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琦不在巴中監獄? 王晶:獄警信口瞎說

人氣 613

【大紀元2020年07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導)「黃琦親友團電話巴中監獄」活動至今已進行了66天,但仍未獲得任何善意回應。近日一名接電話的男獄警告訴親友團成員王晶說,「黃琦不在巴中監獄。」

王晶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我認為是那個男獄警為了打發人而信口瞎說的,現在親友團和監獄方就是在僵持狀態,他們迴避話題,我們就讓他們煩。不然也沒什麼好辦法,中共是不講法治和道理的。」

7日,王晶分別於上午、中午、下午打去巴中監獄和四川監獄管理局監獄獄政科,沒人接聽,她改打尾號2017的號碼(082-7520-2017)。接電話的男獄警說,「黃琦不在巴中監獄。」王晶說:「怎麼可能?去年11月就送去你們監獄了,你們把黃琦整哪兒去了?」男獄警馬上就掛斷電話。

王晶再打去獄政科,好幾天不給留言也不接電話的獄政科又開始給留言了。「也許是因為獄政科不接聽電話也不給留言,親友團就會轉移打尾號2017的號碼,於是獄政科不得不又重新設置了留言電話。」她說。

後來,王晶也學習其他成員給巴中監獄留言電話播放了一段許章潤教授講的法律課程內容。

張繼新要監獄不要再拿疫情說事

8日,負責撥打電話的是維權人士張繼新,她因為兒子的冤案維權被構陷入獄4年9個月,今年1月份出獄。對於黃琦的母親蒲文清女士的遭遇她感同身受,8日上午9時許,她給巴中監獄打電話,是留言電話,她在留言中說:

「今天是7月8日,是我第三次給巴中監獄打電話請求,希望儘快安排87歲的蒲文清媽媽與兒子黃琦見面、通話,不要再拿疫情說事,你們的行為已經是嚴重干涉了法律賦予公民的權利。

「公檢法占據了權力的制高點,黑白顛倒、指鹿為馬、陷害好人,綁架入獄封嘴,不讓說真話。黃老師是一位有良心敢說真話、為底層百姓發聲為已任的好人。

「我是天網義工、為兒申冤的母親,我敬重黃琦為國為民的胸懷,請求每個有良知的執法人要善待黃老師、善待被關押的上訪維權人,不要再助紂為虐,頭上三尺有神靈,人人都要有敬畏心。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監獄哄騙老人 稱會安排視頻通話

自「黃琦親友團」撥打巴中監獄電話開始,獄方都回應說要直系親屬才能提出會見要求,另一方面四川國保卻向蒲文清說,等疫情過後會安排他們母子視訊,不讓蒲文清給監獄打電話。

天網公民記者危文元6月底為此打了電話給蒲文清,請她打電話給監獄要求會見。

當時,蒲文清用虛弱的聲音說,自己因為心臟病發作,在內江醫院住了一個月院,剛出院,身體很差,還是咳嗽,身體還痛,拿了中藥回來吃。

蒲文清還說,「上面跟我說了,給我視頻通話,看情況吧,我再跟他們爭取。」

危文元說:「疫情還是可以視頻通話的,只怕會有什麼事?他應該有通話權的,這是法律規定的,這是他的權利,還爭取什麼?」

蒲文清最後說,「我知道,聽他們安排吧!」

王晶表示:「可能是她裝傻,因為蒲奶奶知道,她的談話都是被監聽的。」

蒲文清女士7月10日給王晶的帖文。(受訪者提供)

王晶給大督查提建議:督促四川當局履行承諾

最近,微信群熱傳一個視頻──「我為大督查提建議」,這是2018年國務院大督察工作的一項政策,聲稱民眾對政府有關部門和單位不作為、慢作為、亂作為等問題,可提出意見和建議,期限為7月10日至9月10日。

王晶試著給大督察填寫一份建議,其內容為:

「黃琦先生自去年11月入巴中監獄後,一直處於失聯狀態,黃琦先生87歲的老母親蒲文清女士現病情加重,希望在有生之年見兒子最後一面,且於今年5月1日網傳求助信給中央領導,一直未得到中央回覆。

「四川當地國保以讓老人家守規矩的協議,同意協助盡快安排母子視頻會見。但兩個月已過,老人家信守承諾,望中共國務院督促四川當局履行承諾,勿辜負孤獨老人最後對中共的信任!望中共當局善待黃琦先生!」

王晶在「我為大督察提建議」下面留言。(受訪者提供)

2016年黃琦被捕 至今母子未能見面

四川人權網站「六四天網」的創始人黃琦自2016年11月被以「為境外(機構、組織、人員)非法提供國家祕密」罪嫌逮捕以來,他的母親從未見過他。

2019年1月,黃琦經祕密審判後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目前在四川巴中監獄服刑。前天網義工、公民記者成立「黃琦親友團」每天給巴中監獄打電話,為的是爭取黃琦和母親的會見權和通話權。#

責任編輯:林琮文

相關新聞
不懼中共威脅 公民發起第二波連署聲援黃琦
「親友團」一人一電話 要求監獄保障黃琦會見權
兩會期間 「黃琦親友團」控四川監獄違法
川監管局設電話黑名單 壓制「黃琦親友團」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傑森:德州大停電的深層原因
【首播】專訪李南央:中共深藏稱霸野心(2)
【新聞大家談】禁議20大洩習處境 緬軍親美遠中?
【微視頻】美1.9萬億紓困 全球債務貨幣化危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