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2020

《地母經》預言的2020年中國水災和後果

作者:荏淑一
湖北黃石、咸寧、襄陽等地也發生洪災,而武漢的長江水位已經越過堤防。(視頻截圖合成)
6月25日,湖北黃石、咸寧、襄陽等地也發生洪災,而武漢的長江水位已經越過堤防。(視頻截圖 /大紀元合成)
  人氣: 6116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歷代許多預言有一個共同的交集,指向2020庚子年開始的大劫難。農業社會裡家家必備的黃曆,竟然也預藏著這樣的預言——預言詩《地母經》,也稱《黃帝地母經》。進入六月以來,中國大陸各地出現強降雨,帶來異常洪水量,觸動人們的神經。是否有更大的災難會發生呢?

預言2020年中國 水災之難已經浮現

地母經》是以六十甲子循環排列,每一年配一詩一卜,預言該年農作物生產情況,也旁及該年的時運。《地母經》對2020庚子年不僅預告了瘟疫,同時示警了水災和饑荒,其詩和卜辭如下:

詩曰︰

太歲庚子年,人民多暴卒。

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饑渴。

高田猶及半,晚稻無可割。

秦淮足流蕩,吳楚多劫奪。

桑葉須後賤,蠶娘情不悅。

見蠶不見絲,徒勞用心切。

卜曰︰

鼠耗出頭年,高低多偏頗。

更看三冬裡,山頭起墓田。

開頭詩句「太歲庚子年,人民多暴卒」指出了庚子2020年整個年運:很多人會突然死亡;卜的後半句「更看三冬裡,山頭起墓田」預言死亡的人數眾多。災難原因為何?《地母經》道是「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饑渴」「鼠耗出頭年」;也就是發生在春夏的水災、秋冬的饑荒與旱災,還有瘟疫。目前除了預言的鼠疫之外,還有更嚴重的中共病毒瘟疫。

在2020年的前半年,人們的擔心、關心聚焦在中共病毒,進入梅雨季節,瘟疫未退又加劇,同時大雨淹流的足跡越來越廣。6月24日新聞報導,6月以來中國大陸已發生五輪強降雨,導致1122萬人受災,農作物受災面積861千公頃。6月中旬之後,雨帶已經明顯由南方向江南、江淮、黃淮等地推進。6月20日開始,貴州至長江中下游一帶迎來今年入汛以來最強降雨。

重慶綦江區安穩鎮的同華大橋被洪水淹沒。(受訪人提供)
6月23日,重慶綦江區安穩鎮的同華大橋被洪水淹沒。(受訪人提供)

目前,長江上游貴州、重慶等多地已經出現洪災。發源於貴州的長江支流綦江重慶段於6月22日出現「80年來超歷史洪水」,超過堤防最高防洪水位(200.51米)5米多。中游武漢的長江汛期一般在7、8月份,目前汛期未到,水位已超過了堤防,洪水正向市區方向蔓延。湖北省有680座水庫現在已經超汛限水位,許多地方也相繼發生了洪災。而後續更見雨勢洶洶,據大陸中央氣象台預報,長江中下游將有十天左右持續性強降雨。

6月27日洪水淹沒出三峽大壩後第一個城市宜昌,街道上的水洶湧而下。據網民說,當地已發生多起落水觸電身亡事件。當地民眾懷疑水災加劇是三峽大壩和葛洲壩洩洪所致,中共官方則稱是「發電」,直到29日下午才承認,三峽大壩進行了今年以來首度洩洪。長江汛期就來了,將迎來新一波洪水,從三峽集水區到中下游都籠罩在淹水的危機中。

6月22日,重慶暴雨,官方稱,預計在未來8小時內綦江流域將出現1940年來最大的洪水。(視頻截圖)
6月22日,重慶暴雨。綦江流域出現1940年以來最大的洪水。(視頻截圖)

水災的重災區

再看回《地母經》對2020年災難的預言內容「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饑渴」「鼠耗出頭年」,其中水災和饑荒占了大半,警示人不能掉以輕心。重災區在哪裡呢?《地母經》預示「秦淮足流蕩,吳楚多劫奪」。

「秦淮」是指秦嶺和淮河區域(南京的秦淮河古稱龍藏浦,自唐朝有此稱),是黃河長江分水嶺,秦嶺以南就是長江流域。秦嶺橫貫中國大陸中部,從甘肅、陝西、東到河南,有華夏文化的龍脈之稱,長江支脈分布其間;淮河主幹流經過湖北、河南、安徽、江蘇四省。淮河流域人口密集,也是耕地比重高的地區。

「吳楚」是指春秋戰國時代的吳國、楚國之地,涵蓋長江中下游流域。秦淮和吳楚之地,也是中國大陸的主要的精華區,魚米之鄉,工業之都,人口密集之地。長江中下游流經湖北省、湖南省、江西省、安徽省、江蘇省和上海市,聚居了中國五億多的人口。6月以來的超常強降雨,已經使得多地耕地流失,可預見下半年將遭遇無糧可收的局面,同時,蝗災、秋行軍蟲危害糧禾之害也頻發,這種種現況吻合《地母經》「高田猶及半,晚稻無可割」的預告。問題還未窮,目前這一大片區域正是長江三峽大壩瀕危的陰影垂垂籠罩的地方。

三峽工程被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強行上馬時,就廣受質疑,上馬後引發大量的自然災害,連連不斷,被指是目前最大的禍國殃民工程。(Getty Images)。

2003年,三峽大壩啟動運作之初,中共黨媒宣傳說大壩「固若金湯,可以抵擋萬年一遇洪水」。到2007年,才短短四年,中共黨媒已經改口說大壩可防「千年一遇洪水」。才又過一年,中共所謂的防水期只剩下十分之一,大壩「可抵禦百年一遇特大洪水」。又過二年的2010年,中共當局完全改口說「不能把希望都寄託在三峽大壩上」。這種完全建築在泡沫基礎上的長江三峽大壩「固若金湯」的謊言,靠著大宣傳糊弄大部分中國人,實際上是罔顧人命的面子工程。

中國古來「有河患 無江患」 人為干擾後患無窮

中國古來「有河患 無江患」。圖乃舊時長江三峽一景。(Fotolia)

長江也稱為大江、揚子江,川流千古,水勢浩渺,悠然映碧寥,是孕育中華大地生生不息的第一大命脈。長江沒有黃河的決堤帶來的治河問題,所以中國古來就有「有河患,無江患」的說法。古代治水工程範圍,通常是指黄河及淮河兩大流域。直到近數十年,長江流域開始有大水患的發生;據統計,百年中長江最大的洪水是1954年發生的那次,受災人口1,888萬人,死亡3萬餘人,京廣鐵路百日不能正常通車。[註]

以前長江下游發生嚴重洪水災害的主要原因,是由於高峰量大的洪水超過長江河道的洩洪能力。除了長江幹流,長江主要支流水量也大,若支流發生洪水規模也十分龐大,當單獨發生時也會形成區域性洪患,若與幹流洪水同時發生,同時遭遇上了,則會釀成巨大洪災。若是大自然防洪、排洪能力受人為因素的干擾,災情就會變得嚴重。從明清以來,長江上游山區的森林漸漸減少,這幾十年中更是大量減少,森林減少降低了水土保持的能力,遇強降雨就快速形成大洪水;中下游人口眾多又密集,圈湖為園、占湖為田、填湖造地等等這些與湖泊搶地的行為,破壞了長江自然調節的防洪能力。再加上長江三峽大壩的興建,更是干預了長江排洪的自然調節能力,上游支流區域淹水的災情顯然增多。

圖為三峽大壩開閘瀉水。(AFP/Getty Images)

專家表示,三峽工程的防洪能力極為有限,因為它防洪庫容量遠遠小於主汛期的洪水總量;長江水量超大時,水庫不僅不能防洪,來不及泄洪還有漫壩、潰壩的危險。[註] 也就是說,長江三峽大壩不但沒有解決長江洪水問題的能力,反而預埋漫壩、潰壩的危機。且嚴重破壞生態的後果,導致超乎想像、預估的重重災難。長江三峽大壩的工程專家曾披露,三峽大壩建成後,誘發整個庫區及其周邊的滑坡、崩塌及地震災害,並且加劇了長江上游洪災,如這次綦江超80年紀錄的水災,這些都是近年已經見到的事實。

位於長江三峽大壩下游的湖北宜昌市,於6月27日遭到暴雨襲擊,出現嚴重內澇,已發布暴雨紅色預警。(視頻截圖)

六月以來,中國大陸許多省份,都出現了異常洪水,長江汛期還未到,但是支流、幹流都已經出現洪水之災。三峽大壩毫無防洪能力,而且無預警的大洩洪,更導致中下游嚴重災害。從目前看來,中國大陸2020年水患嚴重的趨勢,和《地母經》所預言的水患災難正同步而行了。對《地母經》預言「更看三冬裡,山頭起墓田」的結果,吾人不能不正視。

【寄語】

天地之大,尤其是現在的中國災害無所不在,人要往哪裡跑才安全?古籍《尚書.商書》說「惟天佑于一德」,《易》有言「自天佑之吉無不利」,都是告訴人,真正安全的道路在於純一的德行,作人做事唯有走正道、走善道、合於天道,才能得上天神明保佑,那也是最安全的路。

共產黨是站在無神論上戰天鬥地,所作所為完全違反天道,專政政權喪心病狂幹絕了壞事,禍害中國人、遺害世界人,徹首徹尾違背上天指示給人類的善良普世價值;人類只有遠離它才能不受其危害,不受其連累,才能回到天佑的福地。(點入閱讀相關報導【病毒針對中共而來】

預言警示未來,主要是讓人悟道,及時找到安全的出路。

[註]
參考資料:陸超明編《長江水患與三峽工程》,香港地理學會出版,加利福尼亞大學,1993年。

@*#

-點閱【東方預言】系列—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歷史上還在延續中的兩條「日食帶大周期線」和「60甲子庚子年大周期線」出現交叉,一在1840年,另一就在2020庚子年。2020年6月21日的日環食帶是一百多年來第一次同時橫貫中國大陸與台灣的日食帶,天象意義非凡。這突顯了什麼義涵?隱示災難之兆嗎?若是,能得解嗎?
  • 6月21日將發生日環食的天人之際的大事,而且經過中國南方大部分的省份,對應到中共病毒、對應到幾十年來中共專制者對生命的毒害奴役,尤其是踐踏道德底線,這是否是人不治天治的一種昭示呢?就讓我們藉此機會,拭目以察吧。
  • 最初,龐貝只是維蘇威火山腳下的一個小漁村,位於意大利的那不勒斯附近。公元前89年,龐貝歸屬羅馬,不到幾十年,它迅速發展為僅次於古羅馬的第二大城市。氣候宜人、物產豐饒的天然條件吸引了很多有錢人,他們到龐貝造花園、建別墅,開發娛樂區,很快龐貝就成為聞名遐邇的酒色之都。
  • 《舊約聖經》記載,「索多瑪」與「蛾摩拉」是古代的兩座淫城。上帝認為這兩座城裡充斥著罪人,最後用天火將之摧毀。雖然大量宗教文獻對此都有描述,很多人仍然認為這只是神話傳說而已。
  • 席捲全球188個國家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迄今已有至少五百四十多萬人確診、三十四萬多人死亡。一方面,隨著越來越多中共隱瞞疫情的證據浮出水面,全世界多國追究中共的責任的聲音一再響起。另一方面,面對這種具有高度傳染性、傳播速度快、容易變異等特點的病毒的侵擾,各國政府和人類科學家依舊希冀依靠自己的力量研製出疫苗,解決這次疫病的問題。
  • 星相家提到的星孛,對人間局勢的影響,在歷史上確實可以找到不少相關記載。
  • 漢武盛世後,自漢元帝以下,歷代皇帝或優柔仁若,或耽於癖好,或短祚夭壽,出現宦官、外戚先後專擅朝政,導致綱紀紊亂、吏治腐敗的亂象。西漢從輝煌強大走向衰落,加上王莽篡漢,迅速走向敗亡。
  • 查士丁尼在位時,東羅馬帝國的軍事地位不可一世,國勢日盛,整個帝國充滿「羅馬永恆」的盛世歡歌,羅馬民眾普遍生活奢靡,沉緬於享樂。
  • 馬可‧奧勒留‧安東尼,出身於羅馬貴族,公元161年稱帝,與維魯斯共治羅馬帝國。當時羅馬帝國與周邊民族經常戰爭不斷。164年,瘟疫開始在帝國東部邊境的軍隊中流行,給羅馬軍隊造成了傷亡。166年,羅馬軍隊回到羅馬,帶回了戰利品,也帶回了遠勝於刀劍的瘟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