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華裔住客:安省禁短租 公寓業主我行我素 

住在多倫多市中心300 Front W. West的馬先生(Winston Ma)表示,一些業主在病毒大流行期間違規經營短租,給公寓樓居民帶來健康危險。(馬先生提供)
人氣: 16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4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在政府為遏制中共病毒(COVID-19)傳播,實施一系列限制活動的規定後,多倫多市中心一棟公寓樓的住戶馬先生發現,一些業主仍在接受短租客入住,給大樓居民帶來健康風險。

安省政府為遏制該病毒傳播,已發布緊急狀態令,包括禁止短期住宅出租服務。

3月28日,位於300 Front W. West的董事會向業主發出通知,禁止在大病毒流行期間經營短期出租業務。

該公寓大樓的長期租客馬先生(Winston Ma)對《大紀元》說:「儘管省級法規和我的公寓樓董事會都禁止了非必需的短期租賃,但這些短期租賃仍在進行。」「我們很擔心。」

住在多倫多市中心300 Front W. West的馬先生(Winston Ma)表示,一些業主在病毒大流行期間違規經營短租,給公寓樓居民帶來健康危險。(馬先生提供)

馬先生不是對短租有特別看法,而是擔心那些外來的臨時住客可能攜帶中共肺炎病毒,給公寓大樓的常住居民帶來健康風險。

他說:「不幸的是,仍有單元在出租。我們看到很多人成群進出,是我以前沒見過的人。我說的成群人,是5、6人甚至更多人在一起。」

「我們已經向311報告。」 馬先生說。

為賺錢置其它人安全不顧

截止4月15日,安省錄得的中共肺炎感染病例已達8,447例(當天新增494例),死亡人數共385人。按省政府4月3日發布的預測模型,該病毒在省內大流行期間,可能將導致3,000至15,000人死亡。

多倫多公共衛生局首席衛生官狄慧娜(Dr. Eileen de Villa)4月15日宣布,全市總感染病例達到2,670例(當天新增127例),死亡人數共121人。

「我們最好的防線是減少社區傳播。」 狄慧娜說,目前有30%的病例是通過人與人之間的傳播而感染的。

馬先生說,公寓管理處在3月28日禁止短租後,大樓內為短租服務的鑰匙交換程序(key exchange program)還在運作。有人給門衛遞上歐洲的護照,然後門衛給他們鑰匙,「這是我個人在上週親眼看到的。」

300 Front W. West公寓樓門外的密碼盒。馬先生相信是短租客獲取鑰匙的方法之一。(馬先生提供)

他說,他當時直接去問大樓的門衛,是否仍在為短租客簽到。門衛承認,是還在給客人鑰匙,讓他們進來住。

馬先生很擔心,尤其是看到有人使用歐洲護照,就向CBC說了此事。他對CBC說:「這有點令人震驚。我認為邊境已經關閉,那麼為什麼在應該禁止的情況下,還讓他們進來住?」

他對《大紀元》說,業主應該遵守政府指令,在病毒大流行期間停止短租。「我認為,公寓的管理處、單元的業主及短租的主人,他們需要負起責任,停止出租。他們應該停止把錢看的比公共健康安全更重要。」

CBC的報導稱,上週四他們在Airbnb網站的搜索結果顯示,馬先生所住的公寓樓裡,有10多個房源仍列在網站上,接受復活節長週末的短期預訂。他們就此去問了公寓樓的管理處。

公寓經理梅塔(Vijay Mehta)的回應,開始只是強調他們根據政府指令,關閉了大樓的很多設施,禁止了業主短租,並增加了清潔工作量。但馬先生認為,管理處做得還不夠,他們應該停止接收短租業主的鑰匙,並監視大廳裡發生的事情。

多倫多使用了市政府可以開出的最高罰單(1,000元),去實施保持2米距離的遏制病毒傳播規定。如果被法庭定罪,罰款額可升至5,000元。

安省政府的規定是,如果不遵守緊急狀態命令,最高處罰是1年監禁或個人最高10萬元罰款;公司董事最高50萬元罰款;或公司最高1,000萬元罰款。

據CBC報導,梅塔表示,公寓大樓於4月8日關閉了短租鑰匙交換程序。這正好是CBC就此事和該大樓物業管理處聯繫的那一天。

短租仍有辦法營業

馬先生說,公寓樓關閉了鑰匙交換程序,沒能阻止一些業主繼續做短租生意。他在Airbnb網站的搜索結果顯示,Front S.和John St.交界處(馬先生所住公寓樓的位置)有9個單元被列出,短租客可以預訂這週末的房間。

他說,鑰匙交換程序關閉後,短租主人現在用別的辦法給客人鑰匙。網上的說明包括,使用密碼盒,或者在走廊、來訪者停車位等地方和誰誰見面,獲取鑰匙。

在該公寓樓主入口正前方的一個人們用來鎖自行車的架子上,多了一些密碼盒。馬先生說:「在這些密碼盒裡,短期租客看起來可以拿到出租單元的鑰匙,繞過了最近被關閉的鑰匙交換程序。」

馬先生說,4月8日(鑰匙交換程序關閉)後,他看到還是有陌生人進進出出,有一次看到至少6名18歲左右的年輕人一起從電梯走出來。而市政府的規定是,最多3人同時乘坐電梯。

他說,目前疫情狀況下,市中心的旅店沒什麼客人,他家附近就有6家旅店。「旅行者們需要知道,如果他們只需要住1、2晚的話,那些旅店正在提供折扣吸引旅客。為什麼要使用短租單元,把像我這樣的居民置於危險之中?」

市中心公寓難求

馬先生已經在該公寓樓住了接近6年。他說,這棟樓有很多短租單元,有「幽靈酒店」的名聲。他住的樓層,常住居民可能只有3、4家,其它10多個單元都是短租用途。

在該大樓發出禁止短租通知的前一天晚上,馬先生住的樓層發生了持刀傷人案。他說,他相信案發現場是一個短租單元。他當時在非高峰時段出外購物,回來時接近午夜,看到一名男子和一名女子從那短租單元離開。10分鐘後,警察就來敲那個單元的門了。

馬先生表示,他一直有搬到別處住的想法。「但是,在市中心,出租單元很難找到。在病毒爆發前就很難找,有很多競租戰。」

他說,如果另找地方住的話,可能需要付更高的租金,「可能比現在高出15%、20%,甚至50%」。

「我希望短租單元的業主,把這些單元改成長租用途。」馬先生說:「因為很多人有此需要。」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