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國家黨議員承認泄露了中共病毒患者詳細信息

圖為2018年10月18日國家黨議員哈米甚·沃克(右一)等人陪同國家黨前任領袖西蒙·布里奇斯在新西蘭黑斯廷斯(Hastings)參加“Have Your Say”活動。 (Kerry Marshall/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7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劉淇晴新西蘭編譯報導)國家黨議員哈米什·沃克(Hamish Walker)承認他從前國家黨主席米歇爾·布格(Michelle Boag)那裡得到了18名中共病毒感染者的機密私人信息並將其透露給了三家媒體。他因此被剝奪了反對黨的職務

7月7日,他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他對自己處理信息的方式「真誠道歉」,並對此事對受害者造成的影響表示歉意。

本月早些時候,沃克發布了一份新聞稿,稱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和韓國」的多達1.1萬人可能前往但尼丁、因弗卡吉爾和皇后鎮進行隔離。他抨擊政府沒有徵求社區的意見是可恥的。由於只有新西蘭公民或永久居民可以回國,該聲明被政府抨擊為「種族主義」。

他說,他向媒體公布這一信息,是為了證明自己之前的言論是合理的。他希望以這種方式證明自己對政府的指控,並表示無論是他還是收到消息的人都沒有公開這些信息,他得到的法律建議是他並沒有犯任何刑事罪行。

沃克說他收到的信息沒有任何密碼保護,也沒有儲存在安全系統中,他希望政府同時可以改進缺陷,做好保護措施。

前國家黨主席米歇爾·布格說她把這些信息透露給了他人是自己巨大的判斷錯誤,她為此道歉。

「我當時是奧克蘭救援直升機信託基金(Auckland Rescue Helicopter Trust,簡稱ARHT)的代理首席執行官,所以這些信息是發給我的私人郵箱的。這是我判斷上的一個巨大錯誤,我向對我嚴重失望的ARHT的同事們道歉。」

「我對自己的行為感到非常遺憾,我沒有預料到哈米什會把報告交給一些媒體,但我很感激相關媒體選擇不公布報告中18人的名字。」

布格已經辭去了ARHT代理首席執行官的職務,她並沒有說明自己把這些信息交給他人的原因。

國家黨領導人托德·穆勒(Todd Muller)7月7日晚表示,沃克犯了「判斷錯誤」。

穆勒已要求沃克全面配合前副檢察長邁克爾·赫倫(Michael Heron)領導的委員會對此事的調查,並將其林業、土地信息和相關旅遊業務的職責移交給了他人處理。

此前,穆勒和國家黨衛生發言人邁克爾·伍德豪斯(Michael Woodhouse)譴責泄漏事件侵犯了感染者的隱私。

穆勒曾對媒體表示,這次泄密事件「令人震驚」,「不可接受」。

伍德豪斯說:「由於個人信息被泄露,感染這種極其危險病毒的人現在不得不承受進一步的痛苦,這是不合情理和不可接受的。」

隱私專員約翰·愛德華茲(John Edwards)說:「人們有權期望自己的健康信息不被公開,不被廣泛傳播。」「這讓相關人員和個人感到焦慮,這是不可原諒的。它破壞了人們對體制的信任和信心,我認為這也是不可原諒和站不住腳的。」

他表示如果人們認為一個信息保護系統存在缺陷,他們應該將這些擔憂提交給當局,沒有理由試圖將如此敏感的私人信息公諸於眾。

那些在應對中共病毒行動中發揮突出作用的人也迅速譴責了這種侵犯隱私的行為。

微生物學家蘇西·威爾斯(Siouxsie Wiles)表示,這次泄露「令人心碎」。「被民眾信任的有權勢的人卻不遺餘力地破壞新西蘭已經取得的成就,這令人心碎。他們把我們置於極大的危險之中。」

奧克蘭大學教授肖恩·亨迪(Shaun Hendy)在整個危機期間為政府提供了中共病毒的模型,他說:「我們這些參與疫情應對工作的人,為了保護新西蘭人的隱私,付出了巨大的努力。」這種行為讓他感到噁心。

新衛生部長、國家服務部長克里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表示,得知政界人士參與了泄密事件,讓人感到失望。他說:「這是一個非常令人失望的局面,其中確實有一些骯髒的政治因素,我認為這對即將到來的競選活動來說是非常悲哀的。」

希普金斯說對泄漏事件的調查將繼續進行。「有人提出了一些合理的擔憂,我們必須追根究底……並確保我們相關的系統已經到位。」

責任編輯:筱康

評論