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大學被批過度依賴中國 疫情衝擊仍不醒悟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2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天睿澳洲悉尼編譯報導)錄取了大量中國留學生的澳洲留學產業今年可能會因為這次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而損失大約30億澳元。一位政治社會學家批評澳洲大學過於依賴一個共產極權國家,而且在疫情帶來的慘重損失下仍然不吸取教訓。他反對政府用納稅人的錢來為這些學校買單。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失控後,澳洲政府宣布禁止從中國大陸來的旅客入境澳洲,除非他們是澳洲公民或永久居民。這導致10萬多中國留學生被困在大陸趕不上澳洲大學的開學時間,其中澳洲八大名校,加上悉尼科技大學(UTS)和墨爾本理工大學(RMIT)的學生占比超過60%。

悉尼大學政治社會學家巴本斯(Salvatore Babones)預計,教育行業將會因為中國學生不能入境而損失28億澳元到38億澳元,其中大部分損失都來自於高校,而澳洲八大名校首當其衝。

作為八大名校之一的澳洲國立大學(ANU)有5000名中國留學生,其中大約4000人被困在中國大陸無法按時返校。該校是第一個為被困學生提供免費遠程教育的澳洲大學,希望藉此度過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帶來的危機。

巴本斯2月19日在《澳洲人報》上發表評論文章說,留學生給澳洲大學帶來的收入中有一半來自中國,澳洲每10名大學生中就有一個是中國學生,這意味著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引發的旅行禁令給這些大學帶來的潛在損失非常巨大。

「澳洲八大名校不只是向中國出口教育服務,他們在依賴中國。一個在集中營裡囚禁幾十萬本國公民、在香港鎮壓700萬港人和監視其餘國民的共產國家,可並不是可以依賴的好選擇,但看上去這些學校不肯從中吸取教訓,」巴本斯寫道。

他表示,澳洲大學在過去20年中靠著大量錄取中國留學生而賺取了豐厚的利潤,如果他們將其中一部分利潤用作應急儲備,這次本可以平穩地度過危機。但是他們非但沒有利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危機來減少他們對中國的依賴,反而在竭盡全力保證他們的中國市場利潤穩定增長。

巴本斯還批評澳洲高等教育質量標準局(TEQSA)工作出現「巨大失敗」,沒能有效地監管,並警告教育產業圍繞「極權主義警察國家」公民建立起的教育出口業務存在著「固有的風險」。

他的分析數據顯示,中國留學生的入學比例在所有留學生中占29%,而高等教育機構錄取的中國留學生比例更大,達到了39%。新南威爾士大學(UNSW)和悉尼科技大學有20%以上的利潤來自中國留學生。

巴本斯說,這些入學人數大降的學校可能會向政府求助,但政府不應該用納稅人的錢來為這些學校買單。「公眾沒有道德義務去救助這些機構,他們原本應該為這樣的危機做好準備的。」

澳洲八大名校聯合會會長湯姆森(Vicki Thomson)拒絕承認大學過於依賴中國,她爭辯說,澳洲沒有哪個行業不是把中國當作主要商業夥伴的。

教育部長泰安(Dan Tehan)表示,大學的運營狀況非常好,並沒有看到需要政府救助的前景。

責任編輯:岳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