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武漢闖關四式 韓國防疫不封城?

人氣 6317

【大紀元2020年02月27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武漢封城一個多月,在城內,新病毒瘟疫造成的悲劇,已經比比皆是。

出院後發現全家離世 痊癒者自殺

最近,還有武漢人在消息平台講了這樣一件事。武漢的一個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感染者痊癒出院,但是出院回家後,竟發現家裡其他人已經全部感染瘟疫離世,悲憤之下竟然選擇上吊自殺。而且是在所在居民樓頂的房檐上。他自殺後的現場視頻也被人拍到,位置就在武漢市的塔子湖錦繡家園社區。

而對於武漢封城措施本身,各界也是觀點不一。有人認為有一定效果;也有人批評,封城已無濟於事,還可能加重城內至少一部分百姓的壓力,出現次生災難。目前,封城後的問題體現在幾個方面。

武漢城大難封 四種「逃離」方式

首先是,武漢這麼大的城市,要封閉起來真的是不容易,這個門很難關得住。

這是一座有上千萬人口的城市,裡面有超過50所高等院校,世界財富500強企業有將近一半在這裡投資,這也是大陸軍事、科技的要塞。當時也正值中國新年運輸高峰,平均每年這個時候,有約3000萬人要過路武漢。澳洲悉尼大學的流行病學者Mikhail Prokopenko說:你無法封鎖每條對外道路,這絕非萬無一失的做法。

最起碼,武漢雖封城,但還是要有運送醫療和生活等等物資的人員進出。他們要向紅十字會或者醫院,或者市裡的有關政府部門,開具證明,拿到特別的「通行證」,才能被放行。拿到這張通行證並不容易,而且只能用一次。

另外,封城後,除了經停武漢的飛機鐵路輪渡停止正常運作,主要高速公路的39個收費站出口,也同樣施行封閉管制。根據台灣一家媒體《城市學》的介紹:過境武漢的主要大公路,就有20條之多,還有數不盡的小路。有人在社交媒體發文說,熟悉武漢道路交通的人,也會選擇走小道離開武漢。

例如,我們之前報導過的一件事。2月上旬,一個武漢大學生,想從上海到美國上學。背上書包自己徒步繞開封鎖,走上高速,攔了一輛貨車,跟著就去了上海,結果在上海被防疫人員發現。

根據一份湖北省電信用戶的大數據日報,顯示日期是17號,統計了之前的數據。通過這份文件可以發現,通過手機信號追蹤,僅2月15日一天,從武漢出城的人就有近2.8萬人次,而從2月1日到15日,一共有13.87萬人次。這說明,雖然封城,還是有很多人因為各種原因,或者用各種辦法出城。

這些辦法有已知的,也有未知的。

例如此前爆發群聚感染的武漢女子監獄,一名北京籍的H女士,2月18日刑滿獲釋,22日凌晨就由家屬開車接回到北京。這件事很震驚,她怎麼離開的,是因為家裡有背景嗎?還是什麼別的原因,特別是她回的還是北京。問題的嚴重性不僅在於她是怎麼出的武漢,還在於她本人在武漢就已經被確診。

24日,她所住的北京東城區新怡花園發出微信提示,說這名女子回京當天晚上就被隔離檢查,3個家屬也接受了隔離觀察。她在該小區的7號樓3單元的家,也被封門,中央社記者還拍了一張7號樓的照片。2月17日開始,北京各小區增加了對「返京」人員的登記。做好北京的瘟疫防控是中共當局目前的重點之一。

目前,這名在武漢確診的H女子能夠成功回京的案件,已經驚動中央政法委,下令由司法部牽頭,會同公安等部門組成聯合調查組去湖北調查。湖北省委書記應勇也專門批示,要對這件事迅速查清並嚴處。這女士如果回的不是北京,可能還不會引來這麼大動作,很可能是中共高層介入,才會對這個案子如此重視,可見北京防疫對當局的重要。同時也會讓人想知道答案,這女子的背景是什麼?放她離開武漢的人,是什麼意圖?還是只是單純的疏忽呢?

封城後,還有一個機會離開武漢,就是2月24日中午11點多,武漢市發出17號通告,允許部分符合條件的人離開武漢,直到短短3小時後,武漢市發出18號通告,收回成命,繼續封城。但是網上有人說,就在這短短3小時,有30萬人出城,還有說有1700多人在這個期間離開武漢,進入湖南長沙。不過這些消息後來都被官方闢謠,說沒有這個事。但你說武漢這麼大,那麼多出入口,一個人都沒出去,也不太可能。

在出城的人中,還有一類是被其它政府接走的,這一類還屬於比較可控。不過他們有的人想走出住所,踏上離開武漢的飛機,也是困難重重。

一名叫「大偉」的華裔美國公民,今年是30年來第一次回中國武漢探親,但突然遇到封城,措手不及,被堵在城內。

大衛說,他在封城前就聽說有武漢肺炎的疫情,實際上機票已經改到1月25日,但沒想到還是被封城措施趕在了前面。但他說封城前當局的宣傳一直試圖給瘟疫降溫,直到封城前的22日晚上,武漢還在舉行中國新年聯歡晚會,但是幾個小時後的23日凌晨就突然說要封城,大衛說他對此相當氣憤。他後來聯繫美國大使館,得到撤僑回美的機會,但是2月4日早上要離開的時候,路上也要經歷檢查站,有的撤僑車輛在檢查站等了足足2個小時才被放行,而他指控,到機場後,工作人員故意辦事慢慢吞吞,拖了足足14個小時才最終登上美國撤僑的飛機。他提供了美國撤僑飛機內部的大量照片。

這是一部改裝過的貨機,內部加上了座位,雖然簡陋,但是很安心,機上工作人員給大家發了N95口罩,每4個小時就給機上的人量體溫,最後飛機降落在美國加州的隔離基地。經歷了33個小時的旅程,這位美籍華人說:終於回家了。

大衛還發出了在隔離基地的一些生活照片。他說在隔離基地,居住類似賓館的小套間,因為有很多美籍華人,基地準備了泡麵和老乾媽辣椒醬,期間還有陸戰隊的軍樂隊給他們開了一場音樂會。最終在14天後,拿到健康檢驗報告的人,離開基地回到家中。

大偉的經歷和照片,全部刊登在《大紀元時報》的一篇報導中。

以上我們談到了在武漢封城期間,幾種離開武漢的情況。

封城措施 反而加劇人員外流

其實,武漢封城的措施本身,也加劇了人員外流。

現在,我們知道,官方統計,大概是從1月10日到武漢封城前,有五百多萬人離開武漢,官方宣布病毒可以人傳人的1月20日後,是個高峰。而在1月23日10點武漢正式封城前的早晨,也有很多人出於對封城後的恐懼,離城出走。他們大部分去了湖北省內的其它城市,其次是河南、湖南、安徽等周邊省份。

如果說這些人在封城前離開武漢,去了其它省份,甚至是更遠的地方,那可能是逃脫了「封城」,但是大部分去了武漢周邊城市,其實後來還是被封住了。

除了武漢,武漢周邊的湖北省其它城市,包括黃岡、黃石、孝感、宜昌、鄂州、赤壁、荊州、當陽等14個縣市,也在武漢之後相繼宣布封城。

根據《城市學》的統計,湖北省這些被封住的疫區,面積可達18萬平方公里,幾乎有5個台灣大!

湖北省封城覆蓋面積之大、涉及人口之多、涉及人群的多樣性,帶來的次生問題也會很大。我們之前也都提到過。這次生問題包括醫療和生活物資供應、民眾被長時間隔離的心理問題、必要的設施供應,還有保證人們及時得到多元信息等等。而這幾個方面,問題早已出現。舉幾個最新的例子。

武漢封城 已衍生至少5項次生問題

醫療資源方面。廣東去武漢援助的兩名醫護曾迎春和振燕,2月24日在知名醫學期刊《柳葉刀》發布文章,題目是「中國醫護人員要求國際醫療援助」,她們揭示,武漢的條件比自己想像的還困難和惡劣,N95呼吸器、口罩、護目鏡、手術服和手套等防護設備嚴重短缺。而目前,中國各地先後有1.4萬名護士到武漢支援。

就是這樣也忙不過來,有的醫護因為勞累等原因,出現了血糖低而暈倒的情況。有的人因為經常洗手的緣故,手上長了皮疹,長期戴著護具,身上長了壓瘡,等等。她們的求助,不止在於物資,應該是希望世界其它地方的醫護,也能去支援,但不知大陸當局為何一直拒絕外來援助。不過這篇文章被大陸媒體報導後,遭到官方封殺,廣東援助武漢的醫療隊也發聲明道歉,說所述不實。這種結果很大可能是醫療隊受到了當局的壓力。

生活物資方面。武漢封城後,城內可不只是正值壯年的年輕人,還有老人、小孩、孕婦,有其它疾病的人、還有居無定所的外地人,不是每個人獲得生活物資都是那麼容易。《民生觀察網》報導,1月23日武漢封城後,很多外地人猝不及防,特別是底層打工的人,他們本打算回鄉過年,退掉了出租房,但是一下子變成出不了城,沒地方去住,只好在車站、橋下,就地搭窩,變成了流浪者,一些人就只能去撿剩飯剩菜來吃,但是很可能有病毒被感染,非常危險。武漢一些市民自發組成的志願者,發現了他們中的一些人,提供了些許幫助。這些變成流浪漢的打工仔,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解封回家。

在武漢的居民,也有人遇到困難,甚至鋌而走險。前幾日網上瘋傳的一名武漢盤龍城美府明苑的女子,為了給孩子買肉,從10樓爬下,但還是被人攔截,白白冒險了。這段視頻目前得到證實,確實發生在武漢。但是政府說這個女子是精神有問題,不過在長期封閉下,不難想像,會出現這種情況。

這就要提到另一個方面,民眾被長時間隔離的心理問題。有一段武漢人夜間拍攝的視頻得到廣泛傳播,顯示在他居住的居民小區內,人們因為長時間封鎖不能出門,而壓抑著發出發洩式的叫喊,喊聲此起彼伏。有網友和媒體評論說,這簡直是來自地獄的叫聲。

如果是健康人,長期被封鎖在家中,只是忍一忍還好,但是如果有亟需要出門的,一定也要考慮,比如孕婦。這就是封城後的另一方面問題,給有需要民眾的必要設施供應。

《紐約時報》26日刊登文章,題目是「『我每天想哭一百次』:疫情令中國孕產婦陷入困境」。文章提到:在中國,婦產科護士和醫生已從他們的日常工作中抽調出來,被派往危機中心,提供婦產科服務的小型社區醫院由於人手短缺而暫時關閉。這種情況,讓很多准媽媽難以獲得基本的產前檢查。

而在武漢,一名懷孕的黃女士說,給她建檔的區醫院已不再對孕婦開放,如果不能很快找到另一家醫院的話,黃女士說:她和胎兒都有死亡的危險,而且她還患有高血壓。

繼陳秋實、方斌 公民記者李澤華失聯

此外,信息的嚴格管控,是物理上的封城之外,又一道嚴密的封鎖線。瘟疫爆發後,中共官方出台政策,收緊對疫情相關信息的管控。好多大陸民眾在網上的發貼被及時刪除,群組被解散,有的人,如已感染過世的李文亮醫生,要被請去喝茶寫悔過,類似方斌、陳秋實這樣的公民記者,也是被當局強制失蹤,只是有最新消息說,方斌目前被關在武昌監獄,陳秋實仍沒有具體下落。

而另一個在武漢的公民記者李澤華,2月26日發出video,說自己在高速路上開車,被中共安全部門的車輛追逐,他此前剛剛去了武漢的P4實驗室,但看到是封閉的狀態,就回去了,結果路上碰到了這樣的事情,他發出video向外界求助。最後回到旅館房間後,直播視頻,談自己遭遇,後來他去開門,隨後信號消失。截至我們發稿,還沒有他的消息,外界懷疑他被當局抓捕而失聯。李澤華很年輕,是90後,曾在央視做過主持人,後來退出,在武漢期間,他曝光了武漢火葬場的天價搬屍工招聘廣告等,被當局視為敏感的內容。

以上我們從封城限制進出的有效性、城內醫療物資、生活物資、心理承受、民用必備設施、信息開放,這六大方面,談到武漢封城後遇到的問題。如果要封城,這五個方面一定要得到妥善處理。

封城並不是說完全不對,而是要考慮到封城後,會出現的方方面面問題,不然封城可能得不償失。有人在海外媒體爆料,說當局要放棄武漢,甚至湖北,如果真是出於這個目的封城,那才真是不負責任。

類似封城的這種因為瘟疫而進行的封鎖措施,早有先例,但都是小規模、短時間,而且會給足民眾預警時間,做好準備。

2003年SARS期間,台灣台北地區封鎖了一間醫院;2009年,世界著名大城墨西哥城,為防治當年的新型流感病毒,就下令酒吧、電影院、劇場等公共場合關閉;2014年9月19到21日,西非塞拉利昂防治埃博拉,下令全國封鎖3天,民眾不能出門,衛生工作者挨家挨戶尋找病例,但是只有3天,而且提前了幾個星期就發布了消息,要國民儲備好食物。

但是像武漢這種,1月23日凌晨2點宣布要封城,當天上午10點就生效,之間只有8個小時反應時間,而且凌晨的時候,絕大多數人肯定在睡覺。這就讓市民非常的措手不及。讓人哭笑不得的是,像我們上面說的,在23日凌晨2點宣布封城前,武漢當地政府和媒體,還在舉行公開的新年晚會。

那麼,如果不封城,有別的辦法嗎?

韓國版武漢「大邱市」 不封城治疫嘗試

這裡就說一下韓國。韓國的確診病例已經突破千例,最嚴重的爆發中心在大邱市,大邱是連結韓國東西的交通要道,其地理位置和瘟疫爆發的恐怖程度,被視為韓國版的「武漢市」。不過,韓國衛生部副部長金鋼理說:我們不打算像中國對武漢那樣封鎖該地區。

《紐約時報》報導說:韓國正在嘗試採取一種不那麼僵化的方式阻止病毒對健康的威脅:在保持營業的同時,強力警告居民採取防護措施。這與中國武漢所採取的嚴格封鎖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既沒有強行控制人員流動,也沒有禁止來自中國的遊客。

報導提到,大邱市長權泳臻說:他的目標是在下月內,為所有存在潛在癥狀的公民進行測試,在全市開設臨時監測站,借調外部醫護人員,並確保附近城鎮的醫院床位。

報導描述,大邱地區的生活明顯放緩,但並沒有完全停止。人們很多人自覺地不敢出門,但是想賺錢的還會在外面工作,他們自發戴口罩保護自己。又繼續工作的人說:生活還得繼續。為了養活自己,我不得不上路。

一家麵館還開著門,雖然只有零星的顧客,門口的標牌寫道:請進!我們店裡每天徹底消毒兩次。

《紐約時報》的報導論述說:隨著病毒在世界範圍內傳播,公民自由也在受到考驗。如果這種措施——在保持城市運轉的情況下積極監測感染情況——能夠遏制危機,對於更加崇尚民主的社會,也許會成為方案模板。

與武漢還不同的是,韓國總統文在寅已經去當地視察,但是中共最高領導人,瘟疫爆發後,一直沒有在武漢當地出現過。

意大利「散毒」最遠達巴西 伊朗大城曝上萬感染

目前,新病毒在世界範圍內的擴散,達到了新的階段。本週,多個國家出現了新的或者第一例的確診患者。2月26日,歐洲的北馬其頓、希臘,因為從意大利北部返回的人員,分別出現首例確診;北非的阿爾及利亞也有一名意大利男子前去,男子在當地被確診感染,成為阿爾及利亞第一例;在南美的巴西,也出現第一例確診,是從意大利回到巴西的61歲男子,這也是拉丁美洲的第一例確診。以上幾個新增確診,全部與意大利有關。

此外,南亞的巴基斯坦也出現首例和第二例確診。與巴基斯坦鄰近的伊朗,爆發強度驚人。伊朗第三大城市伊斯法罕的一名醫生透露,伊朗疫情失控,說在伊斯法罕市,已經有超過一萬兩千名新病毒攜帶者。根據伊朗官方消息,該國確診是139例,9例死亡。但是伊朗官方的消息同樣受到質疑。美國國務卿公開懷疑伊朗政府瞞報數字。

伊朗疫情嚴重到什麼程度呢?它已經開始把病毒,往回傳染到中國。2月26日,中國寧夏通告,當地出現一宗從伊朗輸入的病毒病例。患者是2月19日坐飛機到莫斯科,然後20日到達上海,22日坐火車到甘肅蘭州,然後23日又轉車回到寧夏中衛市。這個伊朗的輸入病例,不僅讓寧夏很緊張,他沿途經過的地方,也都要進行消毒。

難發現難治癒 新病毒彎道超車癱瘓醫療系統

日本是另一個瘟疫比較嚴重的地方,26日,日本大阪出現了第一例出院後又確診的患者。這證明了對這種新病毒的治理難度。

我們知道,一般的流感是來得快、去得也快,但是這種新病毒潛伏期很長。這就造成什麼呢,別的病毒可能在兩週內很快走向爆發高峰,但是新病毒的感染者,很多還沒出現症狀。等他們出現症狀確診後,卻已經感染很多人,就會出現爆發式的這種增長,瞬間彎道超車,超過了其它病毒的感染者數目。還有就是這種治癒後又確診的情況,別的病毒可能治好了就好了,但是這種病毒看是治好了,但可能又會被感染或復發。綜合來說,就是這個病毒,難發現,發現了,又難治癒。我們不用討論它的致死率,就看它以上的這個特點,就足以見識它的可怕,可怕在哪裡啊,它能夠癱瘓一個國家的醫療系統。不斷地出現新的感染病例,然後又不好治。

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院說是在四月底以前,會臨床測試一種新病毒的疫苗,但是從測試完成到量產,至少要一年到一年半的時間,而且還要測試成功。那在這之前,這種新病毒依然可怕,沒有解藥可用。

不過美國總統川普2月26日針對新病毒疫情,在白宮專門召開記者會,他強調:美國民眾感染武漢肺炎的風險仍然非常低。而且就算病毒擴散,美國已經準備好因應。川普並任命副總統彭斯,作為美國防治瘟疫的指揮官。

而在對瘟疫進行戒備的同時,像我們昨天節目提到的,美國沒有忘記去年12月跟中方簽署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習近平承諾繼續履行貿易協議 二階段協議美國不著急

路透社報導,20國集團財長會議週日(23日)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舉行。世界最大的20個經濟體的財政部長們表示,他們會繼續密切關注疫情變化,但並沒有明確提出疫情對全球經濟構成下行風險。

2月23日,美國財長姆欽對路透採訪說,疫情的中心在中國,但是華盛頓依然認為,北京會兌現其在貿易協議中做出的有關購買美國商品和服務的承諾。在去年12月的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北京承諾兩年內增加購買價值2000億美元的美國各類產品。目前,中方已經暫時取消了一系列對美國進口產品的關稅。白宮官員也說,習近平在近日與美國總統川普的通話中,明確表示會兌現貿易協議。

但對於會觸及根本質問題的第二階段貿易協議,姆欽說美方沒有任何壓力,不急於達成。在2020美國大選前,或大選後完成,都是可以的。

好,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節目,在訂閱的時候,不要忘了點擊訂閱按鈕旁的小鈴鐺圖案,在第一時間收到我們新節目上傳的通知。也歡迎您成為我們的會員。我還有推特,帳號是:@xwpajq,歡迎朋友們加我!這期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下期再會!

新唐人《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拍案驚奇】北京雪雷預兆不祥 當街倒斃解因
【拍案驚奇】瘟疫衍生悲劇 千億蝗蟲會進中國?
【拍案驚奇】紅會囤口罩 疫區糧食供應亮黃燈
【拍案驚奇】新病毒無特效藥 病患求生要闖2關
最熱視頻
【直播】3.30疫情追蹤:醫院屍體多 川普不安
【現場視頻】四川涼山再起山火 火光沖天
【有冇搞錯】糧食危機真會來臨?
【現場視頻】牆內小哥實名公開促共產黨下課
【直播】3·30美國疫情發布會 已檢測百萬人
【現場視頻】紐約中央公園建戰地醫院 31日投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