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旦生物系校友呼籲徹查新冠病毒來源

人氣 8587

【大紀元2020年02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報導)正當武漢新冠病毒肆虐中華大地並蔓延海外多國時,要求疫情真相的呼聲也日趨強烈。其中就有相關領域的復旦生物系校友,要求中共當局徹查病毒來源,並嚴格遵守當年簽署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約》,這關乎人類的命運。

他們在公開信中表示,他們多年來工作在生物、醫學、醫藥、化學領域,從專業的角度來看,查找這次疫情的根據,根絕未來類似的疫情刻不容緩。

他們強調,這種探究排查工作,與在第一線搶救垂死的病人一樣重要。

他們表示,武漢病毒來源,食用野生動物只是可能之一,疑點尚多。信中還強調,由於人工基因工程技術在本世紀初的突飛猛進,今天的病毒生化實驗室事實上已經到了可以人工改造病毒的水平。

復旦大學校友呼籲追查疫情根源。(大紀元合成圖)

他們提到2015年前後,美國的病毒學家拉爾夫·巴里克(Ralph Baric)曾發起了「獲得功能」性的病毒研究,採集薩斯類似冠狀病毒,在實驗室加工,旨在「增加危險病原體的毒力,傳播速度,宿主範圍」。他發表的論文中,眾多作者中也列有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研人員。

巴里克和合作夥伴的論文發表在2015年11月9日《Nature Medicine》(自然醫學)雜誌上,文章的題目是《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一種蝙蝠攜帶的薩斯類似冠狀病毒簇顯示了危害人類的潛力)》。聲稱「我們研究了目前在中國馬蹄蝠種群中傳播的薩斯(SARS)樣病毒SHC014-CoV的潛在疾病。使用SARS-CoV反向遺傳學系統2,我們生成並鑑定了一種在適應小鼠的SARS-CoV主幹中表達蝙蝠冠狀病毒SHC014的尖峰的嵌合病毒……我們合成了感染性全長SHC014重組病毒,並在體外和體內證明了強大的病毒複製能力」。

他們介紹,對這項「高風險的科研」,在美國本土引起了爭議,導致2015年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的叫停,並終止了聯邦資助。針對這種踩踏了科研倫理底線的「科研」,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學家西蒙·韋恩-霍布森(Simon Wain-Hobson)指出,研究人員創造了一種新型病毒,該病毒在人細胞中「生長良好」。他說:「如果病毒逃脫了,沒有人能夠預測其發展軌跡。」

他們表示,霍布森先生當初的話,彷彿是對未來的預言。作為科技工作者,我們不相信網上流傳的種種「陰謀論」,更不相信研製「獲得功能」性的病毒科研人員會存心將病毒帶到人間。但從我們對國內同行的了解,除了大量埋頭苦幹、潛心鑽研的科研人員之外,也不否認存在著一些急功近利的浮誇之風。

他們強調,他們當中一些人對現有數據進行了仔細分析,經過人工改造的「獲得功能」病毒,「完全有可能」是無意從實驗室逸出,「這樣的分析還在深入進行。適當時候,我們會將我們的分析結論在科學雜誌上發表。」

他們強調,在此危難時刻,呼籲中國各級政府領導人、各級衛生部門領導人:

1. 如果僅僅是食用動物造成了疫情,請證實;如果不是實驗室無意泄漏,也請證偽;給全國老百姓一個放心的交代。

2. 嚴禁一切可能傷害人類的「科研」在實驗室進行,嚴令禁止「獲得功能性」病原體的所謂「科研」,停止對此類科研的資助。已經上馬的要叫停,尚未上馬的要嚴封。

3. 鑒於中國國內已有實驗室介入了「獲得功能性」病原體(病毒)「科研」的事實,呼籲加強此類實驗室的監督管控,層層把關,問責到人。

4. 嚴格規範實驗室動物管理條例,杜絕一切非規範的使用實驗動物的行為。

他們還表示,中國政府早在1984年11月15日就簽署加入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約》,這個承諾不僅關乎中國人民的福祉,也關乎人類的命運。生化戰爭沒有贏家,遭難的是民族、是人類,是你我他。

最後他們再次強調,只有在找出病毒疫情的源頭之後,才有可能真正有效地防止類似疫情的再生。

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副主任石正麗遭到挑戰

復旦生物系校友公開信中提到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研人員,就是石正麗,現任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武漢P4實驗室副主任。幾天前她在微信圈聲稱,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並稱「我用自己的生命擔保,與實驗室沒有關係。」

她的話立即遭到也可以算同行的「武小華博士」的公開回應,要求與石正麗對質,並表示,「現在你論文公布的實驗室數據和CDC的基因對比,這中間如果沒有SPF動物做為中間宿主,會發生這樣的變異?我把話撂這裡,咱們可以公開對質,我看你能糊弄幾個人!」

另一位署名「武小華博士」在網上披露中國實驗室有關實驗動物的情況。(網路圖片)

「武小華」強調,從蝙蝠到人還有1~2個中間宿主參與變異這個基因,從資料上看是通過大鼠和靈長類之間的傳播打通才能複製到人。怎麼能做到打通,就是把靈長類的某個蛋白,改造在大鼠上。這個是只有在實驗室才能完成的改造。

她還認為,實驗室發生生物泄漏那就是管理的問題了,並舉例,有些實驗室向外兜售參與實驗的實驗動物,比如狗當寵物,還有把實驗動物的屍體隨便處理,因為按照醫療廢物火葬的錢更多,更有按野生動物售賣的等等。

黨媒2018年報導武漢病毒所發現新的冠狀病毒

中共喉舌央視在2018年4月5日就報導了由武漢病毒研究所牽頭的科研團隊發現新的冠狀病毒,聲稱一年多前導致廣東豬大量死亡的罪魁禍首是一種源自蝙蝠的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這項研究表明人類需要監控蝙蝠和其它野生動物的傳染,報導還稱這項研究成果刊登在《自然》雜誌上發表。

2018年黨媒報導,武漢病毒研究所發現新的冠狀病毒。

報導中,病源來自菊頭蝠的新型冠狀病毒,並將其命名為豬急性腹瀉冠狀病毒(swine acute diarrhea syndrome coronavirus),簡稱SADS冠狀病毒,該病毒主要在腸道中傳染,發病的死豬臨床症狀為嚴重急性腹瀉、嘔吐,體重迅速下降,某種品種的死豬高達90%。

當時這批科研人員還說,暫時不會傳染人,但病毒與薩斯(Sars)有諸多相似性,他們已經研製出來疫苗,可以很快針對這種病毒的蔓延。

當本次武漢疫情蔓延時,外界就上述內容提出質疑,1月26日,中科院之聲對此發表聲明稱:2018年4月5日《自然》發表的文章研究的是【豬急性腹瀉綜合徵冠狀病毒】,簡稱SADS病毒,與此次發現的導致肺炎的新冠病毒並非同一種。

官方的闢謠並不能阻擋外界越拉越多的質疑。不同國籍的生物方面的專家經過研究都發現武漢這次疫情的病毒最多可能來自實驗室。

美國白宮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2月10日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表示,中共必須對這個病毒的起源負責。

納瓦羅還說,14年前,他在一本名叫《即將到來的對華戰爭》(The Coming China Wars)的書中實際上就準確預測了中國會流行一種病毒。這是因為它們治理這個國家的方式,處理動物的一些做法上。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2月10日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新型冠狀病毒的起源問題必須要有個回答。圖為納瓦羅。(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該節目主持人還說,中共駐美大使在週日(2月9日)的一個節目中,沒有否認新型冠狀病毒可能是起源於武漢的一個武器實驗室,這可是件大事,但他沒有否認。

實驗室泄漏曾導致2004年薩斯再度傳播

早在2004年7月2日,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第二版曾刊登(同時在人民網刊登)文章《衛生部:今年北京安徽非典疫情來自實驗室內感染》,低調承認疫情來自實驗室。

報導稱有7個專家組成調查組,查明結果,本起疫情來自實驗室內感染,其中宋某和楊某兩個原發病例發生在同一開展有關SARS冠狀病毒的實驗室。封鎖病毒所後,未再出現任何SARS病人。沒有發現宋某與楊某與野生動物接觸感染的證據。宋某與楊某發病潛伏期內沒有任何其他SARS病例報告。

人民網刊登當時衛生部承認2004薩斯來自實驗室。(網絡截圖)

報導還稱,感染來源侷限在腹瀉病毒室。另外該室另有兩人(任某和崔某)顯示抗Sars-CoV的IgM抗體陽性,感染具有明顯的聚集性。

報導稱引起實驗室感染的環節是病毒滅活不徹底,任某多次從三級生物安全防護實驗室帶出末經過嚴格驗證效果的滅活SARS病毒在普通實驗室進行實驗,時間上與宋某、楊某發病吻合。

調查認定,這次非典疫情源於實驗室內感染,是一起因實驗室安全管理不善,執行規則制度不嚴,技術人員違規操作,安全防範措施不力,導致實驗室污染和工作人員感染的重大責任事故。

關於實驗室管理不善導致病毒泄漏的,除了「武小華」上述的舉例外,民間還有人根據官方最新報導中披露出的信息做合理質疑。

今年年初1月3日, 《北京青年報》報導了中國農業大學的李寧院士因貪污科研經費3756萬餘人民幣,被判刑12年。其中之一的貪污款項來自試驗後的淘汰動物及牛奶售出款。

大陸資深媒體人崔永元也在社交媒體上公開質疑表示,李寧實驗室的轉基因牛和轉基因牛奶流入市場,賣了一千萬元。這些牛和牛奶裡面含有什麼藏著什麼,鬼才知道。#◇

責任編輯:林詩遠

相關新聞
周曉輝:真相難掩 北京欲推武漢病毒研究所頂罪?
中國富豪舉報:武漢病毒所是新冠病毒禍源
【新聞看點】四大疑點 武漢病毒所捲入風暴眼
【熱點互動】武漢新冠病毒的來源到底是什麼?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中國多地現搶米潮 當局又「闢謠」
【新聞看點】自詡「大國擔當」中共須答七問
【現場視頻】吉林白城現沙塵暴 天空瞬間黑暗
【直播回放】4.3疫情追蹤:全球確診逾百萬
【十字路口】中共急尋20萬屍袋 多少冤魂亡?
【拍案驚奇】疫情中心或回東亞?紅二代談倒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