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心靈摯友 人生良伴──新唐人電視台特別專題 【細語人生】節目

紅眼石獅的故事(2)

神話傳警言 無人在其外
圖為北京故宫。(Fotolia)
  人氣: 348
【字號】    
   標籤: tags: , ,

續前文

讓我們跟隨主持人宇欣一起細細的品味法輪功修煉人親口講述的真實故事……

主持人宇欣:「舞劇中的觀音菩薩的扮演者齊婉琳,同時扮演觀音和乞丐,這兩個完全不同的角色,表現觀音有哪些因素?在表演時她心裏又是怎麼想的?現在讓我們一起來傾聽婉琳是如何詮釋兩個不同角色的。」

舞劇觀音菩薩的扮演者齊婉琳:「剛開始的時候,我真的認為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角色。因為你想想一個是那樣光芒萬丈、無比神聖莊嚴的菩薩,另外一個呢,卻是無依無靠,非常無助的一個乞丐老婆婆的形象。

「所以當時在詮釋這兩個角色的時候啊,我就在想,我怎麼樣能夠讓我自己看的老一點,那人老的時候是不是駝著背啊,或者說被人家欺負的時候,會是怎麼樣一種感覺,心裏是那種無依無靠的可憐楚楚的感覺。

「張老師看見我表演的時候,就跟我說了一句話,說:『你這個乞丐婆婆演的不夠莊重。』

「當時我聽到這話的時候先是一驚,後來我再想,啊,原來這個乞丐老婆婆,她並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乞丐,因為她是觀世音菩薩,她是化身來啟悟人的善念這麼一個角色。當我明白這一點的時候呢,我其實就把這兩個角色合二為一。所以當我再去演這個乞丐的時候,當被人家欺負辱罵的時候,那種心態呢,不再是為自己而難過,而是真的為那些施惡者感到悲哀。」

主持人宇欣:「那您表現這個觀音菩薩有哪些因素?」

舞劇觀音的扮演者齊婉琳:「觀音菩薩她就是慈悲、莊嚴的化身。剛開始接到這個角色的時候,我覺得很為難,因為她沒有甚麼舞蹈動作,她完全就是展現這個人物的境界,我就在想,那觀音菩薩她到底是一個甚麼樣的心態呢?

「所以當第一次彩排的時候,特別有意思,下面的那些舞蹈者,還有我們的老師,舞台藝術總監,他們就跟我說:『哎呀 這個菩薩演的不夠莊嚴。』他們說:『笑的太多了。』我當時就想, 哎呀,那就不能笑了,所以第二次彩排的時候,我就特別的緊張,我說,千萬不能笑太多了。可是下來之後呢,大家跟我說:『不行,你這太嚴肅了,菩薩應該是慈悲的。』我當時就覺得特別的鬱悶。

「回到家裡我就在想,對鏡子看,那到底甚麼是既慈悲又莊嚴的那種感覺呢?

「看著看著我突然從內心明白了一個道理:就是慈悲其實不是裝出來的,他是修出來的,他應該是發自內心的一種修為,所以當我明白這個道理之後,我其實就把我的注意力從舞台上,轉移到了我自己的生活中。

「因為我覺得一個好的舞蹈者,她帶給觀眾的,其實是她從內心深處發出來的那種正的、善的和純的力量。」

主持人宇欣:「鐵軍,您是扮演這個善心婦人,聽到那樣的一個消息之後,告訴那些百姓,可是在向人講的時候,在我們現實生活中也是一樣,總是有人聽,有人不聽。那您在表演這個角色的時候,您心裏是怎麼想的?」

舞劇編導張鐵軍老師:「我當時就想,不管你聽或者不聽,我總是要把我知道的要告訴你,直到你最後能聽。我就是這麼一種心情,我就是用我的心來告訴你,你相信我,我告訴你是真的。」

舞劇觀音的扮演者齊婉琳:「我記得當時我在台後,看見鐵軍老師在台上,她真的是發自內心的跟您說:『快跑 快跑!』哎呀,當時我的眼淚都要出來了。」

舞劇編導張鐵軍老師:「當時真是這樣,實際上,我自己在表演的時候,我是真的是內心在呼喚,同時呢,我也向底下的觀眾呼喚:人要做善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天理,大家聽聽勸吧,我當時就是用這樣的心理向所有的觀眾說出我的台詞。」

主持人宇欣:「那麼婉琳,您在這個劇中扮演觀音菩薩的這個角色,告訴人們將有災難發生,可是也有人問,說如果觀音不告訴那個善心人的話,就不會有人故意的把這個獅子的眼睛弄紅了,這樣是不是預示著沒有災難發生呢?」

舞劇觀音的扮演者齊婉琳:「做人一定要行善,這樣呢 才能夠造福後代。就像鐵軍老師剛才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想就是神佛、觀音菩薩,她是大慈大悲、光芒四射的。

「不管觀眾朋友他信不信佛,或者相不相信神佛的存在,他都能夠理解這一點,就是神佛永遠都是施善於人的。所以其實災難,不是說是菩薩或者神佛看誰不順眼,給你加了這麼一個難,災難都是人自己造成,因為人心啊 他真的是不再善良。他做那麼多惡事的時候,他一定會遭報。」

主持人宇欣:「觀音菩薩她之所以化身扮演成一個乞丐,我想她是不是還是要給那些做惡的人們一個機會啊?」

舞劇觀音的扮演者齊婉琳:「對,真是這樣,同時,我自己也是這樣去理解的。因為我看到,這個舞劇中,這個村莊裏的人心已經到了那種地步的時候,人心無善念,那麼菩薩看到的時候,她真的是還要給人最後一次機會,將自己化身成這麼一個無助的乞丐婆婆,去看誰還能有那麼一絲的善念,誰就能得度。我覺得劇中的那些惡人啊,真的是連最後的這麼一個機會,他們都白白的浪費了,因為這個悲劇可以說,是他們自己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所謂的惡作劇而造成的。」

舞劇編導張鐵軍老師:「我還想補充一點,不是說災難是突然降臨的,它是給每一個人機會。

「你比如說這個老夫人,她的善良,她影響著她的周圍的一些鄰居啊,比如說 人家遇到困難了,她就去幫助別人,是吧?乞丐沒有飯吃了 她去救濟她;有其他的人冷了沒有衣服,她去把衣服給他們,這些個小事就是告訴一些人,這個老婦人她的為人是甚麼樣的,那麼到關鍵時刻呢,這些鄰居是會去思考,(用腦子想的,他是有悟性的,他悟到了以後他就會相信,)會明白這個老奶奶絕對不會欺騙我。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咱們古人經常說這句,所以他信了,信了的人他就得救了。」

主持人宇欣:「在整個舞劇的排練還有巡迴演出中,你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是甚麼?」

舞劇觀音的扮演者齊婉琳:「我覺得最感動的,就是觀眾對我們的肯定吧,真的,無論是東方人、西方人,無論是男女老少,他們都能夠明白,我們要想對他們說的話,而且他們是從內心深處,對這種理念產生了共鳴。」

舞劇編導張鐵軍老師:「傳達給觀眾一個信息,就是要珍惜我們自己的生命,珍惜這一切,因為在我演到最後的時候,我跟觀眾是說話的,我看到地上有一些死屍,我非常的痛苦,因為我不希望他們死,我希望他們活。」

主持人宇欣:「有人說人生如戲,戲如人生。舞劇紅眼石獅的受歡迎,是不是也意味著人們內心對傳統文化道德的憧憬與嚮往呢?

「當看到節目表演結束時,觀眾久久不願離去的景象,似乎得出了這個問題的答案了。路要靠自己去選擇,靜下心來,聽從內心深處佛性的指引,也許您會驚喜的發現,這正是『夢裏尋他千百度』的謎底。」

今天節目時間到了,非常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會。(全文完)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歷史上還在延續中的兩條「日食帶大周期線」和「60甲子庚子年大周期線」出現交叉,一在1840年,另一就在2020庚子年。2020年6月21日的日環食帶是一百多年來第一次同時橫貫中國大陸與台灣的日食帶,天象意義非凡。這突顯了什麼義涵?隱示災難之兆嗎?若是,能得解嗎?
  • 范蠡事奉越王勾踐,辛苦慘淡、勤奮不懈,與勾踐運籌謀劃二十多年,終於滅亡了吳國,洗雪了會稽的恥辱。
  • 人們多知道唐代孫思邈是「藥王」,你可知道孫思邈是個修道者?你可知道他有神通能夠預言天上、人間、歷史的未來事?
  • 湖北黃石、咸寧、襄陽等地也發生洪災,而武漢的長江水位已經越過堤防。(視頻截圖合成)
    進入六月以來,中國大陸各地出現強降雨,帶來異常洪水量,《地母經》預言2020年中國水災之難已經浮現,令人忐忑。是否有更大的更可怕的災難會發生呢?
  • 常州有一位生來就不能講話的人,姓蔡,名字忘記了,人們都叫他“蔡啞子”。他的家,世代居住在城北面的青山莊。因為家裏生活貧困,他就以行乞為生。
  • 6月21日將發生日環食的天人之際的大事,而且經過中國南方大部分的省份,對應到中共病毒、對應到幾十年來中共專制者對生命的毒害奴役,尤其是踐踏道德底線,這是否是人不治天治的一種昭示呢?就讓我們藉此機會,拭目以察吧。
  • 最初,龐貝只是維蘇威火山腳下的一個小漁村,位於意大利的那不勒斯附近。公元前89年,龐貝歸屬羅馬,不到幾十年,它迅速發展為僅次於古羅馬的第二大城市。氣候宜人、物產豐饒的天然條件吸引了很多有錢人,他們到龐貝造花園、建別墅,開發娛樂區,很快龐貝就成為聞名遐邇的酒色之都。
  • 唐代,韋善俊,是京兆杜陵人。周遊各地訪道,找遍了名山。遇到一位神仙,授予他三皇徵召的文書,因而獲得了神仙變化的道術。
  • 咸豐時期,清軍繳獲一匹黑馬。此馬見人就踢,見人就咬,惟獨見到塔將軍,遂即悚然站立,「洗耳恭聽」。遭敵軍追擊,黑馬藏身地窖,竟能屏息不發一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