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吳明德:中共恐立法會失控 丟失香港

【大紀元2020年06月21日訊】(香港大紀元黃采文、梁珍採訪報導)中共人大常委會議6月20日閉幕,香港《國家法》草案內容浮出水面,外界認為,中共有意在7月底走完表面程序。香港資深銀行家、時事評論員吳明德教授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中共因恐懼失去對香港立法會的掌控權,進而失去香港,強推《國安法》;此外,也為9月份G7擴大會議,面對全世界的疫情究責浪潮時,用以轉移及掩蓋中國國內民眾知道真相的藉口。

據中共官媒公布的主要草案內容,北京將在香港設立維護國家安全公署,負責收集分析國家安全情報信息和辦理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同時還要在香港設置「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維護香港的國家安全事務。

「(立《國安法》)這件事長遠對中國的主權和它(中共)的統治權有影響的。」吳明德表示,親共建制派在去年11月香港區議會選舉中大敗,倘若建制派在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又再度失敗,立法會就將失控,「再失去立法會,它(中共)就失控了整個香港。」

他說,若以金錢衡量,失去香港,即意謂著失去香港所有搬不走的資產,如物業及基建等約6萬億美金, 「所以它(中共)即使得罪天下所有的國家,它也要拿回來(這筆錢)。短期內,港版《國安法》就是控制議會,不失去香港。」

此外,中共因瞞報疫情,即將到來的9月份G7會議,中共勢必面臨全世界形成聯盟的追討。為繼續掩蓋真相,欺瞞大陸民眾,屆時也可以此轉移焦點,「它(中共)會回過頭來說,香港就是兵家必爭之地,所以我們一早就用港版《國安法》預防了。」

中共出台《國安法》,勢必面臨美國進一步實質的制裁。吳明德認為,日前美國眾議院150名共和黨議員,提議制裁中共政治局委員及其家屬,是步高招。他說,即使尚未正式批准,經媒體報導就已具足震懾力,觸動中共高官利益,引發內訌。「讓中共自己『鬼打鬼』,一個政治局常委的口袋裡起碼裝有幾百億美元,讓你一輩子、窮極一生所賺的錢,我(美國)可以封鎖你。你會不會想一下,為什麼是我呢?為什麼不是其他六個常委?所以川普不是很高招嗎?他搞你內訌。」他強調美國必定會制裁中共官員。

此外,他也預料,美國撤出在香港的重要及不流動資產後,將禁止美金出入香港,「公司、產業,要有時間出售,所以在這段時間,他們忍著你(中共)。」他說:「這一招會使國際大炒家,加上各國政府會合作了。」

「這一招一出來就要清貨了,清貨就是做完就不回來了。」「這一刻就是掃平香港的金融市場,就像98年亞洲金融戰那一役一樣。」吳明德說。

另外,他還提醒香港民眾,必須警惕主要以大陸企業及公司為貸款對象的銀行。他解釋說,目前香港總存款約14萬7千億 ,貸款約逾10萬億 。香港本地貸款占七成即約7萬億 為,三成即約3萬億 屬大陸貸款。一旦中國大陸經濟衰退,再加上全世界的封鎖,大陸公司則無力還款,「那3萬億 就很令人擔心,只要30%不還錢,就欠9千億 港元。」

他說,當香港銀行要清9千億壞帳時,銀行的資本充足比率就會引發外界擔憂,將爆發提款潮,甚而引發倒閉危機,「人們一擔心,就會去銀行拿回自己的存款,這就是滾雪球效應。」

「哪些只能在香港做生意,而又走不出中國以外的那些地方,你就最害怕了。」吳明德說。

他還分析,中共實施《國安法》後,將逐步收緊香港,「它不會馬上殺下來,但這是告訴你,香港的遊戲規則與以前玩法不同了,是一個大轉變,即(香港)回歸23年之後,所有的玩法就在這次調轉,就是實行一國一制。」此外,「國際社會不會給它一夜之間把籌碼都拿走的,這樣的話人家就會兵臨城下。」

他說,若《國安法》實施後,中共將有許多的政治動作。他預料,中共將逐個擊破參與9月份選舉的泛民主派候選人。「不是DQ(取消資格),是直接抓起來,它(中共)可以設陷阱,我(中共)照樣給你(參加選舉),我照樣給你贏,贏了之後我再抓你。」

「到時可以栽贓嫁禍,它是全世界最大的社團,它社團裡的人想的東西全部是最邪惡的,它怎麼會想不到。」吳明德說。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中共恐立法會失控 失香港失6萬億美元

記者:港版《國安法》草案推出來了。怎麼看《國安法》草案?之後的局勢會怎樣發展呢?

吳明德:他們(中美會談)交流意見以後,沒能夠達致緩衝的意見,那麼就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就是兩個對頭車相撞,大家都暫時不煞車,所以就繼續做其它事了。6月20日開完會後,如果裡面還有一些細節還沒有談妥,或者還有空間,那它(中共)就不會在6月20日宣布正式通過,但是,不正式通過並不等於是會等到8月份。因為它(中共)可以隨時叫人大常委開一個特別會議。

我們一直在分析,為什麼它要冒天下之不韙而去做這件事呢?因為這件事長遠對中國的主權和它(中共)的統治權有影響的。因為一直沒有藉口,可以在香港用這一條法例,去干預它們(中共)擔心的事情。但是這一條法律是被利用為,它們(中共)看到,根據去年11月24日區議會選舉,如果這次不做任何事,它們(中共)會正式失控立法會,這才是為什麼它(中共)要這麼快要推出來(的原因)。如果它(中共)真的在立法失控,現在是林鄭月娥的政府失控,如果再失去立法會,它(中共)就失控了整個香港。

如果(中共)失去香港,那意味著什麼?香港對它(中共)來說,如果用錢來衡量,就是值6萬億美元(指香港所有搬不走的資產,如物業及基建等,約6萬億美金)。所以它(中共)有什麼理由,想一夜之間失去6萬億美元?所以它(中共)即使得罪天下所有的國家,它也要拿回來(這個錢)。

如果它(中共)不實施這一個法例,那就沒人可以保證得了它(中共),香港在接下來的9月6日的選舉,建制派可以繼續控制住(立法會)。那麼如果既然沒人去控制它,那麼它(中共)就自己做自己的事。如果它做自己事,它(中共)當然會做出來一個大框架,它當然要有時間給一些國際的持份者(利益相關者)撤退的,所以它第一個大框架出來,一定不會像其他人說到的加辣、加辣,就是加到可以把《送中法》那些都擺進去。加辣是什麼呢?好像說港幣不如用人民幣。就是它(中共)不會做這些事去影響國際持份者(利益相關者),沒時間撤退他們的利益。

憂國際圍攻香港成缺口 用國安法控制立會

它(中共)另外一個要面對的就是,需要給國內人民一個交代。國內的人民對世界的事情是完全不知道的。因為它(中共)建起了防火牆,只是在城市那些人用慣了INTERNET(互聯網),或者會翻牆的人才知道(世界的事情),但這可能只是千分之一的人有這個機會。那麼剩下來的千分之九百九十九,都被它們(中共)從小洗了腦的人,那麼它(中共)給什麼他們看,給什麼他們聽,他們就信以為真。如果信以為真,最好就是,不是自己中宣部講,不是自己《人民日報》講,而是引述外國那些報紙傳媒說。現在,國際已經有聯盟了有五眼聯盟、十國聯盟、二十國聯盟,有G7擴大會議聯盟,一起來追討你(中共)。

它(中共)現在部署《港安法》,它(中共)說,香港是一個反共的基地,所以現在我們要用港版《國安法》奪回香港。譬如在印度,它又說印度又在敲我們,在台灣,台灣又越走越遠,又是因為以美國為首。它(中共)想將整個形勢,國際的形勢變成是一些大帝國圍攻它(中共)。它覺得不關中共的事,我們(中共)沒有做錯事,而是這些人眼紅我賺錢多,眼紅我們富強起來,所以他們圍攻我。它(中共以為)搞民族主義,它一定能成功的,因為在國內它(中共)有把握。所以你看它(中共)整個局是這樣布的。

短期內港版《國安法》就是控制議會,不失去香港。要到9月份G7擴大會議的時候,當全世界形成聯盟追討它(中共)疫情的時候,它(中共)就會立即說,我當時做這件事情是對的,就是預備了這些人來。到全世界真的在追討它(中共)的時候,它(中共)沒辦法不告訴國內的人聽,而到國內人知道的時候,它(中共)會回過頭來說,我們早就預防了,香港就是我們的兵家必爭之地,所以我們一早就用港版《國安法》預防了。它(中共)會這麼說。

美出150制裁方案 震懾中央高層引內訌

記者:覺得美國的制裁方案會不會加重?

吳明德:這個導彈(制裁)不會這麼快飛過來,但是它知道有什麼導彈。其中現在美國總統和以共和黨為首的國會,已經出台了「150」的制裁方案,這是高招,等你(中共)自己鬼打鬼。因為制裁到政治局常委,一個政治局常委的口袋裡起碼裝有幾百億美元,讓你一輩子、窮極一生所賺的錢,我可以封鎖你。你會不會想一下,為什麼是我呢?為什麼不是你們其他六個?為什麼不是習主席?所以川普不是很高招嗎?我們永遠都不會制裁習主席的,因為他是國家主席,如果制裁習主席,不就是等於和中國宣戰。他不會這麼愚蠢的,但他搞你內訌,這一招就是她(美國)制裁你的導彈,他根據他們的法律導彈,根據他的法律編制一套制裁方案,他一直在做。

但是中共會估計,你(美國)其它的導彈不會這麼快發出來,所以它(中共)就有時間去準備9月香港的選舉,也準備在9月怎樣應付,組成聯盟問它追討疫情賠款的事。

記者:覺得他這一招制裁高官是吧?

吳明德:這個她(美國)一定會出的啦,因為共和黨已經在國會立(法)了。因為這一出,外媒一報導,它們(中共)裡面一知道,已經會內訌的了。每個人的利益,每個人的地盤,為什麼我的地盤被你拆呢?為什麼你不拆隔壁的地盤呢?那我都會眼紅嘛,其他那些高官你不制裁。所以沒有正式批准就已經足夠震懾力了。

記者:港版《國安法》草案推出後,行政會議成員、前金管局總裁任志剛就出來發話說如果美國制裁,禁止美金出入香港,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美國自己的利益也會受損。美國會不會出這一招,禁止美金出入香港?這一招最終對雙方的影響會怎樣?

吳明德:這一招會使國際大炒家,加上各國政府會合作了。那麼在什麼時候出呢?就是當他們真正重要的資產、不流動的資產撤出後,因為她(美國)不會這麼笨的,因為這一招一出來就要清貨了,清貨就是做完就不回來了。

記者:就是立即走人?

吳明德:是的,這一刻就是掃平香港的金融市場。就像98年那一役一樣。

記者:連根拔起?

吳明德:是的,亞洲金融戰。但沒出之前,她(美國)一定要將一些不流動的資產套現,就像美國政府,它都將領事館的那些住宅拿出來賣,還有很多他的投資,那些公司、產業,要有時間出售,所以在這段時間,他們忍著你(中共),如果是在經濟上和金錢上的利益。

但是任志剛說這些,這個人本來我不想談論他的,但是如果他作為一個行政會議的成員,作為一個consultant(顧問),一個adviser(顧問),他說的這個角度呢,他就是用金融知識去說的。想想他平時處世、待人接物風格,我一句而論,他是一個香港銀行界的沙皇,他是很獨裁的。

他建立自己金融管理局在過渡的時候,用了很多心思和機遇,去和內地溝通,建立關係,建立了這個金融王國,目的就是他離開了之後,就由前朝建立的,就是回歸前已經建立,所以譬如中共那些有關的財金人員坐下來就很自然了,就不是像現在,我們這樣不行,那樣不行。就譬如《基本法》23條,如果一早在回歸前有的話,那它就順利過渡,他就用了這個聰明方法,就是在97年前,就成立了自己金融王國,那在內地來看,當時不是說,好啊,為什麼呢?你一離開,我坐下來,這些東西是回歸前的,不是我自己現在僭建,也不是中聯辦或者中共要建立,就是說脫離了你原本的軌跡,所以他就可以買到帳(得到認可)。

但是也都看得到,因為他這麼聰明,他做了之後變成一個極權者,在這個金融帝國裡,他在做監管的時候做成極權者,當然他也都有一個政治對手,所以他不可以一直連任,他的政治對手使他離開了,他離開了之後,當然有很多私人的恩怨,那他現在就再坐進去到行政局,他仍然要指揮香港的金融系統的那種滿足感。

他是代表中共中央,它們如何想要香港作為一個金融中心的利益。那他是否真的能夠有力,可以去到中共中央去阻撓它們呢?不是,而是他都要去收料(有用的信息),中共中央現在最高的人民銀行黨委(書記)郭樹清,會不會相信他呢?那些專業知識我會相信你,其它事情免問。他說話在政治上不值得參考,因為他沒有脈絡可以打入決策層,他只不過是一厢情願的說。他很多時都會說,人民幣代替港幣,不如不用掛鈎了,何必要掛鈎呢?直接使用人民幣啦,他是否可以這樣說呢?就是隨便他說什麼都可以的,你不用理他。我們香港人就集中我們,如果有一日這個國安法立了之後,如果香港每個人都不信港幣的時候,你現在要做什麼?

銀行三成貸款在內地 制裁將引槓桿爆破

記者:香港銀行業是否會有些危機?因為它的槓桿是最高的。

吳明德:銀行最大的危機就是在借貸方面。香港現在的monetary base基礎貨幣,可以去製造M3,基礎貨幣大約1萬6700億,當它是1萬7千億,1萬7千億現在製造出來的M3就是14萬7千億,大約九倍,即製造了九倍的(槓桿),其實已經到極限了,這就是高槓桿,由於有這麼多存款,又有這樣的借貸能力。

因為銀行靠借貸,基於存款來借貸,而借貸現在是多少呢?總存款大約是14萬7千億,現在的借貸大約是10萬億多一些,大約是7成左右,那這10萬億裡,7成用在香港,3成用在香港以外,那這3成猜猜會去什麼地方?最多的肯定是回大陸。如果大陸一旦經濟不好,全世界聯盟去封鎖它,那3萬億就危險了,只要內地的公司借錢,一旦不還,那3萬億就很令人擔心,只要有30%不還錢, 就欠9千億港元,等於我們要清壞帳,那銀行的清壞帳,如果沒了9千億,那它的資本充足比率就會被擔心,一擔心人們就會去銀行拿回自己的存款,這就是滾雪球效應。

所以巴斯在賭什麼呢?他為何要賭18個月呢?因為他有時間需要,如果國際制裁的話,你不還錢,而引起一連串的效應,使得香港人們擔心借出去的錢收不回來,自己擔心自己的存款,才會將整個存款的那個,我們叫槓桿的爆破,槓桿一爆破的時候,他(巴斯)就會贏錢了。

記者:如果金融危機,首先就是大家去拿錢,拿到銀行的槓桿爆破之後,巴斯就贏了,是不是這樣?

吳明德:沒錯,可以這樣理解。但在細節操作上,永遠都是,如果金融出事,都是自己的經濟先衰落,就是「物必先腐,然後蟲生」,如果物不腐,怎樣去衝擊都衝擊不了的。

記者:現在香港會不會出現這個缺口呢?

吳明德:這個缺口不就是要等引致那個經濟,你擔心銀行系統要清壞帳,這才是最大的缺口,一天不擔心銀行的借款是要繼續還的,你不擔心的。你問何時擔心啊?你就要密切留意了,這些電台、頻道的呼籲了。

記者:哪些銀行會先出事?風險比較大?

吳明德:你會看到,哪些只能在香港做生意,而又走不出中國以外的那些地方,你就最害怕了。我不能講出是哪一家。我只能說,你不會擔心美國、英國、法國,那些爆煲(倒閉),你最擔心哪些會爆煲(倒閉)?

記者:是中資銀行,對嗎?

吳明德:中資不是我們管的,但中資如果爆煲(倒閉),有中資去支持它,那你就會擔心,這是連鎖效應,在金融界打滾的人就會知道了;但如果我們普羅市民,平時都不會留意這些,你知道這些銀行,如果它一旦爆破的時候,政府去接管了,那人們會去做什麼動作呢?那就是:我不信港元!所以你才會看到,一些普羅市民,現在用港元換美元,用作防身。

記者:是的,他們寧願拿著現金不願放在銀行。

吳明德:如果你要走路(逃跑)的時候,需要一些美元現金,換了一些美元,不會全部放銀行,要麼就放在香港以外的銀行,(離岸戶口)否則的話,你要防身。

記者:東亞銀行可能也會賣給中資,對此前景怎麼看?

吳明德:個別銀行我不想去評論它,因為我沒有看過它那盤帳。但是大家作為香港的市民,你自己可以判斷得到,哪些銀行借錢給大陸最多,那些銀行即如果內地經濟一旦不好,它就會受創,這些網民要自己去做做功課。

記者:一旦賣給中資,它的資料就會全部給了上面,已經被送中,包括中國銀行也傳出將其資料給了廣西的一些銀行,是否有這方面的擔憂?

吳明德:香港什麼人都有,很多香港人也會光顧中資銀行,現在光顧中資(銀行)的人都不擔心(資料被送中),而(光顧)其它個別銀行的,他不會擔心的,那些的(人)早就撤出了,是吧。

港人多是文化精英 見共產黨伎倆易害怕

記者:港版《國安法》草案出來了,很多市民覺得很沮喪,好像天要掉下來了,如何看香港的前景將會?

吳明德:它不會馬上殺下來,但這是告訴你,香港的遊戲規則與以前玩法不同了,是一個大轉變,而這個大轉變即(香港)回歸23年之後,所有的玩法就在這次調轉,就是實行一國一制。實行一國一制也要有個時間,因為國際社會不會給它一夜之間把籌碼都拿走的,你(中共)不能一說「走鬼啦」,要封盤了,一掃就把桌上的籌碼全部拿走了,這樣的話人家就會兵臨城下。

記者:美國有一些麼學者說,如果泛民主派拿到立法會35+之後,到時就會軍管(香港),覺得有沒有這種可能性?就像去年有傳中共軍人要來香港。

吳明德:我們不揣測,但在政治上會有很多動作,你(泛民)就算有35+,它(中共)都可以逐個擊破。如何個別擊破呢?我(中共)看一下你35+裡有哪些議員我可以馬上抓起來,是吧?不是DQ(取消資格),是直接抓起來,所以它(中共)可以設陷阱,怎麼設陷阱呢?我(中共)照樣給你(參加選舉),我照樣給你贏,贏了之後我再抓你。

記者:那它(中共)憑什麼理由抓民主的代表?

吳明德:憑什麼理由,到時可以栽贓嫁禍,它是全世界最大的社團,它社團裡的人想的東西全部是最邪惡的,它怎麼會想不到。我(中共)有了這條法例(國安法)之後,法例在先,然後你(泛民)才選立法局,我就給你開心一下,如果我搞不定你們(泛民),就給你開心一下,你就選35+出來吧,然後我再個別擊破。

記者:最近他們(泛民)有很多人被跟蹤,是否有恐嚇的因素?

吳明德:這是其中一個伎倆。世界上讀書好的人、乖乖成長的人就最怕事,他沒見過世面。最糟糕的是,通常在香港的精英全部都是乖乖讀書的,林鄭月娥一定是精英,是吧,所以她就犯了這個錯誤,她只是戴著眼罩看,(她心想)「我是精英,你(中共)要重用我,我獲選了,是行政長官,所以你給我的東西,我就執行到底」,她不會走位(變通)。

記者:無論怎樣,香港人都要面對中共國安的威脅,無論在明在暗,當《國安法》定下來後,如果遇到這種情况怎麼去處理呢?為什麼國安會讓大家害怕?

吳明德:令大家害怕,你是從國內來的,你知道它(中共)是如何糾纏你的。比如它恐嚇我,我爛命一條,我不怕死,它恐嚇不了我,但你是有情有肉的,於是它恐嚇你的家人,才會使你怕。我們在香港這麼多年沒有這個經驗,在國內有70年經驗,知道如何應付,所以香港人這麼怕,就是因為他沒見過,沒見過所以怕,如果《國安法》像內地那樣實行了二、三十年你就習慣了。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美國務院首邀香港法輪功發言
【珍言真語】袁弓夷:中共犯罪證據將呈美法庭
【珍言真語】林曉旭:北京爆疫情 中共自食惡果
【珍言真語】袁弓夷:美不讓步 國安法加速滅共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美制裁林鄭 北京求和 五毛噤聲
違背原著的查抄榮國府
【紀元播報】傳任志強堅持自辯 全攬下涉案人刑責
【紀元播報】王赫:反制中共三絕招 川普或不戰而勝
【重播】川普8·8發布會:簽署4項救助令
【薇羽看世間】 制裁中港官員 推倒中共防火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