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昌平清晨強拆 業主冒死抵抗遭噴辣椒水

【大紀元2020年06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王晶、方淨採訪報導)6月29日清晨3點多鐘,上千名保安湧入北京昌平流村瓦窯村小區進行強拆,小區業主使用石塊,滅火器等,為保護家園冒死抵抗,遭到大批身穿黑衣的保安粗暴毆打、噴辣椒水,多人受傷流血,十多人被控制,哭叫聲不斷。

「跟香港是一樣的 直接噴辣椒水

業主李亮(化名)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根據以往的經驗,他們一般會選擇在凌晨動手。他們凌晨1點多開始去布防、堵路口。

「我們四個小區共用兩個出入口。我去了其中一個,參加的人數,村民大概有一二百人,另一個出入口也大概一二百人。村民們做了簡單的防護,考慮到他們可能會噴辣椒水,還真用上了。」

李亮表示,大約有近千名的黑保安,什麼話都不說,「前排直接噴辣椒水,跟香港是一樣的,直接往臉上噴,有一位女士被噴到眼睛裡面了,看不到東西,武警趁機抓著她的頭髮,把她按倒,拿著她的頭往地上磕。」

「她一倒地上,防線就被攻破了,所有的武警、保安就從她的身上踩踏過去,她的腿也受傷了。還有一名村民去醫院包紮,現在隔在外面回不來。」

強拆隊伍綿延5、6華里」

李亮說,在強拆正式開始之前,一直有可疑的車輛來踩點。正式開始進攻則是從凌晨3點開始的。

「昌平區法院執行庭帶的法警、昌平區公安局、流村鎮派出所,陣勢非常大,警車、法院的車、各類重型的工程車,從施工的場地到村口,綿延5、6華裡!」

李亮說,首先上了一輛120的急救車,威懾堵路的村民「不怕打死人,不怕有傷亡」,接著是警車、警察、法警。原來說的「公安不能參與強拆」都是謊言,他們全程參與了。接著就是黑保安,武警在前面拿著盾牌,精心安排。穿戴著全副武裝的防護,在前面衝擊手無寸鐵的村民。

李亮說,當局採取的辦法是,要拆的區域保證路面通暢,還沒有被拆除的實行網格化管理,封鎖各個路口,就像當年日本的封鎖線一樣,基本上出也出不去,各個小區基本上被堵死。 並且路口有屏蔽車屏蔽手機信號。

據悉,當局計劃要進行四天的強拆作業。李亮在接受採訪的過程中,他的小區後邊正在被拆,在採訪的過程中就能聽到轟鳴聲。「四個小區的名字從東邊開始,作家村、關雲小區,(還有)現在正在拆的向陽坡。」

各路口被封鎖 業主憂斷糧

在強拆現場,有人喊「警察打人!警察殺人」,都阻止不了保安的暴力行為,有多名業主被強行抬走。

李亮說,當局抓了十幾個人,還在控制當中,其中有一位70多歲的老教授,他有心臟病、各種基礎病,「因為他的家人得到信息後出不去,我們其他村民自發地到封鎖線上商量給他送藥。」

「各個路口的封鎖延伸到10公里以外,從六環高速公路下來的路口,都是嚴密封鎖的,出不去、進不來。目前受訪人所住的小區還有水電,但是不樂觀。」

他還擔憂地表示,老百姓被洗腦教育,大部分沒有糧食物資的儲備,馬上會出現斷糧和生活物資短缺的問題。

李亮表示,衝突之後,村民們覺得無望,在這樣一個沒有法治的國家裡面。本來在微信群裡有些以死來抗爭的,今天就沒有聲音了,不知道是否是被監控了,還是被抓了。他們跟警察說要怎樣死有價值。

許多業主說,「我們當初都是相信政府,才投資大量資金來瓦窯的,現在不但不給咱們補償,連談都不談就把咱們的房子拆了,這是赤裸裸的搶奪財產。」

被保安野蠻拖走的老人說,「這是我的家,用心血、用大半生的勞動經營的家,房子被強拆,政府不談任何賠償。」「要是拆掉的話,我們的餘生也就完了。救救我們。」

據了解,北京昌平區瓦窯屬文化產業居住區,業主都是中產階層,當初他們使用村委會授權的集體土地,由村委會召集開發商與業主簽署三方合同「小產權房」。當時地方政府為了提振經濟,牽頭建設,由村、鎮上報到區得到區政府審批同意。但是現在北京郊區的這類建築都被中共當局認定為違章建築,一批批遭到拆除。

北京昌平鎮政府暴力強拆的視頻在網絡上曝光後,引來一片撻伐。

有網民說,「不愧是土匪治國,強拆人家房子,還派警力鎮壓。」「中共黑幫治國,害死草民了。必須消滅中共!!」「CCP就是最大的黑社會!中共就是這樣對自己的人民。」「又肺炎,又水災。現在拆人屋又無賠償援助。你叫小市民可以去哪裡落腳。」

責任編輯:林琮文#◇

相關新聞
北京昌平萬人簽名 抗議強拆小產權房
北京昌平六百特警凌晨偷襲強拆 業主遭群毆
疫情下北京昌平強拆別墅 大批警察阻業主抗議
昌平市民頭綁布條 抵抗當局疫情期間強拆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鄭達鴻:保全港人自由意志 黑暗中前行
【紀元播報】反中共滲透《外國代理人法》成熱點
【新聞看點】美組全球反共聯盟 王毅變臉求和?
【思想領袖】安東:美製造業外包帶來危機
【拍案驚奇】港初選登場 出逃病毒學家露面
高鶚補續之年齡錯謬及深度削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