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
德國民間對政府因中共病毒(新冠肺炎)採取的封鎖措施的抗議愈演愈烈。4月10日,數百民眾在南部奧迪汽車城英戈爾斯塔特(Ingolstadt)集會,同日,東部哈勒(...
社交媒體上流傳著一份謝燕益律師呼籲北京國家衛健委「強制公布新冠疫苗技術方案之公民法律建議書」,引起律師同行的共鳴。
目前中共正在全國各地動員全民接種疫苗,很多人因擔心國產疫苗質量問題不願意接種。中共地方政府為完成任務層層加碼,自願接種早變成強迫接種,甚至警告民眾認清形勢,這次疫苗必須打,早打晚打都得打,晚打自費費用很高。
雲南瑞麗感染中共病毒人數猛增,隨即封城,目前已有5個社區升至中風險區。知情人透露,當地疫情可能早在半月前就已發生,他並指責當局政府依靠老百姓守邊,偷渡難防。
時隔半年,與緬甸接壤的雲南邊境城市瑞麗再度因疫情封城,該市全員進行核酸檢測,所有居民居家隔離,有當地民眾稱:瑞麗這次的疫情比半年前更嚴重。
近日中共衛健委公布疫苗接種、核酸檢測信息將自動整合到健康碼中,多地不同階層大陸民間人士接受大紀元採訪表示,憂慮中共當局可能要強制接種疫苗。他們多信不過國產疫苗,並認為接種疫苗納入健康碼,行動會受到限制或遭歧視。
「我能理解人們對(中共)病毒的恐懼,但我擔心的是失去自由。」亞歷山大.央斯特告訴大紀元記者,他最想對大家說的是,「走上街頭,反擊吧。如果我們這樣做,這一切很快就會結束。」亞歷山大.央斯特(Alexander Ernst)這番話是2021年3月13日,在德國慕尼黑瑪琳廣場廣場參加抗議政府針對中共病毒封鎖的活動、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的。當天,德國所有16州的首府都...
緬甸軍事政變後,緬甸多地民眾發起的反政變抗爭遭遇軍方殘酷鎮壓,迄今已造成逾2百人喪生,其中不乏一些華人。不過在華人聚集的上緬甸撣邦特區,生活並未受到影響。
河北石家莊市自1月份爆發疫情以來,高風險區民眾經歷了兩個多月的集中隔離,當時許多高校被緊急臨時徵用。近日,河北經貿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通知在省內學生回校收拾宿舍行李,學生們發現宿舍的物品被弄得一片狼藉,沒得沒、壞得壞。
2021年3月13日,在德國政府針對中共病毒施行封鎖政策一周年之際,包括柏林、慕尼黑、漢堡、杜塞爾多夫等在內的德國全部16州首府下午一點同步舉辦集會,抗議政府和各州政府對中共病毒採取的封鎖政策。
河北邢台南宮市從今年1月經歷了疫情高風險區的嚴格封城近兩個月,給當地農民也帶來了難以想像的傷害。南宮市的農民爆出這種封閉政策直接導致收成、收入損失慘重。
近日,北京市朝陽區「全面啟動上門接種服務」。《大紀元時報》記者3月10日通過北京市民獲悉,他們本人及其相識的人都不願意接種大陸疫苗,人們不相信中共對疫苗和疫情的所有宣傳消息。
中共大搞「疫苗外交」的同時,其疫苗有效率、致死率正逐漸引發關注,美日印澳四國同盟計劃合力分發疫苗,對抗中共。有學者分析表示,中共罔顧其疫苗安全,企圖利用疫苗外交收買各國、逃脫疫情追責,但真相終究會大白於天下。
日前,網上爆出一名感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中國公民在柬埔寨隔離點去世的消息,中共駐柬大使館隨後證實此事,並作出死因說明。然而,有一同被隔離的知情人向大紀元指證,中共大使館所發消息是假,並透露隔離點管理亂象叢生,有中國人與柬方工作人員發生衝突後,甚至遭電擊。
日前,河北石家莊藁城中西醫結合醫院因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封院四十多天,隔離人員怒砸醫院、拆毀隔離圍欄;近日,該院工作人員晴燕(化名)曝光醫院內部醫護人員隔離狀況,更有護士長突發腦出血,隔離至幾近崩潰的慘況。
中共兩會進入倒計時,當局除了在全北京大規模抓捕驅趕各地進京訪民外,大陸的疫情也清一色「清零」。近日北京大興等地出現多起跟疫情相關事件,官方沒有任何公開說法,被要求做核酸檢測的民眾也一樣被蒙在鼓裡。
在河北省南宮市一個多月的封城期間,官方強制封閉和不作為的情況,直接引發了很多不為人知的悲劇。近日一位南宮市民向大紀元記者透露,他的哥哥在封城期間突發心髒病,但醫院等官方機構視若罔聞,加上封城,導致哥哥不幸離世。
2021年2月22日,是德國反抗納粹組織「白玫瑰」的成員索爾兄妹遇難紀念日(1943年2月22日遇難),德國巴伐利亞同舟共濟聯盟(Bayern Steht Zusammen)在索爾兄妹被關押、斬首的監獄和安葬牠們一牆之隔的墓地之間,舉辦了紀念「白玫瑰」和反對政府對中共病毒疫情措施的活動。
在做了二十來天疫情志願者後,河北南宮的事業單位員工小邱(化名)成了「次密接者」。隨後,他被輾轉隔離於3家方艙,經歷了沒有廁所、不准開窗、不見天日的條件,也親眼見到有人被憋瘋。 一個多月後的今天,他依然不知道自己何時能解除隔離。他說,當局的政策是「寧可錯殺一萬,也不可能放過一個人」。
河北省南宮市和石家莊藁城區從1月初開始極端封城,2月22日官方宣布解封,但尚未全面開放。大紀元記者近日獲悉,有南宮小業主因封城生意停滯、前途未卜,封城對孩子造成嚴重影響;被困在藁城的外地人生活面臨壓力,政府沒有任何說法。
黑龍江省哈爾濱是今年新一輪疫情的爆發地之一,當地管理混亂,數百人被問責。就在本月初,黑龍江省新冠肺炎(中共病毒)救治中心就爆發院內感染,上百名醫護集中隔離。
封城近50天,邢台南宮市市民終於被解封。解封第一天,第一批開門的超市門前排起長龍。多名市民表示,封閉時間太長了,家裡沒吃的了。
近日河北石家莊地區的民眾通過各種方式向外表達他們的不滿,包括中共疫情管控無人性一刀切、信息公布不透明、無物資補貼、天天高價菜已經生活不下去。但民間並不相信中共公布的數據,質問關閉三四十天,十多次檢測都是陰性,為何不解封,讓眾人恢復正常生活。
中國各地不斷聲稱「疫情已清零」,但是各地仍在嚴密防疫。吉林省通化市民反饋,當地現在仍在居家隔離,多人因病未能得到及時救治而去世。
近日,陝西省漢中市鎮巴縣參與石家莊黃莊公寓隔離集成房施工的工人劉先生,終於結束了在陝西當地的自費集中隔離,回到家中。他告訴大紀元記者,「太心寒了。我們當地有幾十位參與建設的農民工都被強制隔離了,過年都沒辦法團圓。」
儘管中共宣布疫情已經降溫,河北省邢台南宮市也已經降為低風險地區十多天,但當地民眾被封門封戶四十多天後,至今仍未解封。高度緊張下,南宮市近期強迫民眾家家戶戶「全覆蓋」打疫苗,引爆不滿。
南宮市已於十天前被將為低風險區,但至今仍然封城,附近農村仍然封村,被稱為「低風險高管控」。近日大紀元記者獲悉,這種封閉管控導致大年三十一對老年夫婦因未得到及時治療雙雙離世,子女承受巨大痛苦。
2月17日,石家莊藁城中西醫結合醫院發生隔離人員怒砸、拆毀隔離圍擋的衝突事件。當地一位知情者劉女士告訴大紀元,醫護人員加上病患有八百多人,醫患都被強制隔離在醫院不能回家。有些人被隔離在醫院已經超過40天。
隨著疫情的暫時緩解,石家莊市宣稱推動復工復產。然而,石家莊這一波疫情中心的藁城區卻像被遺忘的孩子,近80萬人被一刀切地強制隔離40多天,被迫吃高價菜,買藥看病難,甚至面臨丟失工作,很多人幾乎到了承受的極限。
中共剝奪民眾人身自由的防疫行徑,飽受國際社會的詬病,也令中國民眾相當不滿。一名從香港回内地過年的林女生表示,她回家經過35天的強制隔離,測了4次核酸檢測,備感自由的可貴。
共有約 44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