很快成为脸书的潜在竞争对手,结果脸书收购了这个竞争对手。

一个月之后,脸书又以20亿美元收购了虚拟现实技术公司Oculus VR。被脸书收购的公司还有以色列移动网络分析公司奥纳沃Onavo。这个公司的软件一度引起争议,被归类为间谍软件,脸书因此受到批评,被迫将这个软件从应用程序中下架。更早的收购还有Beluga,脸书在收购这家公司后,成功地获得了这家公司的信使平台技术,这样脸书再一次扩大了产品范围,淘汰了一个潜在的竞争对手。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到一个人,就是脸书最早的投资人,吉姆‧布雷耶(Jim Breyer),布雷耶是一位风险投资家,他在扎克伯格只有10名员工的时候投资一千多万美元,成为脸书的第二大股东。大家都知道扎克伯格的妻子是华裔,你们知道这位布雷耶的第二任妻子是谁吗?是赵小兰的妹妹赵安吉。

赵安吉是他们家族航运产业的继承人,跟中共关系密切,甚至对中共“一带一路”高调赞扬。赵小兰和赵安吉都是外国关系委员会的成员,这个外国关系委员会据说跟光明会是相关联的,那么是不是她们都是光明会成员?这些以后再慢慢研究。但是从这些关系,大家至少可以知道这些政商人物都是有特殊背景的。包括脸书,能做到今天这么大,也不是因为扎克伯格有多聪明,而是背后有特殊组织和巨额资金的支持。

这次大选中,脸书的表现就是在完成他的使命。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小扎现在也是邪恶的马前卒,可以说为了删帖不遗余力。

2016年大选的时候,这些左派们以为总统宝座是希拉里的囊中之物,最后大意失荆州。震怒而又无奈之下,左派的代表性人物指责脸书,认为是因为脸书上放任了支持川普(特朗普)的广告,导致了他们失去总统之位。所以,今年的大选,扎克伯格就表现得非常积极。

今年10月,他们全面封杀“匿名者Q”,不论帖文内容如何,只要牵涉匿名者Q的所有内容,包含社团Instagram账户等近1500个群组被移除。针对大选,脸书与旗下的Instagram删除了220万条广告,12万个帖文。而且增加了很多规范,将一些在特定场合不希望出现的字词给屏蔽,而且不只是人工审查,还有AI算法审查等。

而脸书指定的这些事实审查员,是来自第三方事实审查机构Lead Stories。这家机构依靠的是硅谷科技巨头古狗和脸书的资金以及总部在北京的字节跳动的资金。我们大家都知道字节跳动就是抖音的母公司,是效忠于中共的,被美国视为国家安全威胁的公司之一。中共投资美国的言论审查。这很可笑吧。

Lead Stories创建于2015年,雇用的十几名员工中,有一半是来自CNN。这个公司2017年列出的运营费用不到5万美元,但从2018年开始为脸书公司服务后,运营费用迅速飙升,到2019年增长了7倍,在这两年间他们从脸书那里获得了46万美元的“事实核查”服务费。而他们的审查根据是什么呢?是州选举官员的认知。

也就是说,州选举官说没有选举欺诈就没有,州选举官说某个视频不是选举舞弊证据就不是。州选举官员取代了法官的角色。这是不是像世卫组织控制疫情信息一样,谭德赛说这个药不可以吃,那全世界的媒体都不准推荐这个药。

一家澳大利亚媒体天空新闻(Sky news)发现,脸书事实审查员是希拉里的支持者。虽然扎克伯格一直承诺自己是通过第三方进行独立审查,完全没有党派之争,不赞成也不反对任何政治取向。但事实上,这些事实审查员手握大权,妖魔化甚至完全屏蔽他们不喜欢的新闻内容。

很多人都喜欢去做什么fact check,有没有想过你们去找的那些事实核查机构都是谁开办的?可以说,几乎所有的事实核查机构都被左派垄断了。他们成立了一个“国际事实审查机构”(the International Fact Checking Organization),并且垄断了这个行业,由他们认证事实审查员。

但是这些所谓的事实审查员不去调查真正的虚假信息,把精力放在瞄准川普总统和保守派,包括保守的媒体和自媒体等。这些事实核查员,根本不是政府任命或者民选出来的,而是被左派势力聘用的,被脸书支付高薪养活的。他们的证书完全不代表公正和客观,只代表言论的生杀大权。

美国大学传播学院教授苏斯卡(Margot Susca),是最多产的事实核查员之一,她手上握有19种事实审查的许可证。而她从2008年起就在希拉里团队工作,而且多次出现在“今日俄罗斯”(Russian Today)节目当中,亲口承认,在本届总统治下,她很难作为一个客观的观察者。她的男友也曾经担任希拉里的核政策研究员,她一直为希拉里没能赢得2016年的大选感到很失望。

12月14日也就是本周一,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宣布调查脸书及其旗下Whatsapp、还有推特、油管、字节跳动、亚马逊等九家科技公司,并要求这些企业提供他们是怎么收集和使用其用户数据的信息的,怎么向用户展示广告内容的,以及是否对个人信息使用算法或数据分析,以及他们的数据政策如何影响儿童和青少年的报告。

从收到要求之日起,这些公司有45天的回复时间。这个调查并没有明确的调查目的,就是想要了解这些社交媒体是怎么影响美国人所了解的信息,以及他们的运营模式和经济诱因。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发现有违法的行为就可以进行执法。

这个调查实际上是因为在这次大选中,这些社交媒体实在是太过分,不断审查有利于川普总统的言论。川普总统也多次提起要在《国防授权法案》中剔除230条。周一,川普任命了对230法案持鹰派观点的提名人内森‧锡明顿(Nathan Simington)进入联邦通讯委员会(FCC),很多人呢,都认为,这是川普政府释放出了对230法案进行改革的信号。

扎克伯格在这次大选中表现出异常的活跃,我看就是作死的节奏。第一个被捕的大科技巨头可能就是他。

好,今天说这些了,薇羽看世间,我们明天见。

《薇羽看世间》节目组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薇羽看世间】川普早已布局撒网
【薇羽看世间】川普团队“抽丝剥茧”
【薇羽看世间】释放大海怪 舞弊阴谋无处遁形
【薇羽看世间】一场大重构和大觉醒的战争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希斯:取消文化兴起令人生畏
【新闻大家谈】邱香果“消失”引爆加国舆论
【未解之谜】爱德加·凯西和他的“生命解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