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線採訪】武漢醫師:大疫面前 壓力巨大

武漢疫情迅猛發展,來自全國各地醫護人員面對凶惡武漢肺炎如臨大敵,有如上戰場般一波一波地披掛上陣,一波一波地換。(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437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2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李毅採訪報導)武漢疫情迅猛發展,來自全國各地醫護人員猶如上戰場般一波一波地披掛上陣,一波一波地換,武漢市中心醫院某位醫師,在長達十多天的奮戰後,與我們分享他此刻的心情。

「十四天換一批醫生,下來以後是隔離。全國的醫療都往這裡趕,一批一批地換。」他說,「我們在疫區的中心,在華南海鮮市場的旁邊,從12月份開始改造成為定點醫院,陸續地一個病房一個病房改造,我們就一批一批的醫生湧進來。」

「我是初三(1月27日)上的一線,差不多有十五天了,發熱病房,儘管危險。但我們是當醫生的,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武漢疫情急速擴散,相當嚴重,患者相當多,「現在是圍剿武漢」,他說,「我們醫院醫療職工有二三千人,三四千的床位,我們整個後湖院區一棟樓全部改成肺炎病房了,一棟樓,作為專門收治新型肺炎的定點醫院,一共開發了六百多張床位,患者還是很多。」

「我要管一個病區,醫生十人,護士三十來人,都是中心醫院,外省來的(醫生)負責別的病區,我們開了十幾個病區,一個病區三十二張床位,我們現在收了五六百個病人。」

面對陌生疾病 心理巨大壓力

「壓力相當大,病人大部分都是中重症者,輕者都送方艙醫院,我們是重症收治醫院。」他說,「病人這麼多,而且是傳染病,加上我們這些天有醫療人員也感染了,醫生和護士感染多少人我都不知道。」

「我們全院有二三千的職工,我周邊有十幾個人感染。」他說,「我們不可能回家,我們都是潛在的病毒攜帶者,怎麼可能讓家屬見面,自己就隔離了,其他醫生和護士們住在集體宿舍裡。」

武漢中心醫院也是「吹哨人」李文亮醫生所在醫院,他也是在這裡被新冠病毒奪去了年輕生命。

武漢中心醫院一位醫師在他的悼文中這樣寫道:「李文亮走了,也許還有我的同事,在被搶救,也許哪天,我也會頂不住壓力,也許哪一天,我也會被感染。」

他還感慨道:「陌生的疾病,被感染的恐懼,物資的不足,疫情看不到尾的驚慌,患者瀕臨死亡的無助,身邊同事的倒下,這些心理的壓力,給我們套上一層一層無形的枷鎖!」

武漢中心醫院急需防護物資 再次向社會發起聲援

近日,在大陸國內與世界各地的救護物資匯集武漢的時候,該醫院的一線醫護人員再次向社會發起求助,需要大量的防護物資。

中心醫院一位工作人員說:「救援物資是有送到武漢,但是醫生、病人等定點醫院太多了,包括分配給我們的病人每天也要戴口罩,患者的口罩(每天發放兩枚)、衣食住行現在都是醫院免費提供,所以現在患者的防護物資也是消耗我們醫院的分配量,肯定是不夠。」

這位工作人員還透露,在一線的醫生與護士因為沒有防護服,裡面穿尿不濕,然後再穿防護服,「因為一件防護服最便宜150元,最貴的280元,現在有的商人就很無良,他報的價就這麼高,你愛買不買,不買有的是人買,政府發,昨天(13日)政府給我們發了六百套防護服,我們每天上班的醫護人員都是一千多人,怎麼夠用。」

她還說:「醫生們防護服反覆穿,用酒精消毒,真的是這樣,一開始都是用紫外線燈照射,後來有院士說這不行,起不起到消毒作用,但是臨床醫生就這麼幹,否則連穿的都沒有了。」

據悉,該醫院已經有100多位一線醫護人員倒下,在定點醫院裡收的患者越多越重,醫生與護士感染的人數也越多。

發熱二區一位醫護人員說:「我們基本上一上來穿隔離服六個小時,不能喝水,不能進食,只能在這裡,一個人差不多管十二個病人,強度非常大,我們沒怎麼休息,四班倒,實在安排不過來,醫院中午只提供一餐,其它的時間自己解決。都不能與外人接觸。」

近日,網上傳出疑似武漢中心醫院後湖RCU(呼吸重症監護病房)的護士長給院領導的求救信。

信中說,後湖RCU是該院首個重症隔離病房,醫護人員已經累計奮戰了40多天,夜以繼日。很多同事都處於心理崩潰的邊緣。近日面對自己的同事頻繁地瀕臨生死的搶救。除了媒體關注的李文亮醫生已經去世,還有胡衛峰醫生插管,易凡、梅仲明主任插管搶救。這些慘痛的狀況讓處於崩潰邊緣的醫護人員徹底崩潰了。

公開資料顯示,梅仲明是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副主任醫師,易凡是武漢中心醫院心胸外科副主任醫生。胡衛峰是中心醫院泌尿外科醫生。#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20-02-14 9: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