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訪17年 廣州退役老兵維權屢遭打壓

人氣 1190

【大紀元2020年04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上訪,一直是上訪……其實我很不願意走到這樣一條道路上。」廣州退役軍人袁玉文上訪了17年,什麼問題都沒解決,反被勞教、遭打壓,他表示很多老兵得不到安置,感到很心寒。

袁玉文係原武警8730部隊三級轉業士官,1989年3月從湖南省漣源市應徵入伍,1996年結婚,2002年轉業。袁玉文表示,對於部隊將他介紹轉業至廣東省,廣州市花都區民政局以不符合安置條件為由,不予安置,也沒有發放自謀職業一次性安置補助金。妻子上訪也被非法關押過。

自相矛盾的官方安置文件

袁玉文在網上發布的相關文件顯示,2002年其所在部隊給廣東省民政廳發出了「部隊士官退出現役」的行政介紹信,廣東省退伍軍人安置辦公室同意接收安置。

2002年,廣東省退伍軍人安置辦公室同意接收安置袁玉文,發了通知書。(受訪人提供)

然而,一份廣州市花都區政府退伍軍人安置辦公室的答覆文件顯示,「駐地婚是不符合異地轉業士官安置條件的」,「只能入戶不安置」。

「民政部門無中生有說我的檔案不符合安置條件,但是誰都知道,部隊跟地方移交了,如果不符合條件,廣東省就不會接收。廣東省接收我的檔案,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但是到了廣州,他們就說我不符合條件了。」袁玉文說。

為了生計他只能自己找活幹。更讓他哭笑不得的是,等到2018年,轉業安置退役軍人事務局成立後,該局堅稱「原花都區退伍辦於2002年5月為袁玉文辦理了安置入戶手續,並於2002年8月安排袁玉文到花都區殯儀館工作,安置工作已完成」。

對於退伍軍人袁玉文,廣東省一直未予安置,但轉業安置退役軍人事務局稱已安置。(受訪人提供)

「他們又說我這個已經安置了,安置工作已經完成了。原來說不符合安置條件,共產黨就是這樣的,自相矛盾。」袁玉文告訴記者,「當時去殯儀館是自己找的工作,跟他們沒有關係。他們民政局自己承認這個事,『不是政府安置行為』。反正你上班了,強制受理。上班了就解決了。」

「當時幹了一個多月、不到二個月,不想用你了就辭退你,想不讓你幹就不讓你幹。那一次去了3個人上班,都被辭退了,過一、二個月辭退一個,看你不順眼就辭退了。」他說。

勞教摧殘 遭幾十次非法關押

2004年12月,袁玉文向中央有關部門舉報當地政府弄虛作假,被當地政府打擊報復。2005年4月1日,袁玉文被以所謂的「擾亂社會管理秩序」為罪名,非法勞教一年,關在廣州市潭崗勞教所。

圖為廣州花都區政法委官員到袁玉文家中騷擾,看住袁玉文上訪,兩位老人為袁的父母。照片拍攝於2008年。(微信圖片)

袁玉文說,「這個事他們本來想私了,我性子很直,要求依法依規辦,他們就刁難我,在那裡面天天叫我加班,不准我休息,幹到晚上9點多鐘;家裡來人不准給我買東西;不准我申訴寫材料。」

「做工主要做衣服。白天上班他們不讓我寫,最後我寫的申請材料,是晚上12點多趴在走廊寫的,燈光很暗,回憶起來想哭,在那裡面受很多委屈。伙食很差,我現在血壓、心臟不行就是在那裡熬的。血壓很高。」他說。

袁玉文對當地政府對他的勞動教養決定不服,申訴了十幾年,沒有哪個部門下結論,沒有答覆。

袁玉文表示,為了維權這些年上訪去的部門太多了:「花都區裡的紀委、信訪局、民政局、退伍軍人事務所;廣州市民政局、退伍軍人事務局、紀委;省裡面民政廳、退伍軍人事務廳、省紀委都去過,包括中央民政部、中央軍委、國家信訪局,因為被非勞教上訪到公安部。」

「你去上訪就把你關在救助站、偏僻的地方,關半個月,被關了幾十次。去北京上訪幾十次,來來回回不解決問題。叫黑社會拿鐵棍過來嚇唬你,騷擾你。」

「現在不讓我去了,只要一離開花都他們就知道了。另外我現在身體也不行了,想不通,壓力大,心臟也不好了。當地政府一直不理不睬。」

2019年4月12日,廣州市公安局花都區分局的一份行政處罰書顯示,袁玉文2019年4月起,通過手機微信發送信息的方式「散布謠言」,被以擾亂社會秩序,處以警告並罰款1500元。

袁玉文說,「我把花都區民政局的回覆書發到網上,他們就說我散布謠言。我不服到法院起訴,法院不受理,到現在不了了之。」

懷疑被人頂替了安置編制

《新京報》網2020年1月報導,河南一退伍軍人被頂替工作23年。河南周口鄲城縣的仵瑞華,1995年退伍後一直沒被安置,直到去年10月看到安置名單時才知道被人頂替檔案就業。頂替人現為鄲城縣宜路鎮政府幹部。

袁玉文也懷疑被人頂替了自己的轉業安置編制。他到地方退役軍人事務局去查,但沒有結果。「我去問過了,他們不理你,沒辦法,不提供查詢。我們去找政府沒用的,力量太小了……」

袁玉文表示,不予安置的情況很多,老兵上訪的很多,全國都是這樣的。但是共產黨就是這樣,錯了就要錯到底,拖死你就算了,你死了一了百了,看你命大不大了。

「按政策雙向選擇,可以安排工作,也可以自謀職業。實際上是強迫你自謀職業,給你幾萬塊錢,自己找工作,強制你簽字,威脅、欺騙……」他說,「現在大部分都是這樣的。像我們那時候90%都沒有安置,那時候我一分錢沒有,到現在他說已經安置了。」

他最後說,「我們辛辛苦苦在部隊幹了那麼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回到地方受到這樣的待遇和打擊,確實很不公平。我們上訪十多年,希望老問題能夠得到解決。對任何一個國家,軍隊如果不重視的話,這個國家是沒希望的。」

中共打壓老兵維權

長期關注老兵維權的中國異議人士李方向大紀元表示,老兵問題的根源是在於中共政權類似朝鮮先軍政治,軍隊規模龐大,徵軍規模也很龐大,除了國防軍,還有大量的武警、內衛部隊。這些士兵在部隊服役的時候,中共承諾分配工作,到了近些年,這些承認成為兌現不了的債務。

李方表示,中共竊政以後,累計有五六千萬的老兵。全國上訪的老兵據說大概有五六百萬。這麼多的人地方上無法承載,如果全部發錢,他們的財政也負擔不起。過度承諾和大規模的軍隊體系,造成了這麼一個後果。

「聽很多老兵反映,有的地方上的腐敗官員把名額賣給了自己的親戚朋友,導致這些士兵回到地方長年安排不了。像袁玉文這個情況就是地方政府不作為,地方跟中央、跟軍方有扯皮。」他說。

李方表示,老兵這個群體很特殊,一般以群體上訪為主,因為多年個人上訪沒有用。最大規模維權是發生在2016年10月11號,上萬名老兵圍住了中央軍委大樓,那次事件給中共高層造成震憾,導致退伍軍人事務部的產生。

但是,退伍軍人事務部產生迄今為止,非但對老兵的訴求沒有解決,反而對老兵上訪的打擊很大。特別是2018年幾個老兵事件後,對老兵維權進行打壓,抓老兵領袖,軟禁的軟禁,判刑的判刑。對老兵打壓的另一個方式是禁言,封掉微信群。

責任編輯:周儀謙#

相關新聞
魯數千警鎮壓老兵維權 親歷者述清場過程
稱老兵為兵痞 山東官員曲林洲惹眾怒被起底
最新翻牆軟件 突破封鎖訪問大紀元新唐人
習近平插隊地工程欠薪200萬 爆料媒體人遭訓
最熱視頻
【羅廚尋味】尖椒炒五花肉
【有冇搞錯】港人DNA數據大憂慮
【現場視頻】瀋陽高壓線遭雷擊 火花飛濺
【珍言真語】袁弓夷:港府延選犯法 加速滅共
遠離甲溝炎 常喝2味養甲茶 指甲紅潤不易裂
【珍言真語】潘焯鴻:無懼權貴揭弊 替天行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