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處理新冠疫情和非洲豬瘟驚人相似

外媒:虛假遊戲仍在繼續 這個國家一直處於黑暗之中

人氣 8825

【大紀元2020年03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王祥編譯報導)路透社週四(3月5日)刊登長篇調查報告,指中共當局在新冠病毒疫情非洲豬瘟上的處理手法驚人相似。

當致命病毒在中國首次被發現時,中共當局都採取讓知情人噤聲的做法;而地方官員擔心遭到上級責難或承擔損失,不敢也不願下令進行病毒測試、確認疾病爆發;直到病原體在全國各地傳播、導致死亡案例出現,當局也沒有給公眾發出適當警告。

路透社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2019年年末到2020年年初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只不過是2018年到2019年非洲豬瘟疫情在中國大陸的重演,而中共當局在兩次重大疫情中都採取了相似的延誤處理。

「甚至在今天,(中共)官僚主義的隱瞞以及不正當的政策激勵,仍在繼續損害中國應對現代歷史上最嚴重的牲畜流行病的努力。」報導寫道。

當然,在新冠疫情上的失誤應對,中共造成的生命損失遠非稍早的豬瘟可以相提並論。

非洲豬瘟出現後 中共隱瞞和延遲發布疫情

在2018年到2019年的非洲豬瘟疫情中,中國生豬產業遭滅頂之災,4.4億頭存欄生豬因為豬瘟死掉一半,導致全球生豬市場供應縮小了1/4、全球豬肉價格大幅度上漲,食品通脹上漲到8年來的最高水平。

路透社說,像新冠病毒襲擊中國之後又陸續蔓延到世界許多國家一樣,兩年前發生的豬瘟也突破了中國國界、蔓延到亞洲10個國家。

非洲豬瘟之所以迅速蔓延至全國,一個主要原因是中共的疫情上報機制不通暢,疫情上報機制失靈在兩次疫情的初期都表現得非常突出。

常駐北京的獸醫專家韋恩·約翰森(Wayne Johnson)對路透社說,缺乏可靠信息讓中國農民、行業和政府無法了解疫情擴散的方式和迅速擴散的原因,自然也無從制定有效的防控措施。

中共當局至今仍堅稱,在非洲豬瘟爆發期間,中共農業部跟各區有進行及時溝通,並對隱瞞和拖延疫情的行為絕不容忍。

但是,路透社採訪的許多養豬的農民、行業分析師以及豬肉行業供應商都跟中共官方的說辭不一致。

許多養豬戶都反映,他們的確有向當地政府報告疫情,但他們報告的情況從來沒有出現在北京的官方疫情統計公報中。

報導說,這些感染病例沒有報告給中央政府,部分原因是地方政府缺錢、不能落實北京要求的——為控制疫情、給被捕殺豬隻的養豬戶進行補償。

此外,由於擔心政治後果,地方官員也會竭力避免暴露疫情爆發。供應商管理人員以及養豬戶的採訪都表明,即便他們報告出現大規模生豬死亡,當地政府也會照例拒絕對死掉的豬進行病毒檢測。

河南一位趙姓農戶告訴路透社,地方官員拒絕接受養豬場的豬隻死亡報告。他轉述那些官員的原話:「我們這裡沒有一例非洲豬瘟病例,如果我報了,我們就會有一例。」

結果,豬瘟席捲下,這個養豬戶飼養的豬幾乎都死光了。

2020年1月30日,人們戴著口罩在湖北省武漢市的一個藥店前排隊。(Photo by Hector RETAMAL / AFP)

新冠病毒疫情的上報機制跟豬瘟如出一轍

同樣的,新冠疫情的上報機制失靈如出一轍。

對比新冠病毒疫情的處理方式。武漢最早發現新冠病毒是在2019年12月,中共地方官員和國家衛生系統官員出於各種原因都遲遲不願意向公眾發出警訊,喪失了早期防控的最佳時機。

同時,對於及時發現疫情並向社會發出警示的眼科醫生李文亮等八人,中共公安更快速採取了封口措施,致使病毒在公眾毫無警覺的情況下得以廣泛傳播。

一位61歲的武漢男子1月9日因新冠病毒(SARS-CoV-2)死亡,中共當局卻對外宣稱,此病毒已受控、不會廣泛傳播。

湖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一位官員證實,新冠病毒的檢測試劑盒直到1月20日才分發給武漢的一些醫院。武漢市衛生部門還表示,在此之前,所有樣品都必須先送到北京的實驗室進行測試,這一過程需要三到五天才能得出結果。

這段時間,武漢市衛生部門統計的接受病毒測試的人數卻從739人減至82人,而且中國境內沒有出現1例新增的確診病例報告。

1月23日,武漢突然宣布封城,隨後吹哨人李文亮因新冠病毒去世引發社交媒體上的憤怒。中共當局不同尋常地放鬆部分公眾議論空間,但隨後再次收緊網絡言論壓制——刪除跟李文亮相關的以及當局視為負面信息的帖子。

中共網信辦發給各在線新聞媒體的審查命令中說,要防範「有害信息」以及不許「發表任何負面報導」。

地方政府害怕擔責及損失 竭力封鎖疫情消息

中國的第一例非洲豬瘟病例是在2018年8月1日遼寧瀋陽附近的一個農場發現的。兩週後,在1000多公里以外的黑龍江又出現了一例。那裡的肉類加工企業萬洲國際(雙匯)在購買的生豬中發現有豬隻感染。

獸醫專家約翰森說,不過,中共政府又等了兩週才採取措施,停止這個地區的豬肉外售。但是在執行政策以及限制運輸措施方面,當局都執行得很差。

路透社說,在豬瘟疫情爆發的頭四個月裡,北京幾乎每天通報豬瘟病例,而同時,病毒卻大行其道,從東北南下到華中地區,向西進入四川,並在2018年底傳入廣東。

病毒傳播途徑是長途運輸,生豬把病毒從一個地方傳播到另一個地方。另外,病毒在車輛和工具上可以存活兩個星期,接觸者都有可能感染。

路透社說,中國在記錄疫情發展方面的工作做得非常粗糙,好幾個養豬大省,如河北、山東和河南,竟然沒有疫情記錄。

河南有六個養豬戶告訴路透社,他們在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都上報過疫情,但負責官員從沒來做病毒檢測。

路透社的調查發現,地方政府不願意上報疫情跟國家制定的相關政策有關,因為他們不願意承擔給養豬戶的生豬死亡補償金。

中共當局2015年頒布的豬瘟應對條例規定,凡是發現有疫情的養豬場以及該豬場周圍3公里以內的所有豬場,所有生豬都必須全部撲殺。

官方給出的規定補償是:每撲殺一頭豬,補償800到1200元人民幣。其中40%至80%由中央政府支付,其餘根據各地情況,由地方政府支付。

美國智庫對外關係委員會衛生治理專家黃彥中說,省、縣政府有強烈避免核實和報告疫情的動力。

虛假遊戲仍在繼續 「這個國家一直處於黑暗之中」

此外,中國的生豬上市企業在非洲豬瘟期間都沒有公開宣布發現任何豬瘟疫情。但至少四家主要的生豬企業高管在接受採訪時承認,他們有受到豬瘟衝擊,而中共官方通報的豬隻減損數比現實情況低太多。

報導說,「政府的統計數據充滿了矛盾。」比如:中共官方稱,到2019年9月,生豬存欄數同比減少41%。

荷蘭飼料原料公司基於中國100家大型生豬生產企業的銷售額估計,中國的生豬存欄數至少下降了60%。

河南省的趙姓養豬戶表示,他養的豬一週內死掉196隻,只剩下2隻活著。

當他試圖匯報疫情給縣獸醫局時,官員們讓他不要發聲。一位官員說,如果趙說出來,那可能給他的鄰居帶來災難,因為「國家有義務」將附近三公里之內的豬隻全部撲殺。

趙說:「(他們說,)如果發現是非洲豬瘟,周圍的人將得停止養豬。」

最終,趙決定不提交報告、以保護他附近的養豬戶。

同期,河南省副省長對外宣稱,自2018年9月報告河南境內出現一起非洲豬瘟案例後,河南省已14個月沒有新增案例。

虛假信息遊戲仍在繼續。趙說,當地縣官員1月份到他的養豬場後登記說,趙仍飼養有180頭生豬。實際上,從去年10月的非洲豬瘟後,他只剩下兩頭豬。

很多養豬戶也反映說,即便他們報告給當局,但至今仍沒有收到政府規定的補償金。

路透社說,這一現狀也迫使很多農民不願意在第一時間上報,而是熬到病毒症狀明顯的時候才上報。這自然也就給病毒蔓延提供了時間。

如趙姓農民說:「這個國家一直處於黑暗之中。」#◇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台灣專家:非洲豬瘟病毒恐在大陸百年難除
山西再現非洲豬瘟 「死豬市場」視頻曝光
中共肺炎和美國流感哪個更危險?揭5大差別
【獨家】遼寧衛健委下令銷毀中共肺炎疫情文件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北約十提中共 武毒所祕密視頻流出
【遠見快評】G7三大重錘反共 統一戰線成型
【秦鵬直播】三記重錘砸下 石正麗「洗白」無力
【新聞看點】廣州外鬆內緊?國際慎防 北京孤立
【拍案驚奇】7‧1前北京大清場 中共疫苗效果被揭
【探索時分】購美國最強巡洋艦?對台有何好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