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國家黨衛生發言人抨擊泄密事件後亦被捲入

國家黨衛生發言人抨擊泄密事件後亦被捲入。圖為2020年5月22日,新西蘭惠靈頓,國家黨衛生發言人、議員邁克爾·伍德豪斯((Michael Woodhouse))在議會召開黨團會議之前抵達。( 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7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安琪新西蘭編譯報導)國家黨議員哈米什·沃克(Hamish Walker)泄露中共病毒感染者私人信息的泄密事件再起波瀾。7月10日,國家黨衛生發言人邁克爾·伍德豪斯(Michael Woodhouse) 承認自己捲入了泄密事件,這使國家黨的處境更加水深火熱。

7月4日,多家媒體獲得了中共病毒患者的私人信息。國家黨泄密事件感到憤怒,指責政府無能。在一份聲明中,伍德豪斯曾表示,「由於個人信息被泄露,那些患有這種極其危險病毒的人現在不得不忍受進一步的痛苦,這是不合情理和不可接受的。」

後來才發現泄露的信息來自國家黨,前國家黨主席米歇爾·博格(Michelle Boag)將這些信息透露給沃克,沃克又將其發送給媒體。7月10日,博格承認,她還把病人的詳細情況發給了伍德豪斯。現在伍德豪斯也承認收到過類似的信息。

博格當時是奧克蘭救援直升機信託基金的代理首席執行官,所以病人的數據被發送到她公司的電子郵箱。 博格向伍德豪斯發送了四封包含類似細節的電子郵件,而伍德豪斯並未透露他收到了這些郵件,儘管他公開抨擊泄密事件是「不可接受的」。

伍德豪斯承認他知道這些信息是不合適的,但他說他不知道這些信息和沃克收到的是一樣的。他說,「我從沒想過」布格是這次泄密的幕後黑手,因為他知道病人的信息在各個衛生機構廣泛傳播。他說,雖然他沒有向私隱專員舉報泄密事件,但他對待此事十分慎重,並立即刪除了這些信息。

伍德豪斯透露,他告訴了穆勒,他也收到了博格的類似信息。但第二天當媒體追問穆勒:伍德豪斯是否也收到過類似的信息時,他的回答是:「沒有,從我們的角度來看,很明顯,米歇爾·博格和哈米什·沃克之間應該是有過某種對話或聯繫。」
穆勒後來對《週末先驅報》表示,他認為沃克泄露的信息與伍德豪斯收到的信息不同,因此它們是不同的問題。但他承認,他本可以更好地回答這個問題。穆勒否認這是一個謊言。

本週早些時候,衛生部長克里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任命前副檢察長邁克爾·赫倫(Michael Heron)負責調查泄密事件。他表示:「發布這些私人信息,或者對這些信息置之不理,都是不合法的。」
希普金斯稱這一醜聞具有「骯髒的政治色彩」。他說:「很明顯,在過去的一週中,國家黨掌握了很多信息,但他們選擇不與他人分享,這些信息本可以更快地解決問題。」

7月10日,博格宣布退出國家黨。她為該黨工作了近50年,幾乎是全身心的投入。她承認: 「過去幾天的經歷凸顯了我與政治的不健康關係。」 她說:「不幸的是,這種熱情讓我走上了自我毀滅的道路。」

責任編輯:藍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