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慧:看《扶搖直上》主題曲有感

人氣 264

【大紀元2020年06月16日訊】《扶搖直上》主題曲看了兩遍,忍不住的流淚。看見了自己曾經的影子,兒時的記憶又鮮活了起來。從99年迫害一開始,父母,姥姥,舅舅,舅媽們因不放棄信仰,屢屢被非法抓捕關押。家裡就只剩下我們這些孩子。那年我剛滿13歲,不大不小的年紀。

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次我騎車帶著堂妹路過鄰居家,鄰居伯伯惡狠狠地說: 「就應該這樣狠狠地治治他們(我父母)。」堂妹聽了擔心地對我說: 「姐姐,我大伯坐監獄了嗎?」我當時堂堂正正地告訴堂妹說: 「別聽他們瞎說,你大伯沒有做錯。」我從來就沒有因為父母被非法關押而覺得難為情過,相反我為他們自豪,我的父母堂堂正正地做人,不背叛師父和大法,我佩服他們。

一次嬸嬸帶我去看被非法關押的父母,提前告訴我:要跟父母哭鬧,讓他們心軟,放棄修煉回家。當時我什麼話也沒有說,心裡很清楚什麼時候我都不會這樣做的。看見媽媽,我很坦然,表現得很樂觀,我就想讓我的父母放心,不用擔心我們,千萬不能背叛師父和大法。

父母不在家,可能在別人眼裡兩個孩子有點可憐,可我和弟弟從沒有這樣感覺過。一次我倆白天忘了餵鴨子,我和弟弟半夜裡爬起來在月光裡餵鴨子,反而覺得那天夜裡的月亮好亮好美。沒有飼料了,我自己騎車馱一袋玉米去磨坊磨飼料,磨坊主是同學的媽媽不肯收錢,我堅持請她收下錢。

上初中我寫了一篇作文《迫害法輪功不應該》,班主任和年級主任找我談話,我含淚給她們講述了我舅舅被非法關押時是如何受到虐待和毒打的。最後我們班主任無奈地說了一句「現在我也不能說共產黨不好啊」。那時有一次大型考試,有污衊大法的題,而我的答案都是和邪黨相反的。考場上監考老師看我提前答完了就看我的試卷,我很坦然,監考老師看完後又給我放好了,什麼也沒有說。後來班主任告訴我說:「我知道你會寫那樣的答案,我就找到閱你試卷的老師,請求閱卷老師不要把你的試卷交上去,那些題不給分就算了。」把我的卷子壓了下來,最後好心的提醒我:「知道改變不了你的信仰,不過為了將來升學,下次再有這樣的題就別做了,不要這些分就算了。」等我上高中的時候活摘器官的消息被曝光出來以後,我專門寫信告訴我的初中班主任這個消息,並非常感謝她曾經幫我把試卷壓下來保護了我,她很高興地給我回了信。

粗算了一下,當時我身邊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時,有13個孩子獨自留家。最大的15歲最小的只有幾歲。我們白天有時在一起玩,吃飯,晚上回自己家睡覺。沒有一個哭鬧埋怨自己父母的,在關鍵時刻還會幫助父母做一些事情。一次我舅舅家大晚上被非法抄家,我10歲出頭的表妹夜裡獨自一人走幾裡的鄉間小路(途徑墳地)去通知鄰村的法輪功學員注意安全。大家一直很堅強樂觀正直,直到長大成人,成家立業,為人父母。

後來有人對我媽媽說:「你家的孩子怎麼教育的,怎麼這麼懂事?」

鄰居對我奶奶評價我「咱這孩子可仁義」。

鄰居對我四歲的女兒說:「你姥姥可是個好人啊。」

有人評價我的女兒:「你媽媽怎麼把你教育的這麼有禮貌,是不是天天在家教育你?」其實並沒有。細心觀察下來,家庭溫馨和睦,越來越好的,一般都是有大法弟子的家庭。

一個網友在《難忘的歲月》影片下面留言:「我在想,這些孩子長大後,會不會記恨法倫功?因為他們的父母為了練法輪功,喪失生命,讓這些孩子變成孤兒。」我個人覺得這個問題有些扭曲,如果不是江澤民一意孤行的迫害法輪功,我們這些孩子的童年是最幸福溫馨的,因為我們的父母在做越來越好的人。即使同父母走過了迫害的風雨兼程,我們見證了父母的「大義」反而更心疼和理解孝順他們。結婚後,聽完婆婆(法輪功學員)講述那段最「難過」的歲月,我打心眼裡心疼婆婆,吃的穿的用的盡力地給她們好的。用婆婆的話講「你對我,比我對我自己都好」。

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可恥歷史中,我們80後這一代是鮮明的見證和經歷者,深受其害。我們願作道德基石,願早日恢復朗朗乾坤。願我們的後代,後代的後代……不再有我們那「難過」的童年。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強迫簽署放棄信仰保證 中共實施「精神活摘」
遭毆打性侵勞教判刑 無辜的中國孩子
四·二五21周年記:重溫《難忘的歲月》
動畫新片《扶搖直上》主題曲:扶搖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酷吏進港掌國安 港現「維權律師」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黨媒滲透 台灣下驅逐令
【珍言真語】劉銳紹:國安法四任務 借外打內
【重播】川普在「向美國致敬」慶典上演講
【深度報導】隱形之戰 中共的戰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